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3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王瑾晨单踩在小墩子上不再动弹,一侧扶她上车婢子突然感觉手臂上手突然加大了力,“郎君...”

“还是说阿兄想要宰相,可是人家姑娘能等阿兄这么久么?”李氏继而。

从州试考场陆陆续续出来些读书人,牛车与马车几乎将巷子一条窄路堵死,巷子就离王瑾晨停靠马车路边不远,里面传来人大骂声。

“你们不看吗,过不了还挤,我家儿子可是要举人参加贡试,等我去大仙祠拜了神仙准能中得解元,届时定要拆了这巷子。”

人脆马徒步,见到王瑾晨时故意停用着怪气声音不屑:“哟,这不是王哲老爷子公子么,老爷子考了三次都没中,怎么,难不成是老得不中用了才让儿子来代替么?”

人是会稽县令嫡妻,亦是与王哲在姑苏从小一起长大街坊,王哲中举后由其父亲主娶了现任妻子清河崔氏,之后二人再见面便如仇人。

“吴娘子这话说是什么意思?”子转过,盛气凌人看向吴氏。

见到丈夫上司,吴氏变,“原来李小娘子也在…”见着二人面对面,吴氏尴尬笑了笑,“看来是老婆子我打扰二位了,你们慢慢聊哈。”等离得有了些距离后,吴氏冷脸,“呸,一家子都是不要脸,老家伙勾搭清河崔氏,儿子勾搭使君息,真是妥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嘈杂声音与李氏质疑夹在在一起,王瑾晨旋即抬登上马车,“她想法我并不知,但我可以知是,若不尽所能去,我一定会后悔。”

第15章小狂徒

六月初,各州解试相继发榜,越州功曹于衙门前公布中举者名次,“垂拱四年,六月戊子,经州试乙榜合格者三人,第一名山王瑾晨,第二名...”

除张告示外,越州刺史还特地派人至中举者家中告知。

“阿郎,娘子。”家僮疾跑内,“郎君中了,且是乙榜第一。”

“中了?”王哲瘫坐。

一旁坐着崔氏却不以为然,“别高兴太早,中举算什么,他要是中了进士让咱们家出了一位士大夫这才叫喜事呢,你中举都中了多少回了,还不是一次甲榜都没有登过。”

王哲坐在椅子上拉沉着一张老脸,看门小厮步中堂通报,“阿郎,刘参军来了。”

“请刘参军进来,去将郎君叫回来。”

“喏。”

小厮将越州司功参军引王宅,王哲一改脸上苦涩表,笑呵呵迎上前,“刘参军亲自登临寒舍某未能出门远迎,失敬失敬。”

青袍官员抱着拳拱了拱手乐呵呵:“恭喜王公呀,令郎高中解元。”

“犬子不成器,皆赖仗诸位贵人相帮。”

“使君惜才,令郎天资卓越,日后定会成为国朝栋梁之才。”司功参军往宅院四周瞧了一圈,自己亲自前来报喜却始终不见文解得主出来便询问:“王解元呢?”

“犬子与几个族兄出门赏荷去了,我已差人去叫他了。”

“原来如此,这倒不必麻烦令公子特意跑回来一趟了,”旋即将一封盖有越州官印及刺史印文书取出,“我此次来是转文解,待初冬十月朝贡之时,州府要将举人随贡品一同发遣解送至京参加来年贡举,这个程王公是知,自不必本官多说。”

王哲接过文解,心略为沉重,竟丝毫没有当年自己中举时取得文解半点开心,州府试即便上州也只取三人,但尚书省礼部试对于无家世相持寒门来说要更加艰难,王哲考了三次皆落榜,作为长子又无继承嫡出子嗣,因此便在长安消沉了一阵子,“有劳刘参军。”

司功参军笑:“江南巡使狄侍郎到了越州,本官得同使君一同出城迎接,就不再此叨扰王公了。”

王哲将人送出宅院,拱手:“刘参军慢走。”

------------------------------

垂拱四年六月,冬官侍郎狄仁杰充任江南巡使巡查江南,朝廷特许其借紫。

“我求神拜佛,烧了大把银钱却只让三郎考了个第四,可偏偏举人只录三人,这解元名凭什么给王家那个庶子?”人提着篮子从越州城出来,篮子里盛是一些祭祀供奉之物。

“娘子莫要恼怒,许是那王家四郎走了后门也说不定,娘子试想,他们出琅琊王氏,山县令与越州刺史皆与他家好,咱们家郎君倒霉,偏偏遇上了王家子弟参考。”

越州郊外建了些不合礼仪祠庙,也有当地乡绅受人蛊惑而集资建造祠,常有人耗费铜钱数贯祠供奉与祭拜使得江南信之风日益盛兴。

祠、庙附近有上百亩河池,正值盛夏,园花,青红夹杂在一起,生机盎然,一群十七八岁二十来岁年轻人围聚在池中凉亭内喝酒赏花。

“今日州试放榜,子玗随咱们出来吃酒,定然是志在必得了吧?”

王瑾晨靠坐在凉亭栏杆上,她之所以会随几个族兄出门,不过是为了逃避嫡母那聒噪碎碎念。

几个吟诗作画兄长继续打趣:“今日过后,咱们岂不是要改叫王举人了?”

“什么王举人,应该要称呼王解元才对。”

“对对对,以咱们子玗才华,肯定能摘得这越州解元之名。”

王瑾晨抬手在栏杆上,一眼望不到尽荷花穿在青莲之中,凉爽夏风从亭内穿过,游走目突然在一朵荷花上滞留,两朵绽放莲花生一,便忆起了幼时夏日在长安之事。

【长安芙蓉池背靠着巍峨青山,林木耸立其间,池中还生有荷花,每到夏日便会有武吏巡查四周,以防摘荷百姓落。

一大早,两个小童背着父母从亲仁坊偷偷有跑出,穿红衫童将男童拉上马车。

“七娘要带我去哪儿?回晚了话阿耶要不高兴。”

“带你去个好玩地方。”

“哪儿?”

“芙蓉池。”童见她这般犹豫,便嘟起不高兴:“你不愿陪我去么?”

幼童抬起慌忙解释:“怎么可能,七娘所邀,我当然是一万个愿意。”

童怀揣起双手撇不高兴:“我看你就是不愿意。”

幼童拉着圆领袍摆将子挪近,抬手扯了扯她衣袖,“七娘,我这不是怕阿耶回来责罚我吗,他可平时对我可凶了。”

想起王家那位颇有才名严厉父亲,童这才心疼松了一气,“那好吧,我带你去看荷花,保证晌午前就回。”

幼童便笑弯着双眼连连点。

芙蓉池靠山一侧新建了一座极大楼阁,阁前还修了个小池子,池中荷花生长极好,舀筒车正有序转动着将送到小池子里。

一阵微风轻轻掠过,红荷花赢着朝随风而动。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童睁着一双清澈眸子,“天生万物无一不喜,就连荷花也是向而生,日出时绽放,日落而闭。”

幼童跪坐在雕花栏杆上,抬起蓝袖子里小手抓耳挠腮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