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1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路人拥挤在路两边指指点点,“新郎怎被禁军带走了?”

长安领了家主人之意轻轻扯了扯缰绳打马至婚车旁,低:“大娘子,主人说此次婚事未成,命小人送您返回萧家。”说罢,长安便让队5原路返回。

“慢着。”车内传来清冷之声。

长安驾停马匹回,“娘子还有何吩咐?”

“我已与王郎有婚约,今日大礼她亦来亲迎,哪有婚车至半再返回之理。”萧婉吟强压心里担忧,“照原路,去王府。”

“这?”长安看向巷主人被带离方向,“主人已被带走,今日黄昏时同牢礼怕是…”

“如今我是王宅主母,你只管照我话便是。”车内声音有些凌厉。

长安便拱手听从,“是。”

于是原本打算折返队5又重新朝南行驶,萧氏族人围在车便你看我我看你。

“七娘,新郎都被带走了,你还去王府作甚?”穿着面人问车内。

“是,新郎被金吾卫带走,想必是有罪在,你如今过去,万一他被判重罪,你岂不是也难逃系。”

“七娘,你可要想清楚,能被金吾卫带走,罪名定然不小,如今萧氏垂危,可再也经不起什么大风大了。”

族人们担忧并不是新郎安危以及新大婚之日巨变,而都在害怕此事会不会牵连族中。

“诸位姑母嫂嫂若怕便请从此折返吧,婉吟今嫁王氏,是王氏妻,势必与夫君同进退,诸位亲族无需再劝。”车中传出声音充了定。

怕引火上族人埋商议了一番后纷纷折返。

比起婚事变故,紫微城中大火将城民目与注意力悉数引了去。

早在金吾卫出动之前,纵火凶手便已伏法,平日嚣张跋扈鄂国公因此了狱,曾受其排挤诬陷朝臣纷纷借此机会上书弹劾。

火烧天堂与明堂等皇家宫室与祭祀神宫,其罪足已死万次,而朝臣更借薛怀义失宠于皇帝而将其罪过一一列出。

“明堂乃是天子之庙,布政之所,关乎大周之社稷,君王之威仪,昔日陛修建明堂与天堂费以万亿,用珍宝无数,而今薛怀义却因怀恨将其付之一炬,胆大妄为,乃是为人臣不忠,不恤君之荣辱,不恤国之臧否,偷合苟容,以持禄养而已耳,谓之国贼,恳请陛严惩。”

“明堂重地,监门卫看护不力使其遭到火噬,恳请严惩监门卫。”

“将作监乃修建宫室之司,明堂失火,将作监难辞其咎,恳请严惩。”

皇帝一边听着朝臣述谏言一边看着手里弹劾奏疏,“天牢如何?”

“回圣人,涉事人员悉已押天牢听候发落。”内臣回,“将作监王瑾晨以及少监也都一同羁押在狱中。”

两座花费了数年以及斥资万亿宫殿被同时焚毁,皇帝听后大发雷霆,“昔日造明堂使得国库亏空数年,朕只求每年祭祀昊天上帝以保国朝风调雨顺,永享太平,没有想到这才过了几载便付之一炬,纵火者就算是万死也不足以抵偿,其心可恨,其人可诛,看守万象神宫及天堂宫人禁卫未能阻止火灾,与其同罪皆由大理寺定罪,不容姑息。”

“是。”

“陛,还有将作监,明堂与天堂修建尚未十载,其修缮看护仍由将作监在负责,失火当日,将作监亦有官员在内,且明堂之火乃由天堂火延伸,火势蔓延之快竟无灭火储之,宫室建造出差,此乃将作监失职,恳请陛降罪。”官员进言。

皇帝听后却有所犹豫,并没有像方才理薛怀义那般果断,陪同在侧还有内舍人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陛,明堂是垂拱三年所建,可是新任将作监是长寿元年才中进士,如今任将作监尚不一年,明堂失火如何能怪罪到他上。”

“陛,宫中曾有人看见薛怀义放火之前与将作监走极近,上元节前夕,

薛怀义还去了将作监官署向王监要了工匠,王监为此调了其他王子院及王府工匠。”官员继续。

几刻钟后,进言诸司官员皆被遣退,说了半天皇帝还是没有治罪将作监王瑾晨。

只剩磨墨拟旨官与太平公主陪同皇帝在侧,事涉国事,官自然不敢多言。

太平公主便走到皇帝后伸出双手搭在肩膀上轻轻了起来,“母亲,薛怀义胆大包天,他得势时朝官无人敢得罪,可是一旦失势,便遭朝文武诛笔伐,如今将作监王瑾晨还关在牢中,他受儿举荐为官,适才御史所言并无理,儿不喜薛怀义,他岂会与薛怀义好。”

皇帝紧闭双目不作言语,太平公主便走到座前缓缓蹲,“母亲,他朝为官这几年所为,母亲亦是看得见,若冤死于狱中,国朝岂不丢失了一个人才,母亲也因此错失了一位良臣,况且他今日与萧氏大婚,母亲一旨意,让萧氏也于恐慌之中。”

“太平以为,王瑾晨此人如何?”皇帝突然开问。

“母亲问是他人品吗?”太平公主试问,“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儿与他谈多年,母亲今日之问才始觉,他非小人,却也非君子,心中存有些许善念,不是大恶之人,有自己世之,周旋廷间,颇有城府。”

“臣子心若不在君王与百姓心,富贵不喜,朝廷再大,也终究难能留住。”皇帝摩挲着龙椅扶手,“可是朕,从来都不会放活人离开。”

----------------------------

——天牢——

关押朝廷官员天牢中频频传来薛怀义喊叫之声,“我要见圣人,来人,我要见陛!”

“喊什么喊,死到临了,以为圣人还会见你么?”送狱卒颇为不耐烦将甩到了地上。

“你可知我是谁?”薛怀义抓着牢住怒目而视,“我是陛亲封右卫大将军、鄂国公、柱国,尔竟敢如此无礼,等我出去一定…”

“大将军,”狱卒打断,“您还以为进了这里,圣人还会向从前一样护着你?”狱卒鄙夷摇摇,“朝中弹劾你奏疏已经堆积成山,连宫室都敢烧,真是没脑子。”

“你…”薛怀义怒不可遏瞪着狱卒。

“进去!”

没过多久,天牢又关押了新犯事官员,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与薛怀义会面将作监王瑾晨。

狱卒赶忙回过去,将事先打扫好牢门打开,与对薛怀义态度截然不同。

“看来是某一把火烧得极好,竟把将作监也烧进来了?”薛怀义笑。

王瑾晨走进牢中低盘坐,似乎没有听见薛怀义话一般。

薛怀义盯着不理睬自己人,其穿着有些独特,“某倒是给忘了,今日是将作监大婚之日,可惜某在狱中不能去喝喜酒,没想到王监竟也了狱。”

“某狱是遭蠢人牵连,猫狗失宠尚懂避人,不争不抢,人竟不自知,猫狗都不如。”王瑾晨闭眼。

“你!”薛怀义恼羞成怒瞪着王瑾晨,“没关系,我逃不了,你也别想活。”

-------------------------------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