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8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我便会让你千百倍偿还,不但是你,包括你整个家门。”说话时,萧婉吟眼里尽是狠厉。

李元符听后吓得从椅子上撑起,本因恐慌想要逃走却又因为突然失力而跌倒,不知是酒后劲还是什么,仅剩力气一散而空,张着蠕动想要开却没有声音传出,似乎连说话都不能了,李元符在地上盯着桌案上酒瓢目瞪。

萧婉吟见之便从椅子上坐起,迈着极从容淡定步子至李元符跟前,“你那点龌龊与恶心心思只有你自己觉得天衣无缝,我不过是借着你殷勤摆了我那同样恶心门庭,至于...”萧婉吟垂手将酒瓢拿起,低望着痛苦挣扎人冷笑,旋即蹲在其侧故意小声了一句,“今日一切都是我与他计划好,也要多亏了你自诩聪明成全。”

作者有话要说:

ps:毒不是两个主人公,但他们是从犯,萧是复仇加离家族控制,不然她可以选择嫁给别人。

第127章颠倒是非

李元符听后深受刺激,睁着布血丝眸子,想要从地上挣扎起叫人,然全瘫无力,心脏突然剧痛让他卷缩成一团,揪着衣襟痛苦望着萧婉吟,“你...”

“你...”

萧婉吟在他前蹲,双眼淡漠,“你放心吧,在你死之前都不会有人进来。”

李元符挣扎着紧拳砸向桌试图用声响告知外面人,旋即却被萧婉吟伸手紧紧箍住手腕,“在你害人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之报应么?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你..这...个...毒!”李元符滋挠着地板,“我...父,不会...放过你。”

“相府公子本就患有不治之症,花烛夜死于婚,新有何理由要害自己夫婿,这神都子,怕是没有几个不想嫁相府与世家吧,所以她们怀疑不到我上,最多是背上一个克夫名声,可我不在乎名声。”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失,没过多久中便传来一声惊喊,守夜婢闻声门内,相府大婚热闹才散去不久,府中上还没从这喜庆之中走出便听到了新郎死讯从婚中传出,甚至连在宫中赴宴宰相李昭德都匆匆请了辞归家,皇帝得知后特意安排了侍御医张文仲跟随。

---------------------------------------

等李昭德归家时,李元符尸早已经凉透,面对着一个已经断了气人,御医也无力回天,子心切李昭德将这丧子之痛全部归结到了大婚新上。

“我儿今日大婚,却命丧于婚,新作何解释?”李昭德见萧婉吟眼里一丝伤感都不见,便质问。

“解释?”萧婉吟冷笑一声,“成婚之前,相公可曾告知妾令郎已病膏肓,连行走都需要人搀扶?这些,相公可曾给妾一个解释?”

相府人包括妾室都知晓二公子病,遂皆低着脑袋沉默不语,萧婉吟又冷言:“令郎自己饮了一杯合卺酒后发虚倒地不起,倒妾惊了一番。”

李元符暴病亡,除了其父李昭德伤心不已外还有庶母养其长大庶母,庶母揪着帕子哭丧:“即便二郎患有疾,然医者早已来看过,怎会如此巧,不偏不倚刚刚好在新中亡呢?”

随后李昭德朝府中一众婢问:“昨夜是谁送二公子去婚呢?”

李元符院中一个二十来岁婢子战战兢兢走上前,福:“回主人,是奴。”

“昨夜郎君气如何?”李昭德问婢子。

婢子稍抬看着李元符与妾室娘子恶狠狠眸子与对新种种不,遂害怕回:“郎君服了张御医,气已有恢复,所以昨夜奴才搀扶郎君去与娘子行同牢礼圆。”

庶母听后擦着泪眼走上前指着萧婉吟怒骂:“谁人不知你在嫁李府之前曾心属旁人,那

人去年刚回神都,大周律法准许守寡之人再嫁,你便如此迫不及待谋杀亲夫。”

“御医就在里面勘验,结果未出,三娘子怎能如此定就是新所为?”原传来声音和温润,将一众人视线引而去。

“大公子。”

相府长子,府中上还是尤为尊重,李元纮走人群中朝父亲轻轻作揖,“大人。”旋即又侧看了一眼在陌生环境之中失势萧家嫡,旋即冷盯着婢:“大人一直不喜欢这个新,只是顺从二郎,三娘子更是,三娘子害怕嫡子之妻门会夺了自己地位,所以便将二郎死都降罪在了新上,婢害怕主人与主母说话便会倾向害怕一边,颠倒是非。”

“大郎,有些话是不能乱说。”庶母慌张,“你弟弟尸骨未寒...”

“正因为弟弟尸骨未寒,大人与三娘子就要对弟弟心上人如此凉薄吗?这门婚事二郎惦记了多久,我想府上没有人不知吧,若二郎泉有知,李府在他去后是这般对待他嫡妻,心中该有多自责?”李元纮望着周围众人,“元纮并非胡言乱语帮衬,而是在同牢礼之前曾代二郎去送了膳食给新,也在出门之时恰好迎面撞上二郎。”说罢,李元纮看向人群之中壮年男子,“这一点,阿嗣亦见到了。”

李元纮又:“若贴婢子与书童皆不可信,那么我这个嫡亲哥哥之言,可有信服力?”

在外人与人眼里相府兄弟一直和睦,可谓是兄友弟恭,只有他们近随从才知事实。

庶母往后稍稍退了两步面难堪,而李昭德脸也不大好,除了丧子之痛便就是对长子淡漠,“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元纮回父亲,“昨夜二郎气确是比以往差,且差了极多,连与我说话都上气不接气,我担忧其子便劝阻暂缓这些礼节,然二郎却以自己不能亲迎已经委屈了新而自责,不想自己作为新郎在这同牢礼甚至是整个大婚连一次面都不能。”

李元纮帮衬化解了萧婉吟危机让事有了反转,李昭德望着萧婉吟怒火也渐渐消散,李元纮进而:“大人,儿以为新出兰陵萧氏,断不会如此有辱家门之事。”

很快,底便响起一阵议论声,“长公子不是一向不说话么,今夜怎么为了一个刚门不过半日新说了如此多,半夜还去了婚中。”

“嘘,主人事,莫要多。”

“张御医出来了。”突然有人唤。

李昭德回,提着裳急匆匆走到张文仲跟前,“张御医,我儿?”

张文仲伸出手朝其微微行礼,“相公,令郎之死皆因绪所致,”张文仲又看了一眼周遭以及远连绿礼服都为新,“想必今日大婚令郎已经挂念了许久,加上那杯合卺酒,他定然是撑不住。”

“那酒呢?”李昭德指着半个葫芦酒瓢。

“酒并无不妥。”说罢,张文仲再次躬,“上元节,官家中还有事,请相公节哀顺变。”

李昭德节节后退,后随从连忙上前扶住,“主人,还请主人节哀。”

李昭德不言,旋即转朝李元符中疾步走去,一个人坐在幼子榻前陷沉默,眼里出痛苦大概是所有慈父丧子模样,长子李元纮紧跟其后,但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