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75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圣人不掌朝政而退居它殿,天至今已久,未曾有过一年连改三元之事,国之变尽在眼前,凭我之力,又如何逆天,可我是大唐臣民,你我祖上皆受唐皇之恩,焉能背信弃义而叛离先皇。”

“王主簿,灵堂内有人。”灵堂外有细细碎碎声音传内,老翁将一把纸钱扔进炭盆中,“外是什么人?”

王瑾晨走到门便被拦截,随后仰着脖子瞧见里面吊唁是个发苍苍老翁,“里面吊唁是何人?”

“是春官尚书、同鸾台凤阁平章事范履冰范相公。”苏家家僮回。

灵堂守灵苏家子嗣便瞧了一眼,“范相公,是司刑主簿王瑾晨。”

“那个还良嗣清新进士?”老翁又问。

“回相公,是。”

“想来也是过来吊唁良嗣,让他进来吧,不用顾忌我这个老骨。”

“喏。”苏家儿郎对这个即将至期颐之年长寿老翁极为尊敬,不因宰相之,而是以高寿之龄仍心系大唐江山与社稷。

因宰相吊唁缘故,灵堂内屋五服子孙皆退到了院子里,一个不三岁却戴着麻冠穿草屦幼童恭恭敬敬立在灵堂外,不吵也不闹,只是自王瑾晨前来堂前吊唁便目不转睛盯着,一旁嫡母便轻声说:“务起,不许这样盯着人看。”

王瑾晨注意到了这个可小童,由于是在温国公灵堂前,她便也没有对着孩子发笑,只是客气朝他拱手。

幼童也回礼,“母亲,这个阿兄长得好好看。”

穿着生麻衣人面尴尬将幼童往后拉扯,“这是你阿翁恩人。”

幼童歪着小小脑袋,用一双灵眸子盯着,人上前福,“小孩子不懂事,请王主簿见谅。”

王瑾晨躬回礼,盯着幼童好奇:“令郎多大了,好生聪慧。”

“快三岁了。”

苏良嗣次子苏践峻从灵堂内走出,幼童很是懂礼拱手行礼,“叔父。”

苏践峻俯了幼童小脑袋,朝王瑾臣拱手:“范相公在里面陪父亲说话,王主簿进去吧。”

“我还是等相公出来后再去祭拜温国公吧。”王瑾晨不愿进去,便是知温国公与他几位宰相包括同平章事范履冰都是大唐纯臣。

“是范公发话让王主簿进去。”

王瑾晨犹豫不决跨灵堂,在灵牌前跪故作镇定行完一切凶丧跪拜礼仪,旁侧老翁依旧还在烧着纸钱,环绕烟雾至王瑾晨侧,让她呛了几气。

“琅琊王氏。”

王瑾晨子一震,旋即拱手:“见过相公。”

“你是受镇压世家门阀之后,难怪。”范履冰颤着老迈手,“你虽修改簿子替良嗣洗清攀诬,但本相是不会因此就感激你,想你们琅琊王氏也是文人之最,读书人气节与风骨不知还记得否。”

“不用相公感激,这本来就是官自愿。”王瑾晨从容回,“但是官立场,与官出并无关系,太宗与高宗皇帝打压士族,唯殿扶持,相公家族与苏公家族一样,世代受大唐皇族之恩,可是,”王瑾晨从草垫上起,“太.祖皇帝又何尝不是世受隋皇之恩呢,哪有政变不血,哪有是非对错之分,任何人都会犯错,圣人亦是。”

老翁抬起,布皱纹脸上充了沧桑,脸颊还有大大小小黑斑,“这段时间,你名声可是传遍了整个洛城。”

“官该庆幸么?”

“你觉得呢?”

王瑾晨没有直接回答,“大唐会如何我不知,但是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好,洛将会比长安更加繁华,你们只允许自己追随人犯错,那么我也是如此。”

老翁冷笑:“你眼里与你功利心出卖了你,你和他们一样,为都是功名利禄,这般青春少年却学人卖笑走狗。”

王瑾晨并不恼怒,

也不否认,“确,我是为了功名与利禄,这是我自由与权力...”

也许是因为新鲜血都倒戈向武氏而让老翁绝望,“悖逆天之事,注定不会长久,杀戮太多,将来史书只会记上一抹黑笔,你们都将成为大唐罪人。”

“我不在乎,大唐只是一个国号,若果盛世可以延续,百姓可以获得安稳,那么天子姓什么国号为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心心念念不舍,可见只是自己高风亮节,而不是真正民为先。”

“忠臣不事二主,”老翁失神望着灵柩,寒心:“始凝劝服不了这些年轻人,他们都忘了大唐是如何一统天还百姓安宁了,但是只要始凝在一日便永远都是唐臣。”

“范公有良相之称,是当世贤臣...”王瑾晨轻皱眉。

“你会后悔。”老翁沉声打断。

王瑾晨闭上张开,手躬回应:“也许司刑主簿会,但是会稽山王瑾晨不会。”

作者有话要说:

相公专称宰相

第50章言事书

载初元年四月,初夏。

内臣跨大殿,见君臣正在棋便躬立在跟前静候,执子官瞧了一眼棋盘后跪坐着起,“殿棋艺湛,妾自叹不如。”

“婉儿棋终究和了些不够狠绝,没有后路就不要想着回,博弈生死一瞬,一步都错不得。”

“殿教训,妾记住了。”

良久后皇太后侧问:“什么事?”

内臣手回:“启禀殿,春官尚书、同平章事范履冰请见。”

皇太后着一颗黑子旋即扔回棋盒内,“范始凝连呈了几奏疏反驳吾改元,当真是个忠心不二良相,让他进来。”

“喏。”

“宣同平章事范履冰殿觐见。”

紫袍端着笏板迈着十分急切步子殿,“臣范履冰叩见皇太后殿,殿千秋。”

“今日不朝,范卿年事已高怎不在家中好好歇息。”皇太后瞧着范履冰幞旁发。

“家国尚未太平,边境不安,臣怎敢歇息,”范履冰从袖子里出一份奏疏,“苏公病逝于任上,为大唐鞠躬尽瘁,可谓一代贤臣,臣与他是同僚,皆曾受先皇帝陛恩典,今日臣特呈奏疏,望皇太后殿可以采纳。”

官走到范履冰跟前将奏疏接过转呈皇太后,“殿,是言事书。”

奏疏封面上写着上皇太后言事书,这已是武瞾改元载初以来收到第三封,博弈赢棋愉悦渐渐从武瞾脸上消失,随之而来是君王冷静与沉,“看来是朝廷无人可用了,才会让卿这样肱骨之臣在本该享乐年纪还要为国家劳忧心。”

“殿!”老臣迈近一步,频繁改元让国家摇摇坠,似乎应征着即将改朝,他企图劝说眼前这位国家最高执政者将政权还归李唐,“年号乃是奉正朔,而殿一年之内连改三元...”

“卿上疏,只是未改元一事而来吗?”皇太后戳穿。

老臣鼓足底气直言进谏:“圣人通明达理,且又仁孝敦厚,昔日高宗皇帝与皇太后殿伉俪深,高宗卧病,殿临危受命垂拱而治,家事国事两不误,自感业寺以来,高宗皇帝未曾失信于皇太后殿,连那泰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