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89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问:“你依据,是什么?”

来俊臣拍了拍手掌走到王瑾晨侧,凑在耳畔小声:“凭我侍奉圣人数十年对她了解。”来俊臣后退一步,朝其勾起角笑得极为邪魅,而后转走到两个内臣跟前当着王瑾晨面想要亲自拷问。

王瑾晨望着四周,与它土墙不同,这里全都是用石砖所堆砌成厚墙,犯人喊叫声能够回旋,于人心利用以及心思上,眼前这个酷吏确厉害,嗅到了死亡却没有丝毫畏惧,工于心计,却不畏惧死亡,不畏死,这也是他敢触怒多方原因之一。

来俊臣将手塞到两只袖内,望着二十来岁面庞净寺人:“绑一个,就他吧。”

候思止为其属,听命照,将寺人捆绑至一块垂悬木板上,只有子受力,脑袋正对着一面墙,墙面上是血迹,血痕由正中间最深而向周围扩散,只一眼便可判断这是在剧烈撞击所留痕迹。

来俊臣走到寺人侧,“前不久有人密奏说皇嗣对圣人乃至大周朝心存不,私勾结大臣图谋不轨,汝等寺人,侍奉皇嗣左右,本官今日问话,皇嗣谋反,是否属实?”而后缓缓蹲将声音压低:“若是谋反,勾结是哪家?陇西李氏?兰陵萧氏还是孺人豆卢氏父族。”

寺人颤抖着恐惧躯,忐忑:“殿仁孝,从未想过忤逆,且一直居东宫,这些年寸步不离,除了圣人宣召就再未见过其他人了...”

“是吗?”见寺人不买账,来俊臣便撑起膝盖站起,“有前内常侍斩提醒,皇嗣当然不敢,但皇嗣心思真如你所说吗?还是说,汝与之同谋,因害怕坐罪故而如此说辞。”

“中丞,小人所说句句属实,东宫境如今哪里还有大臣敢...”

“东宫境如何?”来俊臣强行打断,“陛登基时曾有诏,皇嗣居东宫,仪如皇太子制,置詹事府,设左右春坊,以崇文馆为属,皇嗣,乃我大周储君。”

寺人若辨,言论便会成皇帝不是与过错,不敢忤逆皇帝而给来俊臣诬陷自己留把柄,但又受恩皇嗣便陷了两难,“殿为人朝皆知,若圣人不信,为什么不亲自去问殿呢?”

来俊臣见其不肯说,便朝狱卒招手。

“喏。”狱卒领命上前一手托住捆在踝绳索将人往后拉,使之与墙壁拉远,而后松手,待即将撞向墙面时又拉住,如此反复,力也随之一次比一次重。

来俊臣并没有忘记旁侧观望之人,此是肃正台私狱,亦由来俊臣所专掌诏狱,这里人也皆是他安排进心,“王侍郎,接来您还继续看去么?”

“这是逼供。”王瑾晨。

“是逼供,死亡是佐证人清最好方法,”来俊臣指着地上,“长寿元年,宰相为保清而自尽家中,官知王侍郎要说什么,难官不知他是皇嗣,圣人不知那是她儿子么,可圣人为什么要让官鞫呢?因为这些人并不会拿命去救皇嗣,所以结果只有一个,但官相信这个结果,王侍郎也是很乐意见到。”

王瑾晨当即明,“你想以此栽赃李昭德?”

“哎,”来俊臣抬手,否认:“官可没有说过这种话。”

王瑾晨瞧着不透风四壁,冷了几眼后转,“多行不义必自毙。”

来俊臣并不恼怒,也没有挽留王瑾晨陪同一起审讯,只是盯着她背影提醒:“王侍郎心存仁慈,并不适合法官,”后又稍作停顿添了一句,“大周朝。”

王瑾晨走后来俊臣改变脸,朝几个狱卒碎碎念吩咐着什么,只见已被吓得丢了魂寺人被他们解开绳索,改用极为残忍酷刑加,疼其痛其心,但又不致死,几番来,就连未受刑寺人仅是观看就连晕了好几次,毒害加,使得无完,寺人最终忍受不住折磨。

来俊臣蹲在其沾血迹耳侧小声:“只要你在公堂上招供,便可免皮之苦,至于这实

如何,尔为皇嗣左右,当最是清楚。”

寺人中是鲜血,痛苦卷缩在地上,双眼无力,发着颤音说:“小人...小人要揭发...皇嗣...勾结...宰相...李昭德...意谋反。”

王瑾晨离开审讯石室没有当即离开牢狱,而是问左右看守狱吏,“东宫属官关押在何?”

狱吏们有些犹豫,“中丞有代...”

“汝等是中丞属?还是国朝官吏?天子臣?拿是谁家俸禄?本官奉是诏命,与中丞一同审理此案。”

狱吏们听后心中一惊,“东宫属官分押在最内侧,小人领侍郎过去。”

一众青袍与绿袍背靠着土墙与牢柱坐在牢内,神低落,消沉至极,“侍郎,到了。”

王瑾晨揣着双手走近,从人群中一眼看中一个青袍,官员们见到之前到东宫拿人官员纷纷吓得往后缩,只有那人坐在原地纹丝不动。

“东宫遭人诬陷,境连寻常人家都不足,皇嗣是怎样人朝臣会不知?圣人岂不知,你们究竟还要如何?”

王瑾晨走近,狱吏便上前拦住:“侍郎,他们是疑犯,恐...”

王瑾晨抬手,“抓人之前已搜过,来中丞在牢中亲自审讯东宫寺人,我既奉诏,便不能什么都不。”

如此,狱吏才退,王瑾晨话被青袍尽数听去,而后爬到牢柱前呼喊:“皇嗣仁孝,断不可能出如此忤逆之事,勾结大臣都是人陷害子虚乌有之事。”

王瑾晨态度冷淡,走到青袍前蹲:“谁能证明呢?皇嗣清。”蹲时,衣襟贴合稍松,一支金簪便从她怀中顺势掉落。

青袍眼疾手快将金簪先她一步拾起。

狱吏们见之大惊失,“侍郎小心!”

第131章太常工人

——太初宫——

“启禀圣人,太平公主在殿外求见。”内臣殿通报。

“让她进来吧。”

“喏。”

太平公主火急火燎赶宫中,平顺了气息后方才殿,“臣,叩见陛,愿陛圣躬安康。”

皇帝盯着殿突然行君臣之礼幼,“你眼里有焦虑,所为何事?”

太平公主便起走到母亲侧,抬手着肩膀套近乎:“母亲~”

“是为你哥哥事来吧?”皇帝看着手里奏疏,漫不经心。

“旦哥哥可是儿臣同胞哥哥,母亲亲儿子,他怎会与母亲生有异心呢,之前是婢诬陷,现在又不知是哪个居心叵测之人想要挑拨离间。”

“他要皇嗣,便只有君臣。”皇帝回,“遭人诬陷,难原因只在那个诬陷之人上,而与自己毫无半点关系吗?凡事都有因果。”

“可是兄长子母亲您是知。”

“他什么子?”皇帝放手侧抬:“你们所说仁孝敦厚吗?还是怯懦?”

“兄长是怯懦,可...”

“你兄长不是怯懦,他比你其他几位皇兄都要有城府,是真正大智若愚。”皇帝打断,“隐忍,也是一种手段,否则他幽禁于东宫,又是凭借什么可以让你们如此多人为他求?”

太平公主无言以对,只是继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