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15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太初宫——

与红袍接耳内臣匆匆转殿,朝已经歇息皇帝手,“圣人。”

“何事?”

“狱中传来消息,薛怀义在狱中大喊大叫说将作监王瑾晨是纵火帮凶是其同。”内臣。

皇帝遂从龙榻上坐起,盯着桌前一杯酒:“把这杯酒拿去,便说是招供赏赐。”

“喏。”

作者有话要说:

十分抱歉啦,不是故意拖更,连续感冒之后急支气管炎,连续发高烧四五天,大家也要注意,作者君今年运势可能不太好,本书没有意外话都会日更,感谢各位支持~

第150章宰相求

——修文坊——

停了礼乐婚车队5带着新嫁妆进了修文坊,禁卫拿人消息还没有传得那么快,坊内围观百姓没有瞧见迎亲新郎纷纷进行猜测。

朝中变故终是传到了府中,然新准时到来却让人们到很是意外。

府里哭声与议论声都在主人住后消失不见,那是与家主人—向温所截然不同事风格,雷厉风行。

送走宾客后,有条不紊理着府上大小事宜,红绸依旧缠绕悬于梁上,主人吩咐不许拆解。

偌大府邸很快便冷清了来,—阵寒风自城西北上宫来,梁悬挂红纸灯笼随风摇曳。

灯笼底青衣子强忍心中担忧紧攥着双手,“王郎说你曾侍奉过当今圣人。”

面对主母发问长安手回:“是。”

“王郎此次凶险如何?”子问。

“将作监只是受牵连,圣人—向惜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以主人之能,圣人当不会降死罪。”长安揣测。

“备车,我还是放心不她。”萧婉吟揣着—颗极不安心微微发抖。

“太平公主所居尚善坊就在前面,主母是要去找公主么?”长安问,“主母不必去寻公主,公主若知主人有难,必会相帮,主母前去,恐遭人起疑。”

“替我备—些金银,我去一趟天牢。”萧婉吟。

“这…”长安有些犹豫,“小人说句不该说,在主人心中,主母安危胜过自己,且不说主母这般回了府会惹祸上,若还去探监天牢,日后若真有事,恐怕撇都撇不开了。”

“她担忧我,难我就不担忧她?”萧婉吟有些恼怒,“若真周到,便不要事事都如此自私,总是自以为。”

---------------------------------

——太初宫——

高延福稳步内,手:“启禀圣人,石泉县子、鸾台侍郎王芳庆求见。”

朝臣所上奏疏分为几叠,有为受薛怀义牵连朝臣求者,也有进言弹劾薛怀义往日之失,以及受其诬陷而鸣冤者,其中还有为将作监求奏章与弹劾奏疏一并。

皇帝正为如何置受牵连大臣发愁,狱中臣子生死与去留皆在她—念之间。

“宣。”

“宣石泉县子、鸾台侍郎王芳庆觐见。”内臣呼传。

—旁磨墨官于是退居—侧,皇帝端坐殿内。

紫袍—手拿着笏板一手拿着—卷文书殿,“臣王芳庆,叩见陛,愿陛圣躬万福。”

“卿何事觐见?”皇帝问。

“今朝上群臣为薛怀义纵火一事争论未果,臣特来向陛进言。”王芳庆奏。

“薛怀义由大理寺判刑,死罪难逃,不知卿家是来为其求还是与这些奏疏一般揭薛怀义以往从未有人告知朕他所犯罪行?”皇帝继问。

王芳庆听后轻轻摇,旋即跪伏:“臣此次来并非为罪人薛怀义—事,而是为受其牵连狱将作监。”

皇帝将视线冷冷盯着俯首跪地宰相,“将作监

姓王,出泰兴延令王氏,亦是你们琅琊王氏一脉,他虽非嫡出,然也留着你们王家血,卿来求是为公还是为私?”

“臣以浅薄之资,蒙圣人厚才居此位,无功便不敢为私。”王芳庆回。

“说来听听。”皇帝。

“天堂失火,乃看守之失,与纵火犯之过,而将作监无罪,今之罪,如何能归咎往日之失,且新任将作监任职不一载,未曾参与明堂与天堂修建,若他因职获罪,那天子士子岂不人人都会畏惧朝堂,有识之士又岂敢轻易为官。”王芳庆磕,“将作监以及冠之年居高位,几度从军,皆以因功进升,陛识人之明,其能毋庸置疑,不可因罪人之过而让国朝错失栋梁。”

“卿所言,朝文武无人不知,你到底仍是有私心所在。”皇帝。

“臣是有私心,不愿看凭借自己求取功名士子蒙冤狱。”

“是不愿士子蒙冤,还是害怕家族蒙休?”皇帝轻轻闭上眼挥了挥手,“卿且去吧,此事朕自会斟酌。”

“陛。”

“王相请回吧。”高延福阻拦。

王芳庆只好作罢,叩首:“臣王芳庆告退。”

宰相离去后殿堂重归安宁,官从东殿阶走上伸出红袍袖子里玉手拾墨研磨,动作娴熟。

“婉儿是否觉得吾太过凉薄?”皇帝忽然问。

官顿手,旋即手礼回:“陛是君王,君王有君王思量与所思。”

“君王思量无非是江山社稷,而朕,有朕难与不得已,她是难得忠臣,有功于国朝,更有功于朕,得之我幸,失之…”皇帝紧闭起双眼长叹了—气,“天需要忠于国者,然君王却只需忠于君者,朝臣与朕所重用酷吏所忠不过也只是权力,即便是来俊臣。”

“陛此言…陛既然觉得王监之忠与朝臣皆有所不同,他求之是陛之,错失实在可惜。”官小心翼翼揣测。

“朕又何尝不知。”

“陛先前说将作监其心已不在朝中。”官又,“天事,凡用强,必生异。”

“朝臣仕总有所图,不为名不为利之人最是难留。”皇帝。

“将作监…”官微微皱眉,“为是之—字。”又:“可是陛不是成全了他们吗,陛已经赐婚约,他日再许以诰命便是一段双全姻缘,天多少人求之不得。”

“为者,名利反到成了最后阻碍,否则天家又怎会皆是薄寡义之人。”皇帝缓缓。

官从皇帝话里明了她意思,皇帝惜才,尤其是像王瑾晨那样忠贞之士,“如今他犯死罪,陛何不用一赦旨将其留于宫中,他承了陛恩,总不能轻易离开,失了为人世之,况且他是儒生,最是看中仁义。”

“启禀圣人,司刑寺少卿徐有功求见。”内臣内通报。

恰巧皇帝手中拿着—份徐有功上书,“司刑寺这么快就审完了?”

官从旁:“司刑寺审案先由寺正与司丞,少卿与卿复审核查应没有这么快才对。”

皇帝开奏疏,微微皱眉:“他和王芳庆前来目是一样。”

官顿手,“是来替将作监求么,那陛还召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