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9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着李元符眯眼:“怎么,校书郎撞了人就想跑?令尊就是这样教校书郎为人世?”

侯思止一出来,李元符马差点受惊,李元符紧了紧手中缰绳了几马脖子这才将马稳住,“侯思止?”几个随从很快便将李元符围在桥上,李元符谨惕:“你们想要什么?”

“错了事便要受惩罚,令尊平日里对校书郎疏于管教,那么就由我来代劳吧。”在侯思止示意小厮将李元符拉扯马。

“本官是进士出校书郎,乃是朝廷命官,你怎敢在大庭广众动手?”

侯思止背起双手,“本官为肃正台御史,行便是纠察百官、肃正纲纪之职,校书郎不守法纪,为官骄纵,仗着出便可不守大唐律令了?”

李元符挣扎着上前,“我不过就事论事,你为御史却胡言诬陷他人...”

“这是诬陷吗?”侯思止极大声问周围看戏人。

周围人都惧怕这个朝廷新酷吏,李昭德虽也得宠,可却是个为官刚正之人,遂纷纷摇附和侯思止。

“你看看,众人都觉得没有,岂不是你在狡辩?”

“你!”李元符恶狠狠瞪着侯思止,鼓声充斥在耳边,好像随时要停止一样,“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让我过去?”

侯思止背着双手站在马车上,戏谑:“跪来,求我。”

李元符听后大怒,“你休想,我乃陇西李氏之后,只跪天地君王与父母,你不过一个无赖出,痴人说梦!”

侯思止眉一皱,几个随从便一将李元符踢倒在地,侯思止跳马车走到李元符跟前弯,伸手狠狠住他巴怪气:“据说令尊在宰相班子候选之列,肃正台御史品阶虽不高,可是呢,刚刚好能够监察宰相,比起李侍郎,皇太后殿好像更信任来御史吧?”

“原来是来俊臣走狗,”李元符狰狞,“呸!”

侯思止了一把枯黄脸,准备手时随从慌忙凑到边,“主人,夏官侍郎李昭德知了南市事,带人往这里赶了,怕是还要惊动洛令,主人才刚上御史不久,还是不要惹麻烦好。”

侯思止听后将人甩开,“这次算你运气好,本官不与你计较,滚吧!”

——咚!——鼓声停止,街上也没有几个人影了,“关闭坊门!”坊正命几个坊丁将利通坊大门锁起。

李元符骑快马在南市街上畅通无阻,但赶到坊时还是迟了一步——哐哐哐!——

坊门刚关,坊正并没有立即离开,听到敲门声后转问:“什么人?坊门已关,按大唐律要明日才启。”

“坊正可否通融一,路上耽搁误了时辰,眼金吾卫马上要出来了,在已无可去。”

“不行,私自开门可是要受罚...”坊正不愿。

“若坊正肯通融,我必有重谢。”

“那也不行,这要是被上面知晓,我这差事还要不要了?”

“只要你给我开门,我保准你无事!”李元符放话。

正要离去坊正一听李元符担保便又止住了步伐,心里寻思着洛城遍地都是达官贵人,若外面敲门是个勋贵之子,自己不开门而得罪了他,日后他只要顺着监门寻利通坊坊正就能找到自己,“阁是什么人?”

“校书郎李元符,坊正若不信,我有出宫鱼符。”

“李侍郎之子?”就在坊正准备拿钥匙准备开门时,李元符后被几个巨大影遮挡住。

“阿爷...”

“逆子,跟我回去!”

第63章再相见

半个时辰前

王瑾晨骑马停在利通坊坊门左顾右盼,行人见她上公服与座五花马纷纷绕避开,幻术引了一大批百姓进利通坊,胡商将戏台依旧搭在了运渠边上,并将河面上一艘观演画舫买。

“吁。”

从南市进利通坊马车突然停,阿霖掀开车帘问:“怎么了?”

“姑娘,有个官人挡在了咱们前面。”

“何人?”

车夫见过不少次王瑾晨,便回:“司刑主簿,王瑾晨。”

萧婉吟没说什么,阿霖倒是一副喜出望外样子,“王公子还真在这儿,他竟然也来了利通坊,姑娘...”

“余伯,你驾马直走,不用调。”萧婉吟冷。

“这...”车夫有些害怕,但还是着皮照了,王瑾晨所骑马见状便连连后退停到了路边上。

王瑾晨扯过缰绳调追上马车,“七娘。”

面对萧婉吟不闻不问与不搭理,阿霖不解问:“姑娘来此可不就是为了见王公子么?”

直到车夫按着萧婉吟意思将马车赶到一僻静巷子,车停马歇,御赐骏马低搐了几声鼻息,此时已是日暮西山,斜透过砖缝打在官员冷峻脸上。

王瑾晨沉一气,打马上前:“七娘这是为何?”

“上次登门是我有失思考,王主簿如今已与子有婚约在,岂能随随便便去见别人,王主簿这样,就不怕伤人家姑娘心与败坏名声么?”

“这是他们李家仗势强求,我写信归家,父亲拉不这个脸也不敢得罪李轻舟,不过是一张纸黑字婚书罢了,我又未曾与她有过什么,这门婚事我迟早会退。”王瑾晨回。

“你还想有什么?原来在王主簿眼里,代表子一生归宿婚书竟这样一文不值。”

王瑾晨僵在马上,旋即连连解释:“这张婚书未曾征得过我同意,甚至我都不知,我求过皇太后殿,可是殿不肯手。”见车内没有反应,王瑾晨跳马走到车窗旁哀求:“你车好不好?自家门前一别已有数月不见,难你就不想我么?”

“既要见,便只得等王主簿取消了婚约,否则萧婉吟绝不拆人姻缘之人。”

王瑾晨滞在原地,无奈只好牵着缰绳再次跨上马,“利通坊运渠上有一艘画舫,今夜幻术,舫船上可看到全部。”

阿霖探出脑袋,“那王公子可去?”

透过车窗缝隙王瑾晨只见到了一手在前玉手,回:“去,不过天黑之前我还有些事要办,画舫已经停在中了,至夜会有小船到岸边,你们可以到湖边西南岸等候。”

“驾!”

“哎...”还没等人回复去不去,王瑾晨便撂话扬鞭而去,阿霖只好返回车内,“姑娘,王公子走了,咱们去么?”

萧婉吟侧掀起车帘,一个小小影正骑马背对着夕远去,“走吧。”

扬鞭前,车夫不忘回问:“姑娘可要去适才王主簿说地方?”

“还用问吗,余伯也真是,”知姑娘拉不脸开这个开这个,阿霖便轻斥,“姑娘怎么可能要去王公子说地方,我听说利通坊开凿了许多池湖,如今正是荷花最后极盛,夕晚照,可不能错过了这最后一眼美景。”

“好嘞。”车夫笑眯眯应着,“驾!”

------------------------------

晚霞逐渐褪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