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06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同年九月,天象日食,祖宅收到王瑾晨续弦之事后派人至神都恭贺与提前送来家族贺礼,生母与生父及嫡母却未任何表态,虽是二婚,但王宅所备六礼齐全,凡张罗事宜皆由宅主人亲力亲为。

王宅一些新来人感到疑惑,闻秋官侍郎迎娶宰相之婚并未大肆办,如今这二婚却尤为重视,连一向不信术士主人,竟也为了婚事将城中最为有名老请来占卜吉日。

就在王宅忙碌着张罗婚事时,宫中突然来了一批人。

来不是旁人,而皇帝侧贴内臣高延福,“奉陛谕,秋官侍郎王瑾晨迁将作监,协同督作使建造天枢。”

“臣,遵旨。”王瑾晨对于天子命其协同宰相修建天枢并没有感到意外。

高延福伸长脖子瞧了一圈,而后拉着王瑾晨手走到一边细细叮嘱:“来之前圣人还有话要让我转告王作监。”

“什么话?”

“赐婚诏书已经了,人怎么样都不会跑,这一阵子婚事就先放在一边,总不能事只一半就甩手不了。”高延福,“这事总要有尾。”

王瑾晨明高延福转达意思乃是天枢建造,遂回:“圣人迁我为将作监,我定然会协同姚相将天枢建好,还请高内侍替我回禀,微臣婚事并不会耽误天枢建造。”

高延福听后连连摇,“六礼繁琐,圣人知王作监对这门婚事很是看重必然不会从简,所以还请王作监耐着子吧。”

“为何?”王瑾晨不解,“婚事是我个人之事,而天枢建造非我一人之力能成,诸国同修,即便缺了我也不会影响什么,陛既然诏赐婚,又为何要我延期行礼?”

高延福仍旧摇,“这都是圣人意思,小人也不知,圣人还让小人告诉王作监不要忘了那日圣人话,君无戏言,圣人说了便会到,王作监是聪明人,应该能够想明才对。”

“我不明。”也许因为心里有气,王瑾晨很反常说了一句埋怨话。

中进士时高延福见她第一眼,眉清目秀,且又是个懂礼后生,遂心生欢喜,此后许多事中高延福都偏向她,对于王瑾晨气,这个而立之年内臣像个长者一般笑眯着清秀净眉眼,“王作监挂念着未过门娘子,小人也明,但气归气,这话还是不能乱说,国朝像您这般年轻就位高人不在少数,可权重者有几人呢?三品以上大员皆是宗室及宠臣,但只空有衔罢了,况且此次将您调往五监,圣人也是别有用意。”

“用意?”

高延福瞧了瞧空旷周围,压低声音:“鸾台与肃正台矛盾加深,御史中丞来俊臣已被调往了殿中省,从外朝去了内朝管圣人起居了,不过李相公似乎并不肯罢休,一连贬了好几个曾为圣人效力司法官,就连王弘义也被抓了把柄放琼州,将作监跟随姚相,可躲纷争。”

-------------------------------

同月,来俊臣迁殿中省中丞,遭人检举收受贿赂,贬同州参军,离朝。

着便服来俊臣坐在书斋一角,旁侧矮桌上摆放着一件低级官员所穿青公服,上面没有任何袍纹。

离京前来俊臣去了一趟太初宫想向皇帝请罪,左监门卫将军穿着甲,内衬深绯公服衣襟上还饰了一对狮子,直子武将一向看不惯这些德不配位佞小人,尤其是来俊臣如今还遭到贬谪,便抬手毫不客气拦:“皇宫重地,州府小官无诏不得。”

还没等来俊臣说话便有一个衣上饰凤池紫袍从宫内走出,神采奕然,从青袍侧略过时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将其无视。

“李相。”

“见过李相。”

面对监门卫行礼也只是点示意,毫无一点谦虚之态。

不久前,延载元年五月,皇帝旨修改公服,以袍纹定品级,在朝臣三品以上官员公服上饰袍纹,

文官饰飞禽,武官则饰猛兽,诸王饰以盘石及鹿,宰相饰凤池,尚书饰对雁。

来俊臣直起,背对着大步向前准备上马车宰相沉声:“李相以为将官贬出神都,放王弘义,自己就能一手遮天了么?”

内史李昭德突然止步,站定后回瞧了一眼,“这不是殿中丞么,小心驶得万年船,怎么中丞也会栽跟?”

来俊臣回,眼里没有丝毫恨意,依然是那张笑里藏刀脸,“李相还是多担忧担忧自己,真以为圣人什么都不知吗?”

“本相行端坐正,倒是你们这些小人早就该受到惩治了,此次只将你贬出京城实是便宜了你。”李昭德轻斥。

望着眼怒火,掌权以来一直打压酷吏宰相,来俊臣笑:“李内史放心,来,不会亡于君前。”

李昭德并未被这恐吓之言吓到,“哼,老夫倒要看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神通。”说罢甩手离去。

---------------------------------

几日后,铜铁相继运送至洛,冬官征召民夫完毕,天枢开始动工修建,端门前至三桥被禁卫封锁,只留一条可供马车经过过。

——太初宫——

“圣人,凤阁舍人逢弘敏求见。”内臣通报声音回响在空旷大殿中。

“让他进来。”

“喏。”

哒哒哒哒,红袍迈着稳健小碎步躬上前,“凤阁舍人逢弘敏,叩见陛。”

“起吧。”皇帝正低看着手里史书,自委任李昭德为相后除却军国大事,那些忧心繁琐小事较之前便少了许多,这也令皇帝十分意李昭德。

逢弘敏觐见,皇帝以为是地方百姓因为修建天枢而有意见,“秋官与将作监来奏,铜铁不够遂拆用了农具,农乃国本,朕已命有司去理了,地方有所动静了?”

“陛让臣盯着地方百姓以及州官奏报,让臣不必经宰相而伏阙陛,”说罢,逢弘敏抬起将手中拿两卷文书呈上,“长上果毅都尉郑注上疏,状奏内史李昭德专权。”

皇帝皱起眉,“前几日丘愔才上疏当着朕面痛骂了李昭德一番,若真如他所言,怎不见其他几位宰相有意见?”

“陛,邓注写有一篇《石论》,还请陛御览。”逢弘敏继续奏,“李昭德专权,宰相皆惧,纷纷附和,军国大事皆先报鸾台内史,而内史却数次知瞒不报,独揽朝政,石论所言,句句为真,望陛明断。”

高延福取之将其展开,数千言论展开后足有人之高,皇帝沉默了许久后挥了挥手,“此事朕知晓了,卿先回去吧。”

皇帝只匆匆瞧了一眼便让高延福收起,待臣子离去后又问:“李昭德为相几年了?”

“回圣人,已两年有余。”

“两年内就让朝文武都憎恶,也算是他本事了。”皇帝淡然,“他是耿直,却非纯良,他有雄心,亦有私心,果真比不上娄师德,不懂进退,有能而无德,不宜任用太久。”

“去,去将凤阁侍郎李峤唤来拟旨。”

“喏。”

第144章甜于心

延载元年,内史李昭德独揽朝政,恃宠专权,群臣皆惧,引皇帝憎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