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65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王哲心惊,旋即故作镇定:“你要懦夫,我不拦着你,但是别在书与祖宗祠堂之中。”

王瑾晨失神向后退了几步,还未等她反抗,王宅门便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郎君在何?”门童询问洒扫院子家僮。

“原在祠堂,适才跟主人去了书斋。”家僮回。

“主人!”

“主人!”

看门家僮飞奔院,比以往还要急切,一边大叫着,“主人,洛来人了,是大内官人。”

王哲从王瑾晨侧略过,打开门轻斥:“没礼数东西,便是大内官人也用不着如此大呼小叫。”

“不是,主人,那官人带来了圣人旨意,使君也来了,让郎君速速出门接旨。”

“圣旨?”王哲大惊回。

楞在门内王瑾晨听后急忙从书斋跨出,归家服丧近十个月,神都突然来诏不用想也知是何事,王瑾晨走到父亲侧,“作为王氏子孙,父命难为,父亲可以拦住儿子任何事,也可以将儿子关押禁,但这圣旨与君命,儿子更不敢违。”

王哲怒火中烧站在原地,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远去‘儿子’心中百感集,“你之所以匆匆回京是因为萧氏即将嫁予他人,你事,你阿娘都与我说了,男方乃陇西李氏,兼具将相,门显赫,即便你回了京城又能改变什么呢?你难觉得以自己份可以转?还是觉得自己能够扳倒一个数百年望族,萧氏究竟有什么好,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执着,为何要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凭她比我生父亲好,”王瑾晨站定回,反问:“这一点,够了吗?”

王哲楞定,哑无言望着,同时脸惭愧。

“父亲说我没有能耐摆平,可是当初李昭德与你提亲之时你连半刻钟周旋都没有,儿为法司执法官焉能不知国朝律法,婚事皆听父母之命?”王瑾晨怒瞪着父亲,“父亲于我,可有过一丝垂怜与担忧吗?只怕是日日心惊胆战害怕受我牵连吧。”

王哲垂双手,如鲠在喉一般不知要回答什么,王瑾晨见之松开紧在袖子里双手,上前跪地拜:“孩儿远行,望父亲大人珍重。”

王瑾晨起后离开,一步都不曾回,望着已经远离背影,王哲楞在院中,双目呆滞,“你我父子,已到了如此地步吗?”

宣诏官员从马车上来,早在之前官上越州刺史便得知有朝廷三省车马抵达越州,遂放手中公务匆匆出城相迎,随后又跟随车马一同来到王家。

王瑾晨刚跨出们便听到越州刺史与前往地方宣召通事舍人在议论着什么,旁侧还有官马鼻哼,停在王宅们官造马车有两辆,这让她更加确定是召归诏书,不知该担忧京风险还是窃喜父亲阻拦因王命而止,总之她可以归京,当面问清又或者是设法阻止,王瑾晨心中所想并不是要阻断萧婉吟与别人姻缘,而是因为深知李元符为人,所以知这不是良缘,若换他人,她可能不会如此着急还与父亲反目。

王瑾晨穿着一斩哀上前,绿袍手持着诏书笑眯眼:“数月不见,王舍人可安好?”

王瑾晨与前来宣召通事舍人一个负责草诏一个负责传诏,凤阁与鸾台也相距不远作为同僚故而相识,“使君,陈通事,已卸任之人,不宜以旧官相称。”

通事舍人上前,“官并非以旧官相称,”旋即举起圣旨,“越州山王瑾晨接旨。”

“门…国君死社稷,大夫死众,士死制,社稷之重,国赖贤臣,协辅君王以决策,卿去职服丧已半年之久,有此夫君,何所求...命其复任原职,于初冬之前返回神都...”

“臣王瑾晨领旨。”王瑾晨接过圣旨后起,旋即疑惑问:“初冬之前?”

通事舍人点,“这不,怕赶不上时间连马车都给您备好了,这些可都是

上等国马。”

王瑾晨拿着诏书,眼里充了疑惑,“既是官复原职,为何要如此着急?”

通事舍人糊其辞:“官只是一个谒者,负责传宣诏命哪儿知天心何意呀。”旋即拉着王瑾晨朝马车走去,“王舍人快快随我归京吧,以免误了行程。”

“圣人可是要发兵攻打吐蕃?”老迈声音从府中传出,王哲瞪着老眼走出大声问,“才过秋收,江南粮食便被朝廷收购而空,若非军队调动广需粮草,老夫实在想不出会因何要如此多粮食。”

通事舍人回,望着五官棱角分明一正气老者,想必年轻时也是一位相貌俊朗公子,便侧问王瑾晨,“这位是?”

“家父。”

“原来是王公。”通事舍人松开王瑾晨朝王哲拱手,“本官乃鸾台通事舍人,特奉皇命召王舍人归京。”

“凤阁有诸多舍人,大内还有北门学士作为知制诰,为何偏要我儿于服丧之时回去?”

通事舍人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寻思眼前这老倒是明与难缠,很快拉沉脸:“这是圣人旨意,难你们要抗旨吗?”

“草民不敢,”王哲拱手,“越州与神都相隔千里,作为父亲如何能不担忧,因此草民只想问清缘何。”

通事舍人无奈,“神都还有一诏命等着舍人,但是是何诏命我这小小通事舍人又如何能知。”

“王家世代攻书皆为文人,她一个读书人如何上得了战场。”王哲直言。

心惊越州刺史上前拉住王哲,小声劝:“王公未免想得过多了吧,令郎只是奉诏归京而已。”

王瑾晨觉得今日父亲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是担忧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害怕王氏受到牵连都已经不重要了,皇命已经达,即便是深渊也只能着皮去,况且神都还有事等着她。

“适才我父问话,圣人是打算西征吗?”王瑾晨顺着父亲问话说,“收复安西本就是计划之中。”

“算了,”通事舍人摆摆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圣人是打算发兵安西。”

“吗那将领人选呢?”

“右鹰扬卫将军王孝杰还有一位突厥族将领。”通事舍人回,“神都事能告诉官都告诉了,现在舍人可随官回京了吧?”

“多谢。”

王哲匆匆追上前,望着王瑾晨郑重嘱咐:“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即便有王将军那样神将,功勋与高官厚禄对于你来说,并不是荣耀。”

王瑾晨回,言语很是淡漠,“我不会牵连到家中。”

第114章监理军事

长寿元年九月,以右鹰扬卫将军王孝杰为武威军总管与左武卫大将军阿史那阙啜忠节率兵西征吐蕃。

在通事舍人促,马车昼夜不停赶往神都,终于在发兵之前抵达洛。

没有延误时间通事舍人在进城门时大松了一气,“能得圣人如此重用与信任是多少朝官求之不得,官任职多年还从未见过陛特意诏让服丧之人归廷。”

王瑾晨瞧着洛城街,四都有禁卫,气氛也与当初离开之时不太一样,百姓们似乎都十分谨慎着言行,便询问:“圣人设试官,武承嗣又遭到罢相,朝中应该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