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55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人言,为何臣替亡妻便会引来御史这般不呢?”

“刚刚老夫话你没有听清楚吗,夫为妻纲,若无父无夫无子,又何以为家,男子建功立业维持家宅,妻替夫戴孝三年,守灵不改嫁应是本分,有何理由...”

“御史以为家宅中馈如此好掌,还是觉得子,无论妻妾,都不如己?”怒火中烧人将侧御史话打断。

御史昂首不言,“哼,老夫可没有这样说过。”

“那某请问,圣人比之天皇,又如何?”

第106章去职服丧

王瑾晨问话让诸臣汗颜,气氛忽然变得极为紧张,“够了!”御座之上一直默不作声君王突然开,“不过一件丧服罢了,何以让两位朝廷重臣争得面红耳赤。”

“陛,这并非一件丧服,而是五服之礼,传千年宗法之制,我等汉人尊周公之礼,维持天秩序,方有中原一统,百姓安居乐业,礼乱则秩序乱,秩序乱天岂有安宁?”御史仍旧不依不饶。

“御史言重了,朕看王卿是对发妻深意重才会如此,与礼制何?”皇似乎有意偏袒王瑾晨。

“陛...”

“再者,朕觉得王卿法并不失妥当,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是患难之,诸卿也都是有家室之人,又何苦为难一个妻子新丧不久同僚呢?”皇帝起,“既然御史以王卿违背礼制替新丧亡妻着斩哀之事上升到宗法礼制,那么朕便与诸卿谈一谈这个宗法。”

皇帝负手站在殿陛之上,傲视着文武百僚,“天皇驾崩时,朕服斩哀,于大内服丧三年,嗣君如是,朕赖诸臣相助得登大宝,建立大周,今日之洛,万邦来朝,衮冕抛开这层份,朕不过是一人,假朕百年之后,朕子嗣又该用何等之礼服丧?”

御史:“国朝以仁孝治理天,陛是君...”

“朕说了,皇嗣乃朕子,不论君臣,只谈母子。”

堂朱紫随起皇帝跪坐起,躬立于席座间,对于皇帝问话无一人出声,也无人敢触怒天子逆鳞。

皇帝见无人应答,又:“诸臣为国效力,无暇于内宅,不知生育之苦,养育之艰,朕也不怪诸位。”

很快,便有献臣子上前附和皇帝,“皇嗣乃陛所出,若没有陛便无皇嗣,又何谈该用什么礼来对待呢,诸位都是有生母嫡母、妻之人,生育之恩,昊天罔极。自古便是缺一不可,非要分个轻重,岂不伤了母子分,因礼失,也非圣贤之法,更何况大周朝以仁孝治天。”

“难得有明之人,”皇帝顺势,旋即转走回座上,“这为大周朝延续旧律令,也该变一变了。”

“陛...”御史望着皇帝背影抬言。

“陛圣明!”自格辅元被诛,肃正大夫一职便空缺,文官队列中肃正台之首手打断御史话。

御史中丞声音使得朝臣们纷纷附和,“陛圣明。”

待清静后,王瑾晨又奏:“陛,臣还有一请。”

“言。”

“臣请送亡妻灵柩归越州王氏祖地,王氏家庙,服丧去职。”

王瑾晨要为妻子服丧去职请求再次惹怒御史,“丁忧去职乃是为父母之丧,自古便没有因妻子亡故而去职之法,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舍人为凤阁重臣,兼领要职,不以作则却屡屡以试法,是何故?”

王瑾晨不予理会,松开手朝皇帝跪伏:“恳请陛应允。”

“陛,朝廷百官辅佐君王治理天,皆有所职,一官任命,乃经过天官考绩与铨注,天命不可知,丧病难料,若人人都如王舍人这般去职,那朝廷所空缺公务无人及时替补,以己之私...”这次,学聪明御史不再直言五服宗法而去触怒皇帝。

“怎就是以己之私了?问百官,是否人人皆为功名利禄争得破血,恐怕连御史自己心里都不愿丁忧吧

。”王瑾晨反驳。

“生死之事难料,忠孝不能两全,我为人臣,为是陛江山社稷与黎民百姓安宁,既然食君俸禄,自然不能有负国家与君王。”

王瑾晨突然冷笑一声,直言:“方才还声声以仁孝治理天,御史当真忠心不二,不孝之人何来忠心?对生养双亲都如此,何况外姓之人,所谓忠心,恐也是利益驱使。”

“你...”绕来绕去似乎被人绕进了圈中,旋即拿着笏板跪伏:“陛,臣...”

“好了。”皇帝打断,“御史在朝也不少年了,怎与一个小辈这般过不去呢?”

“陛,臣...”

“卿且回席吧,此事作罢,不用再议了。”

御史拿着笏板从地上爬起,侧冷了一眼王瑾晨,“哼。”而后回到文官之列,对肃正台中唯一一个穿绯公服官员叹了一气,“官无能...”

“目达成,御史辛苦了。”绯袍依旧端着笏板微眯双眼,似乎对这舌之争胜败并不在意。

“中丞?”说御史楞在原地,,“那官与其之争...”

“嘘。”绯袍比着手势,旋即深沉看向御座,“一切,尽在天心掌控之中。”

御史回列之后王瑾晨仍长跪不起,皇帝低瞧了一眼,挥手:“便依你所请,但御史所言也并非没有理,你二人之争便折中一,朕许你去职一年为妻守孝,天官再从翰林院另选人凤阁接掌制诰。”

“天官领旨。”

“谢陛成全。”

“既无事,那便散朝吧。”

“恭送陛!”待皇帝离去,百官便跟随宰相卷班出廷。

与绯公服对应笏板被搢间金带内,绯袍端着两只手走到穿丧服之人侧,“王舍人好才。”

“顺势而为,也是好才么?”王瑾晨回问。

红袍侧盯着王瑾晨,“那也要有能猜透天心本事。”

王瑾晨随来俊臣走到明堂周围第三层大阶梯,斩哀之服工极为糙,亦不能抵御风寒,呼啸而过寒风刮在人上如刀割般疼痛,“歪打正着罢了。”

来俊臣望着殿庭中间四散开来群臣,“王舍人在朝堂上为亡妻如此争辩,当真是深么?”

“王某不知中丞是何意?”王瑾晨打着哑谜。

“圣人不但改唐易周,且以一子之登基为帝,第一个所不容便是宗法二字,王舍人好城府,好心机。”来俊臣抱着袖子转向后,抬望着高耸明堂,端金凤好像在俯视自己,“借嫡妻之故向圣人投诚,若国朝子地位有所抬升,那么将来舍人所侍奉之主,是否又可以以子之成为储贰呢?”

——啪,啪,啪——来俊臣松开抱合双手,似赞赏拍响手掌,“既有帝出,那么我想皇太也并非不可能了吧。”

王瑾晨没有矢否认,侧与一双诈狡猾眸子对上,笑:“论聪慧论手段论城府,某在来中丞眼前当真是班门斧。”

“本官没有想到,”来俊臣垂手搭在雕刻龙纹护栏上,“如此立储紧要关,王舍人竟然向陛请辞,为亡妻去职守丧,既要争,争到了又放手,这是何故,还是说昨日本官所言王舍人痴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