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48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兵收回安西四镇,然国之重事在祀与戎,战争非儿戏,朕思量了许久,大周朝休养生息多年,怎可将国土一直于胡人之手。”

“圣人意思是?”

“发兵,西征。”皇。

“可此时正值深秋,若大军西进便至冬日,吐蕃地势险恶,高山严寒,不似中原土...”

“朕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才将你召大内,怎么,王卿了一趟刑狱,就变糊涂了吗?”皇不悦。

“...”王瑾晨语塞,旋即手:“喏,臣这就拟旨。”

王瑾晨走到桌前跪坐,提起搁在笔山上距笔,沾了沾墨,“请圣人言。”

“发兵西征你是知,至于大总管之人选,”皇侧盯着正在思索组织骈文言语王瑾晨,“就让文昌右相领兵吧。”

提笔草拟词手突然顿住,改立皇储之事被诸位宰相齐力压,如今朝廷争不断,突然发兵,又让一介文臣领兵,恐怕意不在吐蕃,王瑾晨清楚知。

“你不用盯着朕看,朕知你在想什么,如同你知朕在想什么一样,今天,是谁家天,朕不会助长任何一方势力,若朕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可会忠于一人么?”

王瑾晨没有再多言,只是照着皇帝给意思将诏书拟好,“草诏已成,请圣人御览。”

“发到三省去,谁敢行封驳事拒签,明日朝议便可不用来了。”皇吩咐。

内臣从王瑾晨手中接过草诏,“喏。”

------------------------------------

天授二年,诏命岑长倩为武威行军大总管西征吐蕃,遭到宰相反对,未果,西征军尚至中,岑长倩为亲从告发谋反,召归后狱,同年罢相,西征之事就此作罢。

天授二年十月,文昌左相武承嗣诬陷地官尚书、同平章事格辅元与岑长倩通谋,天子遂诏狱,以御史中丞专审。

四面不透风石室内烧着盆火红炭火,盆中不断传出木炭因燃烧而裂开声音,几把伸进火炉中铁烙已经烧得与火一般通红。

!——

血迹顺着枷锁一滴一滴往,沾染血渍青石地上散着几颗血淋淋尖锐牙齿,被锁于木架上人已是奄奄一息,半睁着无力双眼,布鲜血圆领中衣上是一条条鞭痕,桌案上刑具乃是它狱中从未有过。

狱卒拍了拍那张青筋而涨红脸,转手:“中丞,人已经昏死过去了。”

“浇醒他!”来俊臣将已经变凉铁烙放回火炉中,“慢着,”旋即走到桌案前将一罐盐抛进清之中,“泼吧。”

“喏。”

伤灼烧让木架上昏之人再次痛醒,面目狰狞眼里布血丝,牙关破也未能让这疼痛减去半分。

来俊臣走上前,望着垂在铁链上双手,关节还有血淋淋夹横,旋即轻轻抬手触碰,因为疼痛,手便骤然缩起,来俊臣转将火炉内重新烧红铁烙再次拿起,抵到受刑之人眼前,火红颜与离近时高温都让他为之恐惧。

“只要岑公子在这份供词上签字,便不用再遭受这锥心之苦。”

受刑之人乃岑长倩之子岑灵原,眼前来俊臣所展开供词上写了十余人之名,字字醒目,“司礼卿欧通,鸾台侍郎乐思晦,同鸾台凤阁平章事格辅元...与文昌右相岑长倩通谋,意图谋反,”岑灵原再次坡大骂,“我父为人忠贞,一生为朝效力,你这个佞...”

烧得透红铁烙与血贴合在一起,青烟从上冒出,一腥烧焦味顿时从人上飘出,因为剧痛而使得双手紧攥青筋暴起,岑灵原痛苦挣扎着躯,“我招,我招!”

饱受折磨,岑灵原几乎将要神失常,再也忍受不住痛苦向酷吏妥协,“我招,我都招。”

目达成,来俊臣微

笑着将铁烙扔回,“公子果然是聪明人。”

“来人,替岑公子备一净衣裳,去通知肃正台其他御史,就说罪人招供,让他们来个见证,这份供词,乃是反贼岑长倩亲子所招。”

肃正台公堂之上,数名御史坐于两侧,岑灵原被狱吏拖至堂上,虽换了净衣裳,可是仍没有完全掩盖血迹,主簿将供词拿出摊在地上,狱吏松开岑灵原,岑灵原爬上去伸出颤抖手,蘸着朱砂在供词上按手印,又接过主簿所递来墨笔,歪歪签了父亲替自己所起名字,字成笔落,掉落墨差点将供词染黑,幸而被眼疾手快主簿走。

岑灵原蜷缩于地,痛哭:“父亲,孩儿不孝。”

-----------------------------------

——政事堂——

“狄相,凤阁舍人王瑾晨到。”

“让他进来吧。”

“喏。”

几位宰相接连狱,政事堂面貌焕然一新,“见过相公。”

狄仁杰抬起,眼里中所印年轻官员让原本因陷朝中暗斗而困扰万分老臣欣喜万分,“士别三日,非复吴阿蒙。”

“官只是比那些士子运气好罢了。”

王瑾晨回话,似乎对这个明争暗斗朝堂充了厌倦,狄仁杰皱起眉不悦:“这世上哪有一帆风顺之事,若连小小挫折都遭受不住,何谈前程,还是说,汝甘愿一个平庸无为之人?”

“能守住在意之人与所亲,官倒宁愿一个庸人。”王瑾晨回。

“庸人即是人人,人之一生虽不过百年,可百年之期谁又可知中途会发生什么,一旦不测,庸人连自救都无法,又何谈去救人呢,王舍人成家,内宅之贵不也全靠上这件衣裳所赐吗?凡是都有两面,利弊皆覆其中,老夫知你在寒心圣人选择。”

“相公两度救得官,有些话,当着相公面官便直言了,诏书皆出自官之手,官这把天子之剑已是沾了无辜之血,如今不求高官厚禄只求天安宁,再无纷争。”

狄仁杰听着也颇为无奈,“凡是总有因,不会无端起风,谁都想安宁,所以才会有明哲保,你不问问老夫,为何会施救于你却在这次连坐之罪上袖手旁观吗?”

“官不用问也知,前事,并非是天心,故能救,而这次,狱者皆为那日公堂反对圣人立武姓宗室储唐家老臣。”

狄仁杰起,“子玗比那些胡须花活了半辈子老臣还要通透。”

“官不是通透,只是畏死,不想撞得破血乃至丢了命,所以不会贸然前行,官钦佩圣人,但有些法并不赞同,就像此次西征,大军过境如同儿戏一般。”

间内只有朱紫一老一少两个官员,狄仁杰背着手来回走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亦不知其惑。”

“相公,武成殿圣人召见。”内臣走至政事堂深门唤。

“好。”狄仁杰应,“心中有所惧怕,行为才会受限,谨小慎微没有什么不好。”

王瑾晨转过,看着朝门走去紫袍,“狄公说没错,庸人连自救都不能,官畏死,不过也是因为无能,右相与格相之事...”

狄仁杰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