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88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来俊臣半睁着本就不大双眼,“在官眼中便显得太过刻意,岂能叫人不生疑心呢?”

“此外,”来俊臣又,“官刚与凤阁宰相生有无法化解嫌隙,而御史与宰相一向是对立面,若王侍郎想来个栽赃嫁祸亦不是不可能。”

望着不言语却脸依旧平静人来俊臣再次发笑,“除却君上,官从不惧任何人,王侍郎不妨猜猜,吾与相公,孰赢?”

“论聪慧、资历、声望,我皆不及来中丞,因此并不知晓输赢,然这臣子相争,其胜负,”王瑾晨松开手朝东宫走去,“当取决于君上。”

来俊臣转跟上,此时东宫早已被禁军团团围住,郎将将东宫属官悉数抓至庭院捆绑起,而皇嗣与妃嫔及皇孙们却躲在中不敢出来。

庭院里有内臣与宫人以及属官哭喊与求饶声,“臣是冤枉。”

“殿救臣。”

“殿,臣家中还有妻儿与母亲。”

声音一遍一遍传间内,而东宫正主却缩在一角瑟瑟发抖,眼里充了害怕,李旦妾室们将几个未成年孩子紧紧拉扯住。

“禁卫过来抓都是父亲亲从,可见圣命针对是父亲,父亲为何不出去自辩?”长子李成器候在李旦侧不解问。

第三子从孺人豆卢氏怀中挣,“三郎。”豆卢氏无奈只得跟随着走到李旦旁,旋即牵住他小手,“殿,那些禁卫?”

李旦长叹了一气,“大郎说得没错,那些人确是奔着我来。”

——咚咚!——

忽然门响,李旦近从皆被抓走遂无人通报,“殿是否在殿中?官是肃政台御史中丞。”

扎着两个总角孩子将手从豆卢氏手中出,快步跑到门,而殿门恰好在此时被人从外用力开。

“三郎!”豆卢氏大惊。

来俊臣跨殿内,瞧见一个七八岁孩童在地上,但并没有要上前搀扶举动,而是看见李旦后径直朝其走去,“官来俊臣,见过殿。”

奉命督办此案并不只有来俊臣一人,候思止在外看守,跟随内是王瑾晨,注意到被门倒孩子之后便迈步上前弓扶了一把。

豆卢氏听闻过王瑾晨,曾在春宴上瞧过,又见公服颜遂上前福,“三郎不懂事,多谢官人相扶。”

王瑾晨拱手,“豆卢孺人客气了。”

第130章东宫之危

王瑾晨是与来俊臣一同出现在东宫,长子见来俊臣上前便护在父亲前,“中丞抓了东宫人难连我父亲也要一起带走吗?”

“寿春郡王多虑了,殿是皇嗣,虽无册封,却是朝文武公认储贰,官怎敢无诏僭越,以犯上呢。”来俊臣上前,朝李旦拱手,“殿,官殿只是想告诉殿,东宫今日有此难乃是有人告密圣人,至于是何人,官也不得而知,圣人有诏,官不敢违,还请殿海涵。”

寿春王盯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来俊臣很是不屑,害怕长子冲动胡乱说话李旦连忙将其拉扯至后,朝眼前红袍卑躬:“中丞是大周臣子,听命于圣人,尊诏行事,我明。”

“殿明就好。”来俊臣笑眯眯。

李旦盯着来俊臣那副笑里藏刀脸,旋即又看向后跟随绯袍,大着胆子:“那些东宫属官跟随了我十余年,从王府到东宫,他们都是出微寒穷苦孩子,还望中丞垂帘与慈悲。”尽管李旦知这样言语对于一个杀人如麻酷吏来说毫无作用。

很显然,这句话并不是说给来俊臣听,听出弦外之音后来俊臣没有回,只是盯着皇嗣笑了笑,应承:“殿放心,圣人既然派官主审,公是公私是私,肃正台与秋官一向秉公办事,官也相信东宫属官们对殿一片赤胆与忠心。”来俊臣旋即回朝后王瑾晨说:“王侍郎,您说是吧?”

王瑾晨走上前,“若

是东宫遭人陷害,官等一定查清以证殿清。”

李旦听后神稍显慌张,但依旧还是与眼前官员赔笑,直到二人将侍奉东宫属官全部带走后,李旦双目失神瘫在椅子上。

长子皱着眉,“他们冤枉了母妃,冤枉了父亲一次还不够,都这样了,父亲还不去同祖母自证吗?”

“你懂什么!”李旦变,突然怒,“你祖母能够因为一个婢而容不你母亲与德妃,因一个婢而疑心亲儿子,如今又因为告密连一句问话都没有就直接让御史拿东宫人,你父亲就是说破了天她都不会信,除非我死在她眼前!”

寿春王低着脑袋不再多言,李旦攥着椅子扶手,看着几个尚未成年儿,“为父要是死了,这个家就完了。”

-------------------------------

——牢狱——

“王侍郎留步。”来俊臣制止住王瑾晨,“牢狱这等血腥之地,王侍郎一个读书人还是不要误,尤其是拷问犯人这样事,还是让官这等擅长之人来,侍郎就静候在公堂等结果吧。”

“圣人让审,难不成来中丞要用刑罚逼供?”王瑾晨问。

“王侍郎难不知吗?”来俊臣反问,“凡进肃正台,经由官之手,除了王侍郎您没有受过刑之外,皆无幸免,实是因贼人不会自招,大周律法严明,君命难违,且前宰相之死,王侍郎不也参与见过了么?”来俊臣背起双手,“所以官才会说我与侍郎无有不同,朝廷之官,天子之臣,百姓眼中,”来俊臣眯起眼睛顿,“恶狐,为虎作伥。”

“我是读书人不假,但也是圣人亲命司法官,此案虽归来中丞全权理,然也有诏命让本官协同,来中丞只管便是,本官在一旁看着,绝不手。”王瑾晨回。

如此,来俊臣便再没有拒绝理由,朝其了一个手势,“王侍郎,请。”

东宫属官与内臣及宫人被分别关在两个极其黑暗与之地,狱卒打着火把领人内时,只能听见嘈杂呼喊声错在一起。

来俊臣略过东宫詹事府与左右春坊几个青袍与红袍,而选择了皇嗣近侍从拷问,指着另外一几个内臣:“带出来。”

“喏。”

一双是老茧手悬在炭火上烘烤,摆刑具暗中极其冷,严实四壁将阻挡在外,仅靠炭火与微弱烛火支撑着黑暗,这些照着来俊臣半个子,黑暗之中出半张诈脸,使得他在几个受审犯人跟前显得极为险,刑还未加,只是见具便有人已被吓晕。

“这个地方,王侍郎不陌生吧?”来俊臣拿起一把铁烙。

王瑾晨静站在一,狱中常有狱卒与狱吏所以桌椅上并无可见灰尘,但她依旧选择站着,眉微皱,“昔日我与他们一样,也曾受审于中丞。”

来俊臣将烧红刑具放回炉中,“官能够猜到自己最终场,也能够猜到王侍郎日后,侍郎信么?”

“婚丧嫁娶,无可免是生于死,人最终不都是魂归于土么?”王瑾晨回。

“没错,生者,不可避免死,”来俊臣肯定,“这个地方,王侍郎还会再进。”

来俊臣言语不像是开玩笑,王瑾晨便强装镇定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