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6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衣襟恶狠狠警告:“一会儿我父回来,你便告知是大吉,如若不然,我必让你门消失在大周朝,我说到到。”

术士不曾想,平日里看着温文尔雅宰相公子,心思竟如此狠毒,旋即瞪着恐慌双眼,战战兢兢回:“是,是,是,小人知,郎君说什么便是什么。”

李元符旋即甩开术士,起后双手往铜炉凸起肚子上踢了一,“什么玩意儿,就凭这些个虚无东西还能骗到我吗,我偏不信。”

问名合八字占卜得吉兆之后,李昭德便命家仆备上聘礼派遣媒人通知萧家决定缔结婚姻。纳征聘之日定于十月初。

-------------------------------------

长寿元年九月,应唐休璟之奏,皇帝决意发兵攻打吐蕃夺回安西四镇,召宰相商议出兵对策,鸾台侍郎李昭德以右鹰扬卫将军王孝杰曾长住吐蕃而力荐。

但皇心中有所顾虑,故而朝议未果,回到内殿后又召心官单独商议。

“陇右距离神都数千里,西征之事须得慎之又慎,唐休璟与李昭德都向朕力荐右鹰扬卫将军王孝杰作为此次西征主帅。”

“陛未决策,是心中还有其他主意与统兵人选吗?”

皇望着地图上大周最西边,“安西诸镇,唐番争夺,几度易手,出兵征伐,粮草调动,皆是劳民伤财之举,之所以拖延至今,乃是内乱不平,朕不敢大规模调动驻守于京畿禁卫,战则要胜,胜要完胜,因为朕想要是一劳永逸。”

“陛是不放心王将军一人领兵吗?”官随在皇侧,她明皇帝顾虑,王孝杰乃是唐将,曾受勋爵于唐,又曾战败受过高宗皇帝免死之恩,“陛若不放心汉将,可用突厥人,再与平徐敬业之乱一般派一名监军,不过西征乃是大事,监军人选须得谨慎。”

“突厥将领...”皇喃喃自语转过,“朝中有不少阿史那氏族人在廷为将,经验足者亦有不少,只是这监军人选?”

官进言:“主帅若为李唐旧臣,则监军便应当选大周之臣,监军责任之重,还要应为陛心,与有智勇之人,方不误军机。”

“周臣与朕心同时兼具能力这三者之人,”皇目视官,“朕倒是想起一个人。”

“陛是说前凤阁舍人王瑾晨么?”官手。

皇从偏殿离开,缓缓走向正殿中间香炉前,炉子里飘出熏香环绕着龙袍,“婉儿是料定朕放心不,故而以监军之名提起她吧。”

官紧随皇帝后,并没有矢否认,皇帝便追问:“她服丧多久了?”

“已近九个月了。”

皇将生有皱纹双手搭在香炉上,炉面微热,烘烤着布老茧手,“代朕拟旨吧。”

“陛这是要?”

皇将手收回,“控鹤之中有人告知朕,李昭德次子与兰陵萧氏家姑娘定亲了。”

“是,上月李相公亲自去萧府提亲,据说是因为其次子李元符钟而不肯另娶,无奈才拖延至萧氏丁忧结束。”

“人活于世如同棋局,一步错便会盘皆失,拟旨吧。”

“喏。”

----------------------------------------

——越州——

王宅家奴将行礼抬上马车又用草绳困牢固,崔氏见儿子似乎要离开,便寻到王哲,“他不是替妻子服丧一年吗,这还有几个月怎就收拾行礼了,看样子是要回洛,”崔氏边边思索,旋即脑子一转,欣喜:“莫不是圣人感召,提前让他回廷?”

王哲像个闷葫芦一般倒腾着自己茶壶,崔氏便轻轻桑了一把,“你倒是说句话呀。”

——哐当,啪!——因为这一搡,而使王哲手中瓷杯落与桌案上器皿相碰而碎裂,崔氏

旋即僵住,间也在顷刻间变得尤为安宁。

王哲悬空着双手低木楞,想起了近日江南各大牙行上涨米价,随后喃喃自语了一句,“边关即将战起。”

第113章召归神都

琅琊王氏于山会稽建有家庙,王宅里亦有自己支系祠堂,王家冷清,所以祠堂并不大。

王瑾晨跪在牌位前自五更天始足足过去了两个时辰之久,期间王哲几次走到门又望而却步转离开,归家数月,父子两对话却只有寥寥几句。

——咚咚!——

“何人?”王瑾晨听见后有人敲门。

“是我,”王哲抵在祠堂门,“你出来一。”

见是父亲声音王瑾晨这才吃力从地上爬起,因为长跪血不通而使得双麻木全无力,缓了好一会儿后才扶着墙迈步出去。

“大人。”呼喊语气十分冷漠同时还带着一丝出于对长者尊敬。

王哲端坐在书桌案椅子上,一脸严肃,“要回洛?”

“是。”

“回去什么?”

“该事。”王瑾晨回。

“什么是该事?”王哲不依不饶问,良久,见王瑾晨不语,“圣人许你一年去职,你服丧未回到洛想什么?不趁此机会辞官,又想回到朝廷与那些权贵争斗吗?”

“这些,大人不是都不管吗?”王瑾晨反问,“我以科举仕,官至五花判事,这不是大人平生之志吗?士族衰败不就是因为朝中无人…”

“我琅琊王氏历数百年,不需要你来振兴。”王哲重声打断。

“大人不就是怕我连累家门吗?”王瑾晨质问,“与亡妻婚事,大人有过问孩儿意思吗?既然大人畏惧权贵,也不用我来振兴家门,当初又为何要将我作男儿生养?”

王哲听后大瞪着双眼从座上起,旋即走到窗望外瞧了瞧,四无人这才松了气,关上窗转怒斥:“你是在指责为父吗?”

“孩儿不敢。”

“若非你一意孤行踏仕途,家中又怎会陷两难境地,你若有能耐,便可以自己摆平一切,可惜你没有,还无端连累家族,难我王氏要因你一己之私去得罪将来宰相吗?”王哲走到王瑾晨侧,冷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听到父亲冷漠无言语,王瑾晨再一次感到寒心,“圣人扶持山东士族,大人放心,即便我死了,王氏也不会遭受牵连。”

“站住!”王哲叫住转之人。

王瑾晨回,拱手:“儿要走了,望父亲大人保重。”

“你以为你收拾好了行李,今日就能踏出这个家门吗?”王哲沉着脸。

王瑾晨一脸憎恶再次回,“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第一次未阻拦你是因为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成为太平公主幕之宾从而踏仕途。”王哲连考三次因背后无人举荐而落黜,所以知常科之难,以为王瑾晨碰了壁便会知难而退,“世上没有万全之策,你一日是我王氏子弟,你所犯之罪就不可能与王氏离系。”

“父亲此意,是要我离王氏,与家中断绝关系吗?”王瑾晨眼通红望着王哲,“还是说,要我死在这儿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