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73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郎君既然都到这儿了,为何不进去吊唁呢?”

“苏家如今最痛恨人怕是我们这些掌管律法有司官员...”

“郎君,是七姑娘哎。”掀帘探出小环连忙提扯了扯王瑾晨衣袖提醒,等王瑾晨俯想要看时又被小环了进去。

“怎么了?”

小环逼着巴连连摇,笑眯眯:“郎君,咱还是回去吧。”

国公府大门前,苏良嗣嫡长子穿着斩哀向前来吊唁宾客行跪礼,本就在戴孝期萧婉吟仍旧一衣素缟。

“吁。”从马车上来年轻男子穿着青公服,刚跳车便急匆匆追赶到素服子跟前,“七娘。”

“见过校书郎。”子福客气。

“你不用与我这么客气,”李元符抬手着后脑勺,“前些日子寻你,至崇兄都说你抱恙,我便有些担心,方才瞧见你马车,寻思着温国公病故,伯父昔日也与苏公好,想来也要吊唁吧,我便让车夫跟紧,果不其然。”

“抱恙?”萧婉吟盯着李元符,眼里对他话充了质疑,旋即低一笑转:“确实。”

李元符紧跟上前,“七娘可知,他任了何职么?”

“她任何职,与校书郎有什么关系。”萧婉吟淡漠。

“他在昔日大理寺,如今司刑寺,冤狱层出,里面官员调动皆未至四年而因冤狱坐罪,获罪者牵连甚广,至崇哥哥与我说有意...”

“说够了吗?”萧婉吟顿步,便是飘拂在空中绫,“温国公亡灵之前,校书郎怎还有心思想这种儿长?”

“阿爷说我年龄已至,若还不成亲,便要影响升迁。”

“与我有什么关系?”

李元符愣住,才不过半月不见,眼前人态度与之前相比变得冷漠了许多,“七娘卧病可寻了医者?”

萧婉吟开始有些厌烦,本想转呵退,后便传来熟悉声音,“即便是医术通天医仙,可这心病要如何医?”颜稍深绿袍站定在李元符旁侧,“如鱼饮冷暖自知,旁人,”王瑾晨侧冷盯着李元符,“只会顾己罢了。”

李元符攥着袖皱眉:“你来什么?”

“苏公病故,本官自然是奉殿教旨前来吊唁。”

国公府门前迎客温国公长子苏践言仰瞧着不远车马行人,旋即招来兄弟,“三郎,你瞧那个人是不是阿爷中念司刑主簿?”

“放榜那日我去瞧了,这模样加上公服错不了。”苏三郎肯定点点。

“去将阿爷留那件裘衣拿来。”

“好。”

对于王瑾晨趾高气扬,李元符蹬鼻子上脸:“你们司刑寺人还有脸到这里来,苏公如果不是遭你们诬陷定罪,如何会惊惧而亡?”

“原来校书郎是如此看待国家利器。”

“同侯思止来俊臣等人为5,能是什么好东西。”李元符不屑。

“校书郎好像忘了朝廷尊卑与规矩吧,校书郎出世家,怎么连规矩都忘了呢?”王瑾晨脸幽暗,负手冷冷:“别忘了吏部考绩,还要走本官手呢。”

李元符瞪着双眼极不愿抬起,“官校书郎李元符见过...王主簿。”

“客气。”王瑾晨笑。

“王主簿。”后不远传来中年男子浑厚呼唤声。

几个人回首,纷纷行礼:“太常丞。”

苏践言走到王瑾晨跟前托扶着她行礼双手,“我已丁忧卸任,不是太常丞了,前日家父狱中出来,天寒地冻,还是宣德郎赠裘衣让家父最后一程未曾受冻,归来后家父一直念叨着,”苏践言接过家僮手里狐裘,“这是从西域来狐裘,还希望宣德郎不要嫌弃。”

“温国公一生为民与家国,这些都不足挂齿,温国公病故乃国家损失,还请苏公节哀。”

苏践言哀叹一声,用生麻布所制袖子擦着眼角泪,“宣德郎替家父正名之事,苏某不胜感激,今日吊唁,苏某不开,灵堂内有贱内与几位弟弟在。”

苏践言离去后李元符皱着眉念叨:“宣德郎?”

“难昨日殿召见你,是因为韦方质立簿一事?”李元符抬问。

“是不是与你有什么关系?”王瑾晨回极为冷漠,瞧了瞧一旁沉默不语子,眼里是醋意,“看来令尊消息,灵通也不灵通。”

“你一月内跳过正字与校书郎授职进阶,难怪朝廷有人传你是第二个薛怀义。”李元符声音极大似乎故意说给某人听,旋即又走近一步压低声音:“今日账,我迟早会要回来。”

“那就拭目以待,等着看李校书郎是如何向本官讨要这笔账。”

“哼!”李元符瞪着眼珠子甩袖离去。

安静来后,王瑾晨才松上一气走到旁侧背对子后,“七娘。”

“宣德郎好大官威。”

“...”王瑾晨张着一双明润眸子。

萧婉吟转过,曾以为自己理解眼前人突然变得陌生,“他适才说话是什么意思?”

“七娘在意么?”王瑾晨没有回答,反而注视着问。

萧婉吟不明,轻轻挑起眉,“你觉得呢?你明知有薛怀义,为何还要靠近上位,如果是因为我,那你大可不必。”

“七娘看不明么,薛怀义再受宠,那也只是虚职,殿在向世人宣告,那张椅子男人能得她为子同样也能得,凡帝王能行之事,她都能,包括男宠,皇权更迭之,骨相残者不计其数,只不过是胜者为王罢了。”

“所以你要辅佐皇太后称帝?”萧婉吟深陷着眉,她并不反对太后称帝,只是担忧眼前人安危,却不曾想到那个看似木讷愚钝之人竟然如此工于心计,“太平公主只不过是你拿来接近殿引子。”

“不是我要辅佐,而是殿称帝已成定局,不管有没有我,都不会改变这场风云。”

“对于殿来说是不会改变,可是你呢?狡兔死走狗烹,你如何周旋,如何,又如何保全自己?”萧婉撇过,“原来一直都是我在空忧心。”

“不是,”王瑾晨解释,“我知你怕我应付不了,怕我涉险卷进这无休止斗争最终会与那些落败者一样败名裂,令人心畏惧者,只有权力,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我唯有向死而生方有一线机会。”

黄昏霞慢慢从院墙东边往西挪去,王瑾晨站在,挡去了萧婉吟一大半照,昔日那个洁无瑕赤忱少年早已消失,又或许是本没有存在过,“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宋姑娘说得对,我本就不了解你,仗着你喜欢一味索取,可四郎心,妾又怎么能够知呢。”

王瑾晨突然变得心疼,“你这样问,我又何尝知你呢,你究竟是在气我只涉险卷皇室斗争,还是在气我与那几位姑娘事?上次时间匆忙未能说清,”王瑾晨抬起手对天:“我发誓,今后我娘子,绝不会是宋氏与李氏。”

“夜宿宅内,你叫我如何信你呢?”

“宋氏夜宿,是我不在之时,至于李姑娘,李轻舟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