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00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曲线衬着鼻,五官是可见致,这样一张脸放在京师,又有几人不动心。

萧婉吟探上皙手,至王瑾晨耳侧时突然悬住,她在一双明眸之中清晰看到了自己,犹如照镜一般,让一向从容自己竟慌了神将手收回,撇轻轻了一句,“王侍郎睡觉都不关灯吗?”

褪去了少年青涩,经历是是非非却发现最后比之前相时还要更为青涩,二人都明,如今夹在他们中间不过只有一个礼字而已,早已逾越了规矩,可是又守着规矩。

王瑾晨没有回话,只是默默起将内灯烛一一灭,最后伴着屋外洒进来微黑上了床。

间本就不大,床榻只供单人歇息之用,因此二人躺便显得有些拥挤,尽管小心翼翼可还是触碰到了臂膀,隔着一层单衣肌微微发热,卧榻之侧乃朝思暮念之人,如此,怎可能安然睡,许是察觉到了不一样气氛,王瑾晨便借着这份安静开:“明日去见波斯王,我已让人将大周战胜诸国消息散布周边国家,不出意料话明日见面便可谈妥。”

萧婉吟顺着她话问:“到了皇心中所喜万邦来朝,你便可全而退了么?”

漆黑夜中看不见有心人皱眉,也看不见那苦涩容颜与神,万般期待也只换来了她一句同样回答,“睡吧。”

------------------------------------

翌日

一声鸣,将睡梦中人拉回现实,一向浅睡人昨夜不知为何竟睡熟了过去,当糊睁开眼时才惊觉想起自己在异乡,陷熟睡还有侧之人,好在波斯一向礼唐,亲近中原,而波斯酋长阿罗憾又曾亲抵东都洛朝见高宗皇帝,因此对于中原来人波斯国人一项礼待与尊敬。

察觉周围异样,萧婉吟便从睡梦中苏醒,醒来时却发现有一双眸子正盯着自己看,惊奇却又不意外,“我怎睡着了...”

萧婉吟从榻上坐起,先醒来人已经将公服与幞穿戴齐整,红袍金带,斜坐于床沿,净无瑕,不失读书人气质但又有点过于呆板,然明眸之藏着却并非敦厚。

王瑾晨见她醒了便指了指桌子上早膳,“波斯亲唐,武周虽改制,可在外人眼里与唐无二,更何况大周战胜了西突厥与吐蕃合攻,这个天,必定以东方为中心,所以七娘不必担心我安危。”

“王侍郎不想带妾去波斯王宫直说便是了,何必如此拐弯抹角。”萧婉吟从榻上爬起,惯坐到了镜前,要梳妆却发现自己并未带任何胭脂,双眼之上那对英气眉也给她了提醒。

王瑾晨起走到桌前,伸手了盖盖几个波斯式样碟碗,见还有温度便将手收回,临出门前抬望了一眼对镜安坐子,“昨夜问话,心中一直有个极为明确答案。”

萧婉吟朝门传声转,“什么?”

“如不能带你一起走,我要何全而退。”王瑾晨。

萧婉吟楞坐在致木椅上抬对上一双极认真好看明眸。

一时间,百感集,她不知该回什么,想不到要如何回答,而门人也没有给她回答时间便转迈步离开。

床榻还留有余温,在人走后,间彻底安静,呆坐在镜前人冷冷盯着自己,未久,回过神后又将甲胄与佩剑穿戴上,朝先离开之人踪迹追了上去。

初夏风还带着春日几分气息,早晨从葡萄腾架上滴落,朝初升,街上人影错落,步追寻着步,诸国语言夹杂,百花缭乱。

第139章天之枢

——波斯宫殿——

波斯酋长穿着有花纹衣裳,宽袖,领右衽,比中原服饰要简易,正安详坐在王座之上聆听随从进言,上微卷黄发丝已经全,已近八十高龄,却看上去依旧健朗,双目有神。

阿罗

憾作为萨珊王朝残存王室,其出领导能力加上中原扶持,使得他在西方具有极高声望。

随从站在王座阶梯面,抬仰视着自己王,“大周派遣使臣求见王,会不会是因去年突厥与吐蕃攻周,您替皇周旋与肃清西方势力,才使得这场战争结束如此快,皇惦记您功劳所以派了使臣来慰劳。”

阿罗憾盯着大殿殿门,昨日东方使臣一行人进波斯第一刻他便通过哨兵知晓了,汉人服饰最是繁杂因此也极好辨认,尤其是他还曾在中原过官。

阿罗憾倚坐在王座上一手支撑着是须颚,冥思了一会儿后站起,侧吩咐:“命诸臣随我一同出去迎接。”

恭立随从抬起一只手放在前弯:“遵命。”

老旧宫殿里,区别与波斯服饰圆领公服与金革带很是醒目,波斯酋长带着残存势力本就不多几个臣子走出正殿亲自迎接这个突然到访西方中原高官。

“使者这边请。”波斯官员对穿着中原官服年轻人很是礼貌与恭敬,稳步穿梭在人并不多宫殿里,忽然听见前方传来几声怒吼。

来使尚未感到诧异,只见波斯官员已经变了脸,尤其是侧抬看见来使样貌时心里便突然慌张了起来,边走边思索了一会儿后在宫廊分止住了步,“使者请走这边。”

王瑾晨随从见之上前呵斥:“波斯只是大周属国,你们王尚且是天子之臣,而你眼前这位是天子亲封近臣,怎可屈尊偏门。”

波斯官员听后吓得脸苍,连连解释:“诸使有所不知,我王长孙脾古怪,且好长相清秀中原男,按中原话,说是纨绔也不为过。”

随从还想说什么,只见王瑾晨抬起手,“人家也只是一番好意,一扇门而已,不必如此。”随从只好退居主人后就此作罢。

风动着城墙上旗帜,碰面两行人中,为首皆为深红袍,拜访之人齐整衣冠衬托着其清秀爽朗面貌,而穿在老者上则多了几分练与威严,阿罗憾走上前,一见如故般住了王瑾晨手。

“老夫当是谁,原是秋官侍郎。”

阿罗憾着一利洛正音,王瑾晨这才想起他在洛居住年数比自己年岁都要大,“大酋长识得官?”

“载初元年二月十四日,皇帝陛在神都紫微城洛城殿亲自策问贡士,老夫曾在殿廊上瞧见过王侍郎。”阿罗憾解释。

大周延续前唐,因此遗留旧臣之中还有不少异族,王瑾晨听过这个波斯皇帝之子,先时唐人称之为波斯国大酋长,但一直未曾见过面,又或许是自己从未留意。

“原来如此。”

阿罗憾在朝多年,亦知眼前人是皇极为器重之人,其宠程度不亚于马寺那个伪和尚,即使自己虚衔比其官阶要高,但仍旧表现得极为恭敬,“王侍郎殿中坐。”

阿罗憾攥着苍老褶皱双手,因周易唐,而自己又作为唐臣曾为先帝效力,便一直心存惶恐,这几年来极为想要替大周效力夺取功劳以此获得皇帝信任,“侍郎来到波斯,可是天子要臣什么吗?”

王瑾晨轻轻摇,刚坐不久便又撑着地毯起,“官此次来是有事要与大酋长商议。”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