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07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恶,坐罪贬为南宾县尉。

——景行坊——

萧婉吟归家之后,外面大肆议论皇帝赐婚秋官侍郎一事,萧至崇作为兄长并没有追问妹妹缘由,而是欣喜与即将结为亲家王氏提着贺礼节日往来。

不久后秋官侍郎王瑾晨升迁将作监,按制,三品官员门前可立门戟十二,萧家还特意备了厚礼由主君萧至崇亲自登门恭贺,短短数日之间便全然忘了从前刁难。

婢端来一盘玉团,将其放置在几案上,“姑娘归家后已有好几月不曾出门了。”婢望着正在摘抄经文子,“今儿家主又去了将作监府上,如今婚事就只差了请期与亲迎,圣人赐婚,王作监好像并不着急,这纳征都已过去了近一月。”

“姑娘,外面风声极大,茶肆里议论…”婢语塞,因为萧婉吟才新婚丧夫,如今二婚再嫁高官,且是皇帝赐婚,虽为继室,可也难免落人舌,外面多是议论克夫,替大周御前红人所担忧前程以及运势。

萧婉吟并没有将婢子话放在心上,纸张写后遂将笔搁望窗外瞧了一眼,正直隆冬,院中百花凋谢,只剩一株腊梅独自绽放成为窗外一孤景。

“院里腊梅开了,去拿把剪刀来吧。”萧婉吟吩咐。

顺着子视线一同望去,婢瞧着那颗初开腊梅,福:“喏。”

萧婉吟起来到院中,从婢手中接过剪刀,踮起尖将枝上带有花几个株黄梅花剪,“先前花胆瓶还在吗?”

“姑娘走后府中就没人花了,奴将它们收在了库柜子里,姑娘是要花吗?”婢福回,“奴这就去取来。”

婢将花篮放,转便出了院子,没过多久,院中再次响起步声,区别于子绣花鞋,那是穿官服所配六合靴踏上石板声音。

“院中何时栽了一颗腊梅了?”再次登门,来人若自己家中一般,眼里印着腊梅黄以及子上浅红衣裳。

萧婉吟依旧剪着手里腊梅,“这座院里一直有颗腊梅,是王作监自己忘了。”

“明明是我不曾见它开如此美好,”王瑾晨走石阶,“就如你一样,冬日绝景。”

修剪枝手忽然止住,萧婉吟转看向后之人,由青及绯再由如今紫,她只用了四年时间,短短四年便位列卿相,紫圆领公服,间束着金玉带,玉带上装饰着用于悬挂蹀躞带十三銙,这让萧婉吟忽然想到,“长说红有血之灾,那么你由红及紫,是否就能破了这灾?又或者是…”红为血,而紫,则为凝固后,想到此,萧婉吟不仅又后怕了起来。

“圣人让我先建天枢再行昏礼迎你过门,我不知圣人用意,但是那日朝见圣人与我说她知我心中所求,她看见了我忠心,说会给我比我所求更多。”王瑾晨,“我确不是忠于哪一朝哪一代,如圣人所言,我不是屈服权力,而是以子之敬佩同为子她。”

“她以你忠心,给你权力,给你荣耀,可是这些都伴随着风险,对君王而言,无论是忠臣还是佞,都是可以舍弃棋子。”萧婉吟走到石桌前坐,拾起篮子里腊梅开始修剪,“她能给你这么多旁人无法企及东西,可唯独自由,她不敢给。”

“七娘怎么知?”王瑾晨疑。

“你是她臣,你替她了那么多事,知了朝廷这么多秘密,她如何能放你去远离她视线之外地方。”萧婉吟回。

“上官氏应与七娘说过,”王瑾晨开,“圣人所思,远超常人,所虑更异于常人。”

“姑娘,胆瓶拿来了,”婢抱着一只胆瓶返回院中,“奴特意洗了一遍。”却撞见了正在谈话二人。

紫袍玉带高官面容清秀,负手站立低望着腊梅树坐着子。

子背对着她,并没有热相待,婢见之便小心翼翼走上前朝紫袍福,“奴见过

王作监。”

王瑾晨回轻轻点,婢便上前将胆瓶放置石桌上,“奴先告退。”

婢内打断了二人对话,也恰好萧婉吟不想再去提这些烦心事,遂开将人喊住:“你去盛些来,我记得后院有南天竹,你去剪些来。”

“姑娘是要将南天竹与腊梅一起吗?”婢问。

萧婉吟点,“缃配赤,想来会别有风味。”

“奴这就去摘些来。”说罢,婢便拿上剪刀转出了院。

待婢走后二人也不想继续先前烦心话题,王瑾晨便从袖子中出一只致屉式小木盒,走到萧婉吟坐前弯打开:“我路过南市,见张记铺子里围着甚多孩童,遂车买了一盒饼馁,里面夹有牛。”

萧婉吟低瞧了木盒一眼,六个花边饼馁齐整摆了两排,上面还雕刻着致花纹,“多大人了,竟与小孩子争食?”

“民以食为天,这糕点又不是孩子专属之物。”王瑾晨当即回,“这饼里有带牛馅,我便想你一定吃。”

见弯人笑盈盈望着自己,萧婉吟遂在清中洗净了手轻轻拿起一个用袖子遮掩送往中小小了一,面皮糯,再配上粘稠牛,甜而不腻,很快便将整块饼吃进了肚子里。

萧婉吟抬说什么,王瑾晨便抢先:“神都这家铺子里糕点不如长安万年县七娘常去那家好吃。”

“已过去多少年了,你是想起来了,还是记得?”萧婉吟诧异。

“我是遇到那个糕点铺子想起来。”王瑾晨将木盒轻轻放于桌上,“七娘极吃甜食,可也是小孩子?”

话音刚落,萧婉吟皙脸便有些微红,“万般皆苦,便只剩这里一点甜了,王监应该最是清楚才对。”

“我知。”

------------------------------

延载元年冬,王瑾晨随督作使姚璹修建天枢,请期与亲迎之礼移于次年。

几日后

一匹快马赶在除夕之前从西城门进洛城,马上年轻男子着浅褐袍衫,裹着聊幞,鼻子与脸被风霜冻得通红,后还背着一个小匣子。

男子路过街边坊小摊后从马上跳,出几个铜板向老板要了一碗热腾腾胡辣汤,上寒凉缓解了些许后便又跨马向城南奔去。

——修文坊——

骏马低着脑袋停在王宅大门前,男子进宅内将木匣奉于人前,“杨总管,主人要饼馁已经买到了,小人在雍州万年县寻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询问才知店主人挣了钱在长安城买了宅子,铺子已经搬到了东市。”

长安将匣子打开,里面是几个盖有特殊印章小木盒,缝隙中还有油纸边角出。

“小人日夜兼程,才在十二个时辰内赶回。”男子似在邀功一般说。

长安便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金饼,“建造天枢铜铁已经运送至洛了,主人今夜不回。”

“主人今夜不回来吗?”男子望着自己大老远从长安买来糕点,“那这糕点?”

“将之送往景行府萧宅。”长安。

男子听后旋即顿悟:“怪不得,也不曾记得主人吃果子,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