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47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罚闹事者。”

“皇嗣虽在东宫,然储君尚未确定,格相以为呢?”皇问地官尚书格辅元。

格辅元起奏:“陛,臣附议右相,皇嗣已在东宫,小小百姓竟敢涉国是,若非有所图谋,又意何为?臣请陛责令斥退。”

“臣等附议。”

见几位宰相同时反对,皇便没有再追问去,“储贰乃国本,朕需要仔细斟酌,今日朝议且罢。”

皇帝起,跪坐文武百官遂接连起,“陛,那王庆之...”

“朕乏了。”内臣搀扶着皇起,小心翼翼将人扶御座,“大家小心。”

掌礼仪官员见皇帝离去,便高喊:“撤仗!”文武百官只好卷班退出明堂各自归家或是回到有司办公。

皇乘坐在玉撵之上撑着脑袋想了许久,“延福。”

“小人在。”

“去将王庆之召进宫来,朕要见他。”

“喏。”

——武成殿——

自明堂,皇帝没有召见宰相商议政事而是传召了今日带上书立储洛人。

“小民王庆之见过圣人,天佑大周,照万年,永保社稷,国祚绵长。”

皇安坐在平日批阅奏疏案桌上,“你倒是齿伶俐,你可知皇嗣乃我所出,汝上书改立,何为?”

王庆之回:“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今谁有天,而以李氏为嗣?”

“她是朕之子,已赐姓武氏,遂为武氏族人。”

“宗法之制,古来只有子随父者,皇嗣虽为圣人子,然李氏血脉,若为储,将来必覆大周而毁武氏宗庙,降帝为外戚又或视为乱,使之盛世昙花一现。”

“皇嗣仁孝,必不会出现汝所说之事。”皇皱起眉。

“皇嗣固然仁孝,可将来之君呢?”王庆之再言。

不依不饶态度让皇颇为不悦,“储贰乃国本,不可轻易动之,念汝无知且初犯,出宫去吧,将人群遣散了...”

“陛!”王庆之俯首磕,“陛开创大周朝,建万世之功,成为这天人主,名垂千古,小民与洛百姓无不瞻仰敬佩,小民相信,将来大周朝后人,子子孙孙都会记得圣人您这位开国之君。”

极为厌恶不听话之人皇帝拍着桌子大怒:“天家事,汝一介草民也敢管之,来人!”

正逢代理尚书职务夏官侍郎李昭德候于殿外,李昭德匆匆殿,“陛。”

“带去,杖责。”

李昭德瞧了一眼伏地死谏人,“喏。”旋即朝殿外挥了挥手。

“陛!”被禁卫抓着胳膊与肩膀往殿外拖走人大喊,“今天是武氏之天,若传李氏,武氏宗亲恐将不保,灭人者,岂会不防于人而令人有卷土重来之机,此兵家之大忌。”

李昭德听后,又恐皇帝动摇改立皇储,连忙促:“聒噪东西,还不快带走。”

王庆之话让这位已年近七十皇帝开始心生动摇,李昭德担心端着笏板走上前,“陛。”

皇撑着额连声叹气,“武氏天,岂可再易李氏。”

李昭德隐约听到后皱起眉,大着胆子进言:“陛,今之天为陛之天,然天皇为陛之夫,陛是武氏之,已嫁之,以夫家为大宗,本家为小宗,而今陛有天,当传之子孙为万代业,岂可以侄为嗣乎,皇嗣乃陛之子,若以天与承嗣,自古未闻有侄为天子而替姑立庙者,储君乃国本,天民心之望,改立之事,臣恳请陛三思。”

皇帝用撑着额手挥了挥,李昭德见之便止住了,“臣失言,望陛保重御,臣告退。”

李昭德出殿后,虚了一气,旋即望着殿庭之中被金吾卫控住洛人,遂合起袖子走近问:“汝受何人指使?”

王庆之瞪了一眼,旋即不再理

会,朝大殿高喊:“小人请见圣人。”

李昭德攥紧袖中拳,怒:“将他带到政门外。”

“喏。”

太初宫南门应天门之西政门前,金吾卫压着一个穿浅圆领袍庶民跪在门前,此门常有官员来往,很快便聚集了一堆朝官,李昭德大声呼喊:“此贼废天子皇嗣立武承嗣而惹怒龙颜,诏命杖毙。”

随王庆之一同上表同及一群朝官听后皆为之震惊,“不是说圣人要改立武承嗣为储贰吗,这又是演那一出,难圣人改变主意了?”

“若是圣人要立武承嗣,今日朝议之时,此人上疏恐怕早就采纳了吧。”

“哪是圣人不想采纳呀,分明就是几个宰相一同联合起来反对,岑右相领台省又为首,他若不答应,就算圣人想立也没有办法呀。”

--------------------------------------

李昭德走后,高延福端着一碗热茶上前,“大家今日还没有进过一滴。”

“支持皇嗣势力,你怎么看?”

高延福被皇问得心颤,将茶碗放后走到桌前屈膝跪伏:“小人只是个卑贱寺人,不敢妄议国是。”

“传知制诰。”

“喏,”高延福起,旋即准备转时突然反应过来,遂朝皇帝再次手,“凤阁舍人王瑾晨嫡妻病重,自出狱官复原职便递书告假,已有几日了,今日当值兼官是翰林学士。”

“那就派人去传。”

“喏。”

--------------------------------

——王宅——

王瑾晨从肃正台出来归家后第二日李锦便一病不起,强撑多日子终于在确认王瑾晨无事后垮。

“苦...”病榻中李锦捂着,越来越讨厌这些苦涩得无法咽汤,喝了一小后便直勾勾盯着小环手中端着饯。

王瑾晨一手拿着勺子一手端着碗,再次舀起一勺轻轻拂至适温,“听话,等你喝完了才有能吃饯。”

——咚咚——长安至内门轻轻敲门,“主人。”

“何事?”

“宫里来人传旨,说圣人召见,大内派出马车已至门了。”

王瑾晨继续喂,不紧不慢:“让他们等会儿吧。”

“喏。”

李锦住她喂手,“既是诏谕...”

“没事,先喂你喝完这碗。”

如此,李锦便再也没有言苦。

作者有话要说:

历史稍作修改,时间线上了一点调整。

第101章严刑逼供

——太初宫——

“臣凤阁舍人王瑾晨叩见陛。”

“王卿既然来了,那便代朕拟旨吧。”皇话闭,高延福便命宫人抬来一张矮桌及书写草诏草纸。

王瑾晨抬不解问:“今日翰林学士有知制诰当值,圣人为何独宣臣内草诏?”

“王舍人,御前问话可是重罪。”高延福提醒。

皇抬手示意高延福退,“先前卿出使陇右,遇唐休璟,言说要朕发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