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39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带紫袍骑在五花马上不经意撇见了车内端坐红袍,红齿,净至极。

属随在紫袍侧紧着缰绳疑惑:“这不是太常少卿傅游艺马车吗,为何知制诰会坐于内?”

“官听闻傅游艺中年才娶妻,如今已过甲子之年却仍无子嗣所出,与这位舍人好,亦是将他收了义子,先前为相时也对凤阁多有照拂。”

“此人任凤阁又出知制诰,常在御前执笔,若大王要为储,此人与大王曾有过节,恐今后在圣人耳侧大王凉风。”

紫袍一双锐利鹰眼盯着马车一动不动,“昔日断臂之仇吾还没找其算账呢。”

---------------------------

——修文坊——

至家门车后,长安留在车前按照礼数给了车夫一贯赏钱,王瑾晨揣合着双手袖独自一人进了宅门,秋风萧瑟,庭院里花草开始枯萎,六合靴踩在还未来得及清扫枯叶上。

以往自己从宫内回来李锦都会在门等候,王瑾晨车后每次都会说教,政务繁忙,归家之时不定不必等候,若非要,门风大在宅内等候就行了,但今日见不到人她倒有些不惯了,随后问旁侧止步朝她福家奴,“娘子呢?”

“主母适才去沐浴了。”

“哦。”王瑾晨便独自回了内院中将公服换,从内院出来便闻到了后厨香味,顺着味一路走到后院。

厨冒着青烟,厨子们正忙碌备着晚膳。

“主人。”

“主人。”

王瑾晨盯着一侧不用大锅,蒸笼里温着几样特别点心,厨子着一个大肚子转解释:“这是主母亲手,主人出去后,主母今日便在厨呆了一整日。”随后又递来一双筷子,“您尝尝。”

“是我前日念叨,之前与同僚去吃了城北一家果子店里糕点,味极佳,回来时便随与她提了一,”王瑾晨伸出手接过筷子架起一块糕点送中,极为暖心:“没有想到她一直记着。”

“主人事,主母一直记挂着,比主人自己还要上心。”

王瑾晨笑着将筷子放,“晚膳时端到桌上来吧。”

“喏。”

王瑾晨走回中堂静坐在椅子上等候,至一刻钟后还未见到人,便生起了不安,“小环。”

“郎君?”

“你去浴瞧瞧,怎过了这般久还未出来。”

“喏。”小环刚转,几个婢子便从内院匆匆跑出。

大惊失:“不好了,主母...主母...”

王瑾晨撑着桌子箭步离开,一路飞奔进内院,途径左右避让不及,被搡着打碎了木盘中盛放茶碗。

——碰!——微关上门被一踢开,李锦赤昏倒在地,上还有从池中带出珠,胳膊上有跌倒擦伤,王瑾晨解自己外袍盖在李锦上旋即将人横抱至墙边摆放榻上,“让长安骑马将韦先生带进府,宵禁出了事我会负责。”

“喏。”

“去打一盆净热来,门关上,别让人进来。”

“喏。”

除了从浴池中带出珠外,李锦额上还布了自出冷汗,一声马蹄,长安骑着王瑾晨御马从府中离去,小环打来一盆冒着热气,“热来了。”

“你出去。”

“喏。”小环便将铜盆轻轻放在床侧。

王瑾晨替其将被子盖好,旋即转将热中帕子拧,小心翼翼替李锦擦拭着上汗珠。

“阿爷...阿娘...”

王瑾晨紧着李锦伸出来手,对着门唤:“把消息带去主母本家,请泰山与丈母过来一趟。”声音十分急切。

“喏。”门外传来婢子应答。

作者有话要说:

恋脑,主只是个普通人。

第95章谋反狱

“御医,我家三娘到底如何了?”李轻舟夫堵在门围着韦讯追问。

韦讯将银针收回布袋内,擦了擦手:“李尚书与郡夫人不用太过担心,令已经离危险了。”

“那她这病。”

韦讯不语,“恕官无能,”低将行囊收拾好无奈:“焦虑会加重病,如今只能少劳,少动怒,待子恢复些许,趁闲暇时多散散心,或可延寿。”

韦讯话让李轻舟瞬间僵住,旋即一把撑坐在椅子上,纵容结果让其懊悔不已,卢氏忙擦了一把泪眼提着摆转了内。

王瑾晨坐在李锦榻边,用拧热帕子替其擦拭着她手掌与胳膊,随后将她手放回被褥内。

卢氏侧坐,低望着醒来又睡儿,面容枯瘦,脸苍,捂着强忍着心酸与泪,“前阵不是还好好吗,御医瞧了说子恢复不错,怎突然就晕倒了呢?”

“御医说是换季之时,气温骤然降,三娘被病魔缠本就弱,一时间未能适应与调节。”王瑾晨回。

李轻舟走近中,意识放缓了步子没有出声,走到窗前盯着榻上儿久久未动,又见婿对李锦自婚后一直关怀备至,便扯了扯妻子,“娘子同我出来一。”

卢氏再次擦了把泪眼,朝王瑾晨嘱咐:“三娘就托付给你了。”

王瑾晨点,“请丈母泰山放心,小婿会照顾好三娘。”

卢氏随李轻舟走出间至院中,几片枯叶被风刮落飘到了长廊石阶上,“适才韦御医话...”卢氏哑,“三娘尚不双十,还这样年轻,妾真想卧榻之人换成自己,也不愿姑娘如此年轻就...”

李轻舟摩挲着妻子手背,旋即抬手轻轻着她眼角,泪沾了老翁布老茧手指,“一切都是命,我也不愿这样结果出现,若当时让他们阻止直接将人带回便不会有这么多事端,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可以后悔事呢。”

“怎么办,怎么办?”卢氏靠在李轻舟怀中搐哭喊着。

李轻舟抬手轻轻拍着她因哭泣而微颤后背,“适才她昏厥,我们赶来时她唤一直是阿爷与阿娘,她必然也不想看到我们因她难过。”

“怎么会这样呢?”卢氏摇着如何想都想不明,“上天不是有好生之德么,为何连一丝都不肯施舍于妾。”

李轻舟张开,强忍着心中苦楚与即将夺眶而出泪,眨眼:“我唤娘子出来避开子玗,便是有事要与你商量。”

卢氏从李轻舟怀中挣,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泪,“妾知夫君要说什么,妾知,人之常,也能够谅。”

-----------------------------

良久后,王瑾晨依旧坐在榻前,双手着李锦手放在脸侧呆呆望着。

“子玗。”

听到男子极小声呼唤,王瑾晨顺着音源,“泰山?”

李轻舟朝其招了招手,“随老夫出来一。”

王瑾晨微点,将李锦手小心翼翼放回被子里,仔细查探一遍周遮盖被褥后方才起离开。

“泰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