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5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可要紧?”

江南巡使狄怀英从车底爬起,端了端幞撑着车窗探出,“出什么事了?”

随从拱手;“有个人骑马撞上了咱们,官办事不利让巡受惊了。”

受惊马被巡两个随从控制住,而后他们才注意到落马之人,警惕:“你是什么人?”

王瑾晨抱着手从地上爬起,发现自己站不起来,没有及时清理碎石块上还留着些许血痕,她便忍着剧痛将袖子卷起,被擦破子两侧还沾染了许多黄灰泥。

跟在后面家僮连忙跳马,惊慌:“郎君您受伤了。”

狄怀英见人受伤便从车内走出,王瑾晨由家僮搀扶着抬,见人穿着紫官袍,“某是越州山人士,适才坐骑不知怎突然受惊...”

刺痛之王瑾晨揪着家僮手,颤抖着双连连制止:“不行,别动了,我站不起来。”

本是来报喜接人回家,这一摔可把家僮也摔得害怕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郎君刚中解元,若要是摔伤了,小人如何与阿郎代。”

“我自己摔,跟你有什么关系。”王瑾晨脸苍坐在地上气。

狄怀英望着愁眉苦脸主仆二人,“你适才说你家郎君中了解元,是今年越州解元么?”

“是。”

狄怀英望着王瑾晨关怀:“孩子,上车吧,治伤要紧。”

“我冲撞了官人车马,怎好意思再劳烦您。”

“人无事就好,其余你不要有太多顾念。”狄怀英走上前俯蹲,“搭把手,将人轻抬上去吧。”

随从相视一眼后应:“喏。”

控住惊马随从从地上捡起一个拇指大尖锐石,石上有被磨尖痕迹,上面还染了血,“巡。”狄怀英接过石,旋即又走到坐骑侧,端详了一周后在马部位置发现了一个伤,眯起锐利双眼陷思考:“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又从怀中拿出一条净帕子将石包裹好,“将此马一同带回去。”

“喏。”

------------------------------

穿短褐男子背上背了一张弓,弦上还有个装弹丸网兜,正点哈站在一个年轻子跟前,从打扮上看像是大人家婢。

男子眼放暗手,似在邀赏一般,“姑娘,事儿小都给您办妥了,地势我都查看好了,保管无人发现。”

“人怎么样了?”

“他骑那匹马比人还要高,这么一跌,定要折。”

“好。”子拿出一大袋铜钱,“这里有几贯铜板,都是上好开元通宝,倘若一年以后无事发生,我家主人另有重赏,若走了半点风声,我看你们也不用在会稽县待去了。”

“是是是,小只认钱,其他事一概不知,姑娘放心,就算是被人揭发了,小也只会自个儿认,绝不会拖累姑娘。”

“拿去吧。”子将钱袋抛给男人。

-------------------------------

在家僮指引,狄怀英没有先去越州官署而是去了山县王家。

泰兴王氏一脉群居山,数十座宅子紧挨一,规模宏大,狄怀英车后惊楞,“你是琅琊王氏子弟?”

家僮搀扶着脸有些苍王瑾晨,“是。”

狄怀英语气里充了欣赏,“小圣这一支后人几乎在朝堂不见踪影,你得好好养伤,王氏才学不可断。”

看门小斯飞快内通报,王哲闻讯后匆忙走出,见到紫袍金带后顿住,“官人是?”

“我家官人是尚书省冬官侍郎,奉命兼任江南巡使代圣人察视四方。”

王哲听后大惊,旋即跪伏:“民王哲,见过江南巡使。”

“快快请起

。”狄怀英走上前将王哲扶起,“令郎受了伤,又不肯先行就医,足还是快些叫来金疮医诊治吧。”

“是,多谢巡搭救犬子。”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另外,”狄怀英走到王瑾晨跟前,“王公子落马之事事出蹊跷,绝非马受惊那般简单,马匹本官就先带回去,待公子伤好些了本官会差人过来传唤。”

即便巡使没有疑心,王瑾晨自己也是能够察觉,自己马平时极温顺,除非是惊雷或者突发意外,否则无缘无故为何发狂,“有劳官人费心。”

见狄怀英要离去,王哲想到自己儿以男儿应举,将来进朝堂定有不少坎坷,而眼前人又是天后极为看重老臣,便上前立:“巡使不进门坐坐么,王某人好为您接风洗尘以报您施救之恩。”

“不必了,本官出来匆忙,还要回去与当地刺史代些事,足留步吧。”

王哲只好作罢,“恭送巡。”

巡马车刚离去,王家车马就回来了,“哟,又给马摔着了呢?”嫡母崔氏正巧归家,人还未来得及将郎君扶进家门,门就被堵一团,“上回摔得衣服都破了好几个子,那可是蜀锦,一匹够寻常人家多少日花销,王家就算再也有钱,又哪儿经得起郎君这么折腾。”

听着怪气声音,一直沉闷王哲突然开,“好了,你就不能少说些吗,人都伤成这样了,”旋即又吩咐,“去将川北巷百草堂疾医请来,就说你家郎君摔伤了手。”

小环看着家主人不解:“可是百草堂疾医不是治内伤么?”

“叫你去你就去。”

“喏。”

王哲见着王瑾晨月牙袍子被撕裂了好几子,出伤也已经变得暗红,衣服被染了大片血迹,脸煞,“你先忍着点,医生马上就来。”旋即上前将王瑾晨背起。

看到这一幕,崔氏并未惊讶,只是家中奴仆看不大明,平日里王哲对儿子要求苛刻,不是打便是责骂,总之书斋里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传出训斥声,不仅是对儿子,对几个儿也是如此,父慈似乎从未在这个家中出现过。

“大人…”这是十八年来第一次在父亲肩背上,幼时她很羡慕邻家阿妹可以骑在父亲脖子上感受着父亲疼与呵护,王瑾晨突然有些看不懂父亲。

王哲将王瑾晨背到偏扬氏院落,杨氏手中花惊颤落到了地上,哭丧着赶上前:“四郎这是怎么了?”

“阿娘,孩儿没事。”

王哲将她背进中,“从马上跌来,看样子这伤得不轻,能不能治好还不一定呢。”

“好端端怎么就从马上摔来了?”杨氏查探着伤,心疼。

王哲直起,低俯视了一眼,“你自己问他吧,老夫还有事,好生照顾着,缺什么就去找王柒。”

医者还未到,杨氏便让婢去打了一盆热,小心翼翼擦拭着她伤,“可千万别落什么病。”

王瑾晨牙忍着剧痛,但额上频繁冒出汗却将其出卖,“阿娘放心吧,儿不会有事,休息几日就好了。”

川北巷百草堂里坐堂医是王哲挚,以治内疾闻名故而称疾医。

在疾医一番望闻问切敲伤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