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54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好感,故而朝议上也没有仔细去瞧王瑾晨更别说记住,今日这丧服倒是让他眼前一亮,“你就是凤阁舍人王瑾晨?”

“回将军,是,”王孝杰少年从军,四征战,功勋卓著,成名之时王瑾晨尚在襁褓,虽官阶不高,可在军中威望极重,“官没有想到圣人会遣王将军亲自前来。”

王孝杰骑马至王瑾晨侧,“汝在此等候,是早已知晓圣人旨意么?”

王瑾晨躬回:“不忍刀戈扰亡妻清静,故而在此提前等候。”

王孝杰对于王瑾晨回答有些诧异,也颠覆了以往认知,遂一改先前傲慢,从马上跳,眼里透着些许欣赏:“如此说来,你倒是个重义之人,比堂上那些个欺怕伪君子好太多了。”

“亡妻于我有恩,礼是死,活人岂可守着死礼过一生。”

“这话我听。”瞧着王瑾晨上穿着,王孝杰想起适才在朝堂上御史弹劾内容,遂皱眉:“老夫虽然厌烦那些规矩,可是御史为执法,又认准这死礼,今日是因你上这件丧服而弹劾,你若这样穿着去,恐怕那群书生不会放过你。”

“老夫只会骑马打仗,论武可以一人敌他们数十人,但若这论文,尤其是舌,”王孝杰罢了罢手,“听多了只会让老夫气得想要挥拳,虽然诏命是让你穿着明堂,可是你要换了,之后也有借应对,圣人并不想追究于你。”

老将军话让王瑾晨不禁勾笑,拱手谢:“将军心善,好意官心领了,只是这丧服官穿上便没有打算,即便要登明堂。”

“有骨气,”王孝杰不但没有相劝,反而越加赞赏,“老夫就喜欢你这样有血有胆量年轻人,可惜你这子骨太单薄了,不然真想拉着你从军,免得受那群腐儒气。”

----------------------------

——城南街——

王孝杰骑在马上,归程并不似来时那边急切,瞧着后安然跟随官员,“王舍人今年才不过二十有一吧?”

着丧服之人回:“是。”

王孝杰着浓胡子,“老夫十几岁上战场,弱冠之年便凭手中一杆□□击退吐蕃,文人里老夫最钦佩当数唐都督。”

“将军所言,是西洲都督唐唐璿老将军么?”

“正是,你识得老将军?”

“出使陇右时曾至西洲。”王瑾晨回。

王孝杰着络腮胡子,“老夫与老将军是战友,也是生死之,老将军已至暮年,毕生所愿便是收复故土,这也是老夫所愿。”

“四郎!”就在王瑾晨准备回话,在人群趋避军队街上传来人声,熟悉音倍感亲切。

王瑾晨便寻着声音望去,“阿姊?”

萧氏兄弟丁忧三年结束,于本月官复原职,萧二也于地方受考核得以归京,今日一早城门大开便了城,人抬望着马上将军,“将军可否行个方便,让妾与弟弟说几句话?”

“弟弟?”

“望将军行个方便。”萧二穿着一绿公服走上前拱手。

看着走到人侧官员,王孝杰着胡须,“原来王舍人阿姊是萧公二公子妻子呀,也罢。”

在王孝杰招手示意,看守禁卫便至街一侧等候,“姊夫这是丁忧结束了么?”望着公服革带王瑾晨问。

“嗯,归京路上听到了你变故,这才匆匆赶路回来,至你家中却被家僮告知你被禁卫带走了,可把你阿姊吓得。”

“大郎没有跟随阿姊一同回来吗?”

“天冷,在车上呆着呢。”萧二指了指巷停着马车。

马车内坐着一个乖巧可孩童,稚小手着照看之人食指,“姑母,阿爷与阿娘何时才回来呀?”

“大郎乖,一会儿阿爷与阿娘就回来了。”子温哄

“阿娘一直说舅舅,可是我为什么没有见过呢,舅舅他到底是个什么样人,”扎着总角小童瞪着天真双眸望向子,“姑母知么?”

这一问便将子彻底问楞,旋即撇向窗,抬手略微掀开车帘,“到底是个怎么样人,姑母也不清楚呢,大抵是个既倔强又温人吧。”

“那姑母见过么?”小童继续问,似乎越来越有兴趣。

“见过,姑母在与大郎这般大时候就见过了。”子松开车帘伸手着小童小脑袋。

“可好看?”

“好看。”

小童见子好像笑了,一脸不解问:“姑母笑了,难姑母喜欢舅舅?”

子再次愣住,“大郎知喜欢是什么么?”

“是阿爷与阿娘常说么?既见君子,其乐如何。就像姑母,提到时会笑。”

侄儿从让她异常惊讶,子抬手温了他小脑勺,“大概吧。”

----------------------------------

——太初宫·明堂——

“宣,凤阁舍人王瑾晨觐见。”

跪坐众臣纷纷看向明堂正南门,在堂朱紫注视一个着灰黄似陈旧衣物年轻跨殿中,登时引得朝堂一阵嘈杂。

“他还真敢穿着丧服进明堂。”

“臣,王瑾晨叩见陛。”

皇朝其挥了挥手,“王卿,起吧。”并无责怪之言语。

“谢陛。”

“且慢!”就在王瑾晨俯首起时,左肃正台有御史站出呵止,“敢问王舍人,令尊安好?”

“家父居越州,尚好。”王瑾晨边起边回。

“既令尊尚在,那舍人此孝服是为何人所穿?”

“亡妻新丧,讣告已发至诸位同僚家中,御史此言不是明知故问么?”

“都听见了吧?”御史朝众人,“也都亲眼看到了吧。”旋即走到王瑾晨跟前,怒指:“你为大周臣子,生父与君王尚在竟敢服子为父、臣为君丧之斩哀,你将祖宗之法置于何地,上行效,若朝廷官员人皆如此,那百姓便会纷纷效仿,这天岂不乱了套?”

御史又端着笏板朝皇帝奏请:“陛,肃正台恳请严惩。”

“于于理,亡妻乃我明媒正娶之嫡妻,夫妻本该是患难与携手一生之人,既然礼法将妻与夫齐平而论,那么如今连丧事丧服都要分个等次,又何谈一个齐字?”王瑾晨继而沉声:“难在诸位士大夫眼里,父亲始终重于怀胎十月游走于鬼门关将你诞生母吗?”

朝臣们面难堪,所学之却让他们在心里支持着御史之言,可又因明堂上端坐君王而不敢出言指责。

“而今是你在不尊礼法,休要在明堂之上混淆视听。”御史怒。

“是,所以某这才解释与御史听,可惜御史眼里杀心已起,不肯放过某,”还不等御史着急反驳,王瑾晨又朝皇奏:“陛,亡妻与臣有恩,可以说是没有亡妻便没有臣之今日,前夜亡妻逝与臣怀,成婚不过一年,连恩都尚未还清,何况夫妻之恩,她是臣结发妻子,在臣心中便是臣这一生最为重要之人,若臣死,亡妻服此丧服断无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