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3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举荐而仕,在公主府端午宴上见到本官很奇怪吗?倒是校书郎,今日是内眷之宴,校书郎怎么也来了?”

“家父不开,公主盛相邀李府又怎能缺席,况且七娘与公主及内舍人好,这样宴会也是会来吧,官可不像王舍人琴瑟和鸣可以陪着夫人一同赴宴,”李元符瞧了一眼王瑾晨旁侧,“说起来,三娘还是我结义妹妹,王舍人作为妹夫也当唤我一声兄长吧?”

王瑾晨皱起眉,李锦听后颇为不悦将她扯到后,她也知二人生有过节,遂抬:“阿兄与我夫君从前有什么过节我不管,而今我虽然嫁给她成为了她妻子,但若阿兄要如此占人便宜,咄咄逼人,便休怪锦不念两家分。”

李元符再次对视了李锦一眼,旋即低笑:“我好妹妹,我也没有说什么逼迫他话吧,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听着不远熟悉铜铃声,那是来自骏马前悬挂铃铛,李元符轻笑一声,“当初三娘没有嫁进门时候可是朝思暮念,日日想法子接近呢,王舍人可是让我这个兄长都羡慕不已,如今刚门没多久就跟着一条心了,可让我这个哥哥好生心寒哦。”

——叮叮当当——

李元符声音盖过了铜铃声,坐三花马刚好也挡住了巷视线,一直到一阵风来,将人上味带到侧时,王瑾晨突然楞了一,旋即拽着李锦手往公主宅内走去,“走吧。”

李锦本想回李元符什么,听到王瑾晨话后转随其了内,李元符侧,盯着已经停了有一会儿马车轻轻夹了夹马肚子向其靠近,“七娘既然来了,为何不车?”见车内没有回应,李元符又:“适才对话七娘都听见了吧,他瞧见了你转就带着娇妻走了呢。”

萧婉吟从车内躬走出,侧瞧了一眼从马背上跳到车前献殷勤年轻官员,对于他伸来手并没有搭理,“陇西望郡李氏乃是名门望族,又系将门,也在人背后嚼舌么?”

李元符将手收回,了后脑勺:“我这不是替七娘气不过吗,若非你,我便连看他一眼都不想看。”

萧婉吟顿步,回首瞪了一眼李元符,使得李元符呆滞住,他不知自己小聪明与诡计都被眼前人看穿,便也不知正看着自己这一双冷眸藏着多少怒火与怨气,“七娘...”

“你不用跟着我,公主府我比你熟。”萧婉吟回提步,“戴孝之本不该赴宴,来了还是隔远些比较好,以免冲撞了校书郎。”

李元符提步跟上前,但十分小心保持着距离不敢靠得太前,“收到请柬我本是不想来,可又转念一想,七娘与公主好,定然不会驳了公主好意,我知七娘心里只有那个小子,可是他了什么,七娘现在应该也看明了吧,我李元符不一样,边没有那么多莺莺燕燕,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回看看我呢?”

萧婉吟没有回话,只是加快了步子,公主府院子与廊极多,“我要去见公主,公主内院,校书郎就不必跟来了吧。”

内院二字让李元符愣住,望而却步:“那等端午宴结束,我送你回家吧。”

-------------------------------------

位于坊间公主宅比东宫还要大,宅内不仅有花苑还有专门供击鞠与蹴鞠球场,府内豢养了无数舞姬与伶人,还有专门乐人。

几个内臣从屏风后面走出,台奏乐乐人便纷纷停手中弹,“公主到!”

原以为是定王与太平公主一同出现,没有想到陪同公主是大内红人,内舍人上官婉儿,不过两侧穿礼服外命们也没有多想,公主与内舍人本就是一同长大挚友,二人亲近关系密切也十分正常。

随在上官婉儿旁侧还有一个双十年华左右年轻子,即便衣着朴素也不减其气质,命们纷纷坐起,福:“公主万福,妾等恭祝公主

端午安康。”

“诸位娘子,端午安康。”太平公主走到正北搭建台上,“今日之宴,纯属太平私人所设之宴,诸位娘子久居内院想来是乏闷至极,今日就端午与诸位同饮。”

“七娘,”上官婉儿拉住萧婉吟,“你就坐我旁边吧,一会儿陪我打场球?”

萧婉吟瞧了一眼主座上太平公主,“婉儿姐姐让我陪着打球就不怕公主怪罪么?”

上官婉儿侧,离主座不过几步远,侧小声:“我倒是希望她会因此怪罪,若是有心回应,赴死也值。”

“怎么就说到死这样晦气事了呢,”萧婉吟皱起眉,“若两心相同一人赴死,徒留一人又该如何了此残生?”

上官婉儿摇,“置皇家,权力中心,有太多事都不由己了,每一步走得都是刀刃,我只愿能护她一生平安顺遂,除此之外,再无所求。”

“除此之外,再无所求…”萧婉吟眼里投来羡慕,“姐姐痴,当真叫人羡慕。”

“你...”上官婉儿盯着有些憔悴人,耳侧传来了朝堂上极为特别又十分熟悉声音。

王瑾晨牵着妻子走到太平公主桌前,“官见过公主,端午安康。”

李氏随之福:“妾见过公主,公主万福。”

太平公主盯着二人,“王舍人好福气呀,金榜题名、平步青云、花烛是全都占齐了。”

“承蒙公主与圣人看重,方才有官今日。”

“王舍人一岁内由进士襕衫而及朱服,朝中只有鸾台侍郎傅相能与之相比吧,前几日吾宫,听得圣人说朝中有几个元老辞官归故,宰相班列便有几个空缺,王舍人可要好好努力。”

王瑾晨回:“官不求相位,但愿能为圣人分忧,为民谋福。”

太平公主端起一杯酒浅尝了一,盯着李锦轻轻笑:“王夫人冰肌玉骨,生得好模样,不过吾瞧着,好像气有些不大好?”

“妾患有疾,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

“吾不是这个意思,”太平公主打断,“令尊与尊夫都是圣人最为看重臣子,夫人可要保重好。”

“谢公主提醒,妾谨记。”李锦松了一气。

随后王瑾晨将人从台上扶,转时视线从萧婉吟上扫过,但未停留,望着日照时辰,心中一直记着李锦喝时间。

李锦坐后拽着王瑾晨手,“我看到了萧姑娘,她就坐在...”

“我知,”王瑾晨轻轻拍了拍她手背,“别想那么多,今日端午大内有晚宴,所以今日在公主宅时间不会太久。”

李锦看着除了朝政之事,对其他都很淡漠人皱起了眉,既然熟悉又陌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瞧着左侧棚内二人举动,上官婉儿往玉杯内斟葡萄酒递给萧婉吟,“人要向前看,李昭德次子手段是差了些,可胜在对你一片真心,况且那些手段不也考验了眼前人非彼时良人么?如此,你还有什么放不?”

萧婉吟低眉眼,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谁知呢,我为何执着。”

上官婉儿摇,“昔日在长安我便劝过你,可你不听,人家现在可是把心思都放在仕途上了,原本由我拟诏书,圣人全都给了他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