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80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儿了。”

李轻舟无子,听后极为赞同,“阿兄也说到轻舟心里了,阿爷一直盼望有个嫡孙,可是轻舟最后也没能让阿爷如愿,想来也是轻舟没有那个命。”

李昭德笑:“儿都一样,只要孝顺懂事。”

李昭德宅后院里立着一座长子李元纮替弟弟李元符建造秋千,逢旬休日,李昭德父子皆休务在家。

李元符亲自将尘封许久秋千擦拭净,又亲自试了试它牢固,旋即起朝李锦招手,一系列动作顾虑极为周全,也颇有君子风范,“这是我家阿兄在我少时请木匠,后来因为国子监课业,我一直不得空便让它落了灰。”

“阿兄勤学累载,所以能通五经高中进士,不像奴家什么都不会。”

李元符听后轻笑,旋即朝婢招手,端过一只瓷盘子,“北市张家铺子里饼馁,里面裹着牛。”随后又缓缓:“三娘事,为兄可是听叔父说了,三娘少时束发穿袍了那州府举人们读书学堂,”李元符将盘子送到李锦跟前,“便也因此结识了如今司刑主簿王子玗。”

准备夹一块饼馁李锦抬手一颤,“阿兄突然说起这个...”

“你别紧张,我与子玗是同僚,也是同榜进士,他在我们这一榜进士里极为有名,子玗年岁还要小我一些,但是论学识与胆识,我自叹不如,你与他事我也知些,三娘...可是喜欢他?”

李锦收回皙手,侧瞥向别,眼里方才秋千惊喜已经消失一二净,几次寻人都落了空,不免让她有些心灰意冷,“我喜欢什么用呢,他心不都在别人哪里么,他们两相悦,我又能什么。”

“谁说是两相悦,”李元符放盘子,一来了神,“他们之间本就不可能。”

李锦回过,“阿兄是什么意思?”

“旁人不知,但我明,七姑娘是仗着子玗喜欢,想要离萧家束缚,一直都是子玗一厢愿,七姑娘嫡亲哥哥已同我有约,待孝期一过我便上门迎娶。”李元符拿出一张婚书,“若三娘不信,我有婚书为凭,七娘原本就是我妻子。”

李锦盯着纸黑字婚书,曾经二人确有婚约,对于李元符为人李锦所知甚少,大多都是从外面听来称赞,“那又如何,子玗哥哥喜欢人又不是我。”

李元符听李锦语气好像要放弃,便劝:“轻言放弃,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不去争取,又怎能够求得,喜欢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这句话说进了李锦心中,不甘心与妒忌心充斥在一起,一点一点将她退缩吞噬。

--------------------------------

暮春三月旬,一匹快马带着一封婚帖从神都洛东城门飞奔而出,一路向东往越州官驶去。

四月初夏

——修文坊——

青烟从大人家宅院里冒出,厨来传出几声轻微咳嗽,厨娘们与烧柴火人忙碌不停,一个中年人与年轻子系着襻膊似在帮忙。

“范相公自尽于牢中,外面人都在传是周兴来俊臣及...”人,压低声音:“他名声如今可好不到哪儿去,你要想清楚了,子一生一嫁,这终大事误不得,你阿爷由着你子帮你张罗这门亲事,一旦王家人答应,你便没有反悔余地了。”

“儿知,儿不反悔,子玗哥哥是世间少有好男儿,他这么一定有他苦衷。”

人很是无奈摇着,“也不知他有什么好,让你如此执着,不过好在呢他如今也知上进,甭管名声,起码待人真诚这就够了。”

“阿娘应该知子玗哥哥一直淡泊名利,又怎么会突然因为功名利禄而与那些酷吏为5呢?”李锦极为信任。

“此一时彼一时,人是会变得。”人担忧

。

李锦摇,“就算再怎么变,在我心里那也还是我认识那个兄长。”

厨里青烟随着清风一路飘向前院,穿堂风还带着饭菜香味,令人垂涎滴。

“吁。”邹福跳车从车后搬出一张落小墩子,又极为恭敬将王瑾晨扶车,“如今神都都在传您是新朝新贵...”

“什么新贵,怕是恶名居多吧。”

“朝中险恶,那些个百姓又怎懂得委曲求全自保理,并不是人人都不畏死,若叫他们去当官,恐还如王主簿您呢。”

王瑾晨瞧着这个牙尖利家僮,“你倒是会说话。”

“跟随阿郎在官场游走,便也学了些圆世之,都是阿郎教好。”

“邹福。”

熟悉呼唤声传耳中,邹福转一路弓小跑至出门来便服男子跟前,手:“阿郎,王主簿接来了。”

“你去准备吧,唤些教坊助兴歌姬过来,银钱从账上拿。”

“喏。”

王瑾晨理了理袍子,上前:“官见过李尚书。”

“贤侄既到了家中,就不要拘泥官场上那一套了,我与你父亲好,便如从前在越州那般。”

李轻舟与夏官侍郎李昭德好,王瑾晨不想攀这层关系,但尚有人在也不好直言得罪,“叔父。”

“家里备好了饭菜,听说你要来,锦儿还亲自了厨。”李轻舟靠近一步伸手住王瑾晨手腕,“来来来。”极为热将人往屋里带。

会客宴厅内今日多摆了一张小桌子与供跪坐褥席,婢们将香味俱全菜依次端出放置各个桌案上摆放好,看着架势,好像是宴请什么重要贵客,王瑾晨瞧瞧院子与厅堂,除了自己好像也没有发现有旁人。

“坐吧,不用客气。”

——咚咚咚咚!——微弱鼓声传进院内,李轻舟抬起看着院子里夕,“贤侄只管吃喝,至于宵禁,你今日便留在宅中过夜,明日一早等坊门开了我再着人送你回司刑寺。”说罢,李轻舟朝外唤:“邹福,去把西院...”

王瑾晨抬起手作揖,“多谢叔父好意,只是子玗今日从大内回来,皇太后殿施恩赏赐了一座宅子,就在这间坊内,所以一会儿子玗可以自行回去,不用麻烦叔父了。”

王瑾晨话让李轻舟大吃一惊,“殿赏赐了贤侄宅子?”

王瑾晨点,“是,今日子玗向殿进呈官员抵罪簿子,殿念我居神都而无定所便恩赐了一座宅子在修文坊。”

“能得殿赏赐大臣不少,可是能得如此恩赐大臣,在当朝也只有几位宰相。”李轻舟捋着胡须,古来帝王皆用恩裳笼络人心,皇太后又是赏罚分明之人,看着王瑾晨年岁与相貌,李轻舟进一步确信宠臣之说,又因此不禁担忧起来,“殿对贤侄?”

王瑾晨愣了愣,几乎整个神都人都有与李轻舟一样疑问,王瑾晨自知无论如何解释都没有用,疑惑已然生于心,没有亲眼见到经过或是结果,单凭空解释是没有办法消除疑念,她想着,自己总不能告诉世人自己是个儿,不可能得皇太后喜欢,“叔父以为呢?”

“薛怀义虽任爵授高官,却都只是徒有虚名官衔,殿尚法,将司刑寺与肃政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