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77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上绊石,既然给来周二人审问,必然是不想留活,那么如果是试探...”武承嗣朝丘神勣招手,凑在耳畔小声吩咐了一阵。

“喏。”

作者有话要说:

注:武则天时期同平章事全称是,“同鸾台凤阁平章事”原来名称是同中书门平章事。

尚书省(名称未变),中书省(文昌台),门省(凤阁),鸾台(六部)

六部改成了天地春夏秋冬,御史台改为肃政台。

第51章进退难

——司刑寺官署——

数十金吾卫堵在司刑寺官署大门前,正在官署内理案件司刑少卿胡元礼闻讯急匆匆赶出。

“丘将军?”

“胡少卿。”丘神勣挥了挥手,紫袍老臣被当众剥去公服。

“这是?”胡元礼大惊。

“奉皇太后教旨,春官尚书、同平章事范履冰以犯上忤逆君王,恐为徐敬业同,着诏狱,由肃政台侍御史来俊臣,秋官侍郎周兴及司刑主簿王瑾晨审讯。”

“审问宰相不应该由三司事,皇太后殿为何要给几个不懂律法无赖审理?”闷声质问人穿绿袍,面对着众多金甲眼里丝毫没有畏惧。

“徐司刑丞好像对殿教旨不?”丘神勣睁着有些恐怖及狠厉鹰眼。

“官不敢。”徐有功拱手,“只是范公乃是国朝宰相,历任先皇帝陛,是大唐功臣,若要审理也当由秋官尚书,司刑寺卿,肃政台御史中丞,三司长官同事。”

“了这紫袍玉带,”丘神勣走上前,“他还是宰相吗,本官未曾听过乱也能够让三司同审理,那按照徐司刑丞所言,范履冰是肱骨之臣,应当由天子亲鞫才是,殿已经派了秋官侍郎周兴及肃政台侍御史来俊臣及司刑寺主簿王瑾晨等三司之官审讯,且奉诏治狱等同天子亲审。”

胡元礼上前拉住徐有功,朝丘神勣拱手:“司刑寺一定谨遵殿教旨,只是司刑主簿王瑾晨才刚上任没多久,司刑寺官员各司其职,主簿有主簿要事,让一抄录之人审案,是否不妥?”

“殿只说让王主簿从旁协助,这应当是主簿分内之职吧?”

胡元礼不再言语,只是吩咐着后府史将路让开,“将人带进去。”

徐有功焦急走上前,“殿并非嗜杀之人,范公所犯何罪?”

“徐司刑丞,”丘神勣冷,“寺丞难要抗旨僭越不成?”

徐有功退后,“官不敢,只是律法乃国家利器,若连治国之器都不能公平公正,那么国祚便会倾斜坍塌。”

“比起治国,徐司刑丞难比皇太后殿还要厉害?”丘神勣质问。

“官不是这个意思。”徐有功知,自皇太后摄政临朝称制以来,司刑寺与刑部牢狱里关押宰相与高官不计其数,来、周二人所审更是无一活路。

“王主簿,外面出事了。”张顺飞奔文,焦急:“您快出去吧。”

王瑾晨持笔添了些墨继续埋立簿,“还有几桩案子没有立簿,外出什么事了?”

“同平章事范履冰被左金吾卫大将军丘神勣押到司刑寺来了,连上公服都被了。”

一滴墨落到了簿子薄纸上,墨染由中心向四周迅速扩散【“年轻人,助纣为虐,你会后悔。”】

王瑾晨将笔搁,要开询问时,不速之客已经抵达文,“司刑主簿王主簿可在?”

丘神勣,旋即跨中,“王主簿。”

两次面圣,这个人都在大殿门候着,金铠甲在朱漆金饰大殿里很是显眼,王瑾晨起,“官见过丘将军。”

“王主簿真是客气,”丘神勣笑了笑走上前,“本官有些话要转达王主簿,闲杂人等还不退开?”

几个录事相顾一眼后旋即躬从文中离去,丘

神勣瞧了一眼子四周找了一张坐塌悠哉坐,“王主簿如此年轻就得皇太后殿器重,可谓前途似锦,王主簿仪容,真令本官羡煞呀。”

“与紫金鱼符掌管禁军翊卫及天兵马大将军而言,官实在是渺小不能再渺小了。”王瑾晨与之打糊。

丘神勣眯着笑脸,“刚刚那个小官应该将外事都向王主簿通报了吧,王主簿还真是恪尽职守。”

“司刑寺事务繁多,官才刚接手,不敢怠慢。”

“那我也不与你绕弯子,奉殿教旨,将乱范履冰打天牢,奉诏治狱,侍御史来俊臣、秋官侍郎周兴以及司刑寺王主簿您一同审理。”丘神勣拍了拍手,一名符节谒者走内,将手里所持诏狱符节示出。

王瑾晨看着符节僵在原地,“官只是一个小小主簿,范履冰是宰相,这不在官职责内...”很快王瑾晨便顿住,瞧了瞧窗外,走近问:“殿有什么示意吗?”

“王主簿好生聪慧,不愧为皇太后殿看中人。”丘神勣撑着扶手站起接过谒者手里符节将其屏退,端详着符节缓缓走到王瑾晨侧,“范履冰历太.祖太宗高宗三帝,与苏良嗣一样,于朝基极深颇得民心,一直以来都素有威望,但是呢,”丘神勣意味深长盯着王瑾晨,“王主簿应该知殿想要成就千秋大业必然要先清除障碍,所以给来俊臣与周兴两大酷吏审问,但是殿不想赶尽杀绝,况且范履冰年事已高掀不起什么风,殿说了,点到为止即可。”

王瑾晨侧与其对视,皱起眉眸子里充了质疑,丘神勣楞盯着,旋即笑:“王主簿好风仪,读书人书香气息,怎是姓薛那种人可以比呢,怪不得皇太后殿会如此器重。”

王瑾晨将撇过,丘神勣朝前走了几步,视线盯在主簿办公桌案上旋即抬手将符节递到王瑾晨跟前,“王主簿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找殿验证。”

符节上雕刻着密密麻麻金字,王瑾晨便拱手低笑:“丘将军是皇太后殿心大将,官当然深信不疑。”

丘神勣哼笑着回,“王主簿出书香门第,自幼饱读诗书,读书人忠骨我是信,范公乃一代良相当世之贤臣,若死于酷吏之手,想必王主簿也会日夜寝食难安吧?”

“劳烦将军替官回禀皇太后殿,君命不敢违,臣一定不负殿信任与器重。”

“王主簿是个聪明人,本官一定会回禀殿,日后王主簿若是封侯拜相,可莫要忘了我丘敦。”

“同朝为官,一同为皇太后效力,官还要仰仗丘将军呢,丘将军这样大人物官巴结都来不及又怎敢忘。”

丘神勣望着眼前年纪不大但是学会了官场那一套油腔调少年回笑:“以殿对主簿恩宠,日后谁巴结谁还不一定呢。”

------------------------------------------

——司刑寺大牢——

牢外艳高照,而牢内却森幽暗,即便为上牢也是不见天日,黑六合靴踩在沙土上很快就沾染了一层灰尘。

“见过王主簿。”

“你是狱丞?”

“是,刚刚接到消息,已经将犯人独立关押到旁了,主簿请随官来,”狱丞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