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23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商议政事,自王瑾晨任凤阁舍人后,同平章事、鸾台侍郎傅游艺来凤阁次数便也多了起来。

“王舍人呢?”傅游艺见着一尘不染桌案上没有人,寻了凤阁一圈也没有找到人。

“回相公,王舍人今日告假了。”

“告假了?”

“是。”

“昨儿还好好呢,怎么就告假了?”傅游艺不解。

“官也是今日才收到消息,王舍人昨夜通过银台递奏疏,圣人允了,将知制诰之任给了张阁老。”

“他这才升官没多久就敢如此?”傅游艺大惊,有些捉不透。

“王舍人不好,之前在凤阁时候相公也瞧见了,脸上都没有什么血。”

傅游艺将手中草诏递到官员手中,“你将这个去给张嘉福,让他务必在晌午之前将词草拟好往鸾台。”

“喏。”

--------------------------------------

——修文坊——

院子里梅花飘落在窗前,小环伸出嘟嘟手将门窗撑竿放,屋内飘动帘帐渐渐静止,“郎君午膳可想吃些什么?”

王瑾晨半躺在坐塌上,似乎没有听见小环问话,眼神涣散。

“郎君?”小环走近了些。

“我没有胃。”王瑾晨将撇开。

“郎君早上也没有用餐呢,可是昨儿在李尚书家发生了什么吗?”

——吱~——穿浅灰圆领袍家僮轻轻门内,小心翼翼走到王瑾晨跟前,手:“是主人唤长安吗?”

王瑾晨着坐塌扶手睁开双眼,“都过这么久了,母亲也应该到神都了吧?”

长安回:“越州至神都路途遥远,小人怕娘子舟车劳顿,便嘱咐他们慢些赶路,按着行程也应该到了。”

“你再雇些人去吧,别出什么岔子了。”王瑾晨皱起眉,突然心中生出了几丝担忧。

“喏。”

“等等。”王瑾晨掀开盖在上薄棉被,将其放置在坐塌一角,“给我备匹快马,我亲自去。”

“这...”已经背转过长安又回过,眼里充了犹豫,长安知晓时局与事态,走近凑到王瑾晨耳侧小声:“如今对于主人您来说只有这神都皇城才是最安全地方,有陛与诸位线人在,任何势力都不敢随意动您,可您若一旦离开了神都...丘神勣伏诛,周兴放,这些都是他心是他左膀右臂,他们因主人而折,他岂能不恨?”

才起王瑾晨一把坐,长安从她眼里看出来了心疲惫,面容憔悴,“主人累了,这些日子就在家好好歇息吧,圣人会谅。”长安又过,“劳烦小环姑娘去后厨让他们备些养神粥。”

“好。”

王瑾晨扑在书桌上,双手掩目,有气无力唤:“长安。”

“长安在,主人尽管吩咐,”长安恭恭敬敬站在王瑾晨侧,伸出手将被褥轻轻盖在她背后,“长安知主人对长安曾是皇太后殿派来家奴而心有防备。”

长安退至一边,恭敬解释:“长安与二郎曾是宫内省台堂吏,本没有幸见圣人天颜,只是在一次偶然机会圣人亲临,见我兄弟二人机警便另外派往它。”

“它?”

“是,”长安点,“是圣人私设之地,非官家之地,掌诸密奏与传递暗桩消息,直隶天子。”

“叫什么?”

“因为尚未定制与纳朝廷机构,所以小人也不知唤什么,只是里面人将它称之为控鹤。”

“控鹤...”

“君恩过重,主人心有戒备是人之常,但圣人遣小人前来侍奉主人时,并未代什么,只说了王进士太过年轻,容易冲动,又是中人,极容易走上歧途,圣人便让小人在旁提

点,小人知无论小人如何解释,主人都吃不这颗定心丸,小人只好自己本分,主人不想说,小人不会多问。”

“主人,阿兄。”长安刚话说前院万年便风尘仆仆一踏中。

长安似乎听到了微弱呼声,在往常,王瑾晨是不会在有旁人况睡着,长安比了一个手势,“主人这几日当是被心事缠累极了。”

“李尚书贴随从求见,说有十万火急事一定要亲自见主人。”万年回瞧了一眼门,“我已经将人带到院子里来了。”

“让他进来吧...”昏昏睡人撑着桌子爬起。

“喏。”万年转出门。

长安:“小人还以为您睡着了。”

邹福迈着轻快步子小跑内,乐呵呵行了个礼,“王舍人。”

“李尚书让你来答案?”王瑾晨轻皱眉。

邹福瞧了瞧王瑾晨左右长安与万年两兄弟不作言语,长安意会:“那小人便与二郎先去了,主人有事再唤。”

——吱~——待门关后,邹福直杆,笑眯眯:“小不是来促答案,因为答案已定。”

“嗯?”王瑾晨再次皱起眉,心中隐约感到不安。

“令堂...”邹福故意说词拖沓,“还未至神都吧?”

王瑾晨大惊瞪着眸子,“你怎么知?”眼里对突然变得狡猾人充了恐慌与厌恶,“你们…”

“王舍人是个明人,我家主人一心为了儿,自然不会为难令堂。”邹福诈笑。

“李轻舟?”王瑾晨紧拳,“他是正三品朝廷命官,进士及第读书人,怎会出如此苟且之事?”

“这还不是王舍人逼吗?”邹福从袖子拿出一封书信,“主人私印,王舍人应该看过吧,王舍人将三姑娘逼至如今地步还要始乱终弃,主人不采取些手段,又怎能让王舍人妥协呢?”

望着红印王瑾晨还是有些心疑,“疯了吗,挟持朝廷命官家眷,就不怕...”

“王舍人不会,”邹福极为自信,“因为王舍人还欠李家人,这辈子都还不清。”

见王瑾晨脸狐疑与不相信,邹福便再次上前,随后将手掌摊开,一只致小巧耳坠就静静躺在掌心之中。

王瑾晨拍着桌子大惊覆起,“你们把我阿娘怎么了?”

“王舍人不要如此惊慌,也不要着急。”

王瑾晨突然想起昨夜谈话【“我听闻令堂这阵会到神都来。”】思绪已经紊乱人将这一切串联到了一起,刻私印印章印在宣纸之上刺目得很,还有熟悉耳坠,“李轻舟笃定我不会,所以敢如此吗?”

“可以这样说。”邹福看着神逐渐慌张年轻官员,“王舍人以及冠之年位列五花判事,可谓是国朝第一人,但终究还是年轻了些。”

“我阿娘在哪儿?”

邹福躬手,“等王舍人迎娶姑娘过门后,自然能与娘子团聚。”

第84章开灯燃市

【“派去越州接应家奴来信说未曾接到杨娘子,但是越州王家那边天授元年年尾时娘子确实动赶来神都了。”】

天授二年春,正月十四,晨钟从皇城内传出,各市在阵阵鼓声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