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60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远传来钟声使得二人不再说话,—直到声音消散,四目相对,子眼里充了对未知事物疑惑。

“公主此言何意?”萧婉吟眉紧皱。

“即便我不手,他虽是个成年男子,然一介书生,恐也不能拿你如何吧?”太平公主见萧婉吟眼里有犹豫,“来俊臣不除,朝中永无安宁,他日他归朝又该如何保?”

直到太平公主提及王瑾晨,萧婉吟这才有所触动,太平公主继续:“他已经护送元配灵柩返回越州了,若他得知儿时挚将要嫁与仇家,又会作何反应呢?”

“你不是要试她真心吗?上官姐姐都与我说了。”

萧婉吟眼里充了犹豫,“她如此正在替嫡妻服丧,即便知晓我要嫁人,又能如何,以她子...”

“两难总要有选择,便是要趁此时看清楚他心中选择究竟是何人,若只是出于对李氏愧疚,那么他现在足以还清,生者岂可永远活在死者悲痛之中,若他不来,便真是心中没你,移之人不值得你留恋。”太平公主打断。

“若她来了,那我又当如何?”萧婉吟问,“她若还有心,又无法阻拦,便会如我当初—般痛苦。”

太平公主被萧婉吟话问楞,突然眼里闪过—丝羡慕,“吾现在倒是羡慕王子玗,有个连让他—丝伤心都不舍得子他。”

“公主也有,又何必羡慕旁人。”萧婉吟直言。

太平公主没有失否认,只是不解:“我—直认为大部分人都是利益驱使,包括讨好与奉承我,不过是因为我份与地位,没有所求心甘愿,值得吗?”

“没有没有理由心甘愿,无法感同受,所以才会惹来如此多闲言碎语,值不值得,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萧婉吟回,“我并不需要别人理解,所以也不惧言,知心之人,—个就够了。”

第110章亲王宰相

天授三年夏官侍郎李昭德代夏官尚书行公务事有拜相之势,四月初,天象日食,太史局进言,遂大赦天改元如意。

如意元年,吐蕃及项部落万余人归顺大周,诏令分置十州。

五月

大业殿隔日朝会散去后,百官各司其职,皇帝退至后殿与宰相及重臣商议国事,日落方毕。

——徽猷殿——

蝉鸣萦绕在大殿周围,夏日午后极为引人困乏,皇刚躺歇息,高延福就带来了殿外朝臣求见消息,手:“大家,夏官侍郎李昭德求见。”

皇闭着双眼侧撑着脑袋似乎感到十分劳累,“上午不是才召见,怎么,与文昌左相发生角争执没有争过便要跑到朕这里诉苦吗?”

“李侍郎说关乎社稷,因此要单独面见陛。”

皇无奈睁开眼,“让他到徽猷殿来。”

高延福瞪着眼睛,但仍旧没有多言,“喏。”

红袍从殿内退出穿过殿廊至南边大业殿,一个黑巾裹绯袍站在寝区大业殿与徽猷殿相隔殿门外四观望。

“李侍郎。”高延福趋步上前,如见宰相一般朝其行礼,“久等。”

“高内侍,”因上午与武承嗣政见不和而发生争执,李昭德深感其德不配位,见只是高延福一人出来,李昭德挑眉:“圣人不愿见我吗?”

高延福摇,“圣人让您去徽猷殿。”

李昭德愣住,“可我是外臣。”大业殿之北为宫中第二横街,是后妃居住寝宫,常有内侍把手,外臣止步不得内。

“李侍郎也知近日边疆事务繁多,进奏院通过银台门传递进来奏章每日如山堆积,圣人力有限,所以还请李侍郎亲自跑一趟,随咱家内。”高延福笑眯眯解释。

“那好吧。”

——徽猷殿——

高延福跨殿内,“启禀圣人,夏官侍郎带到。”

“你先去吧。”

“喏。”

殿内寺人与宫人遂皆随高延福离开,偌大寝殿只剩君臣二人。

“臣李昭德叩见圣人,天佑大周,圣躬万福。”李昭德上前屈膝俯首。

皇听见衣服声响遂睁开眼,“四无人,卿为何行此大礼?”

“圣人垂怜,昭德只有以报国。”李昭德陈词。

“卿有何话,便说吧,朕听着。”

“天乃圣人之天,天百姓乃圣人之子民,社稷关乎民生,君王决策关乎一国衰败,因此臣冒死请谏。”李昭德跪地不起。

皇听后困乏忽然全解,“言。”

“陛,文昌左相武承嗣权重,他既为国朝亲王,又为宰相,今日臣与之争辩,朝臣皆帮衬,可见其羽众多,朝野附和,如此去,恐不利帝位,子犹弑父,况侄于姑焉?”李昭德松开双手叩首,“臣请陛,三思。”

自岑长倩伏诛狄仁杰等人遭贬,朝中再度失衡纷纷倒戈魏王,虽未确立皇太子人选,然朝臣皆以武承嗣为首,敢与之争辩也只剩李昭德与几位老将,今日大业殿上朝议与李昭德进言让皇幡然醒悟,自古为了帝位而弑君父者,唐之前隋朝便发生过,而今过去还不到百年,皇帝明皇权之争向来残酷,“父子反目,手足相残,人心不过如此,骨亲却终究难低权力带来惑。”

“先前凤阁舍人张嘉福所为乃是武承嗣暗中指派,可见其野心,意在天,若圣人心中已有决策并非立承嗣为储,势必遭其记恨,然其权之重,恐生大变。”李昭德力陈,“亲王在文昌台三省重地,余宰相借附庸,天子政令需得宰相签署方可奏效布施,若诸臣尽附武承嗣,堵塞言路,朝无一人敢言,圣人深居大内,天事岂不先要过武承嗣之耳方奏天子?”

边疆喜事还未能让这个年过甲子皇帝高兴庆祝,耳侧便传来了宗室权重隐忧与祸患,“卿所奏,朕已知晓,此事朕自有定夺。”

李昭德见皇挥手便不敢再多言,“圣人若需,臣定当为大周鞠躬尽瘁,臣告退。”

李昭德出殿,高延福双手捧着一卷黑漆竹筒,里面乃是进奏院所呈地方公文,上面刻有加急字样,“李侍郎脸不大好,可是挨训了?”

李昭德跨出殿门,将笏板别进间摇:“忠言逆耳,圣人模棱两可,为天苍生,老夫只能言尽于此。”

“李侍郎忠君民,我相信圣人心中肯定早已经有了答案。”

李昭德朝高延福拱了拱手,“老夫还有事,别过。”

“李侍郎走好。”

李昭德走后,高延福极为高兴跨殿中,适才以李昭德模样来测,估计殿内上位者脸也不会太好,所以高延福便想以手中再一次喜讯取悦龙颜。

“大家。”

皇帝用手轻轻按着自己额两侧,“何事让你如此高兴?”

高延福走上前,“小人是替大家高兴。”旋即奉上手中公文,“边关喜报,恭喜大家,吐蕃酋长曷苏率部落请求归顺于大周。”

继吐蕃与项一些部落归顺后,吐蕃再次又部落请求归顺,消息使得皇帝睁开眼,旋即从高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