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93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小人是这百戏班子里小厮。”

“笑话,幻术这样东西不在南市举行却跑到百姓居住坊中,你们老板会这样愚蠢?”

“当然不会,”胡人着自己微卷胡须,“但是有贵人出了大价钱要单买一场盛宴。”

萧婉吟走上前,“西域幻术由来已久,中原百姓观之无不惊叹,自古便是宫廷御宴所用,什么人能有这般能耐让整个幻术班子改?”

“这个我就不知了,上边只说是君王侧贵人,让我们细心点准备。”

“阿霖!”萧婉吟唤。

阿霖意会从袖子里拿出钱袋,胡人笑眯眯接过,“多谢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

幻术是真实存在,汉代传,隋炀帝喜欢看。

第62章巧算计

靠近利通坊南市里行驶着一架极为奢华马车,车上来一位绿袍官员,大摇大摆走近一家饼店。

“店家,这胡饼怎么个卖法?”

店家从后厨闻声赶来,着小手笑眯眯:“嗨哟,原来是侯御史大驾临,小哪能收您钱呢,御史喜欢什么只管吃便是。”

王瑾晨刚跨上马便瞧见了饼店里侯思止与随从们大吃大喝场景,皱着眉略微不但也并没有想要多管闲事。

“主人。”

王瑾晨回过,面对着皮黝黑昆仑奴问:“怎么了?”

“李元符也来南市了,只是他不知利通坊事。”

“李元符?”王瑾晨看着湖面,“怎么,世家子弟都喜欢看幻术这种东西吗?”

“并不是,他来是因为...邀约了萧姑娘。”昆仑奴监视着萧宅大门外举动,“小人亲眼看到李元府随从进了萧宅大门,之后不久萧姑娘便乘车出门了。”

王瑾晨眉逐渐深陷,“原来是这样。”抬看着夕洒照天,又回看了一眼店内仗势欺人侯思止,“李元符在哪儿?”

“南市聚仙楼。”昆仑奴回。

“南市以南聚仙楼,”王瑾晨着巴细细思考,“这里是南市北,这附近几里内只有一座互通桥梁...”旋即吩咐:“莫要让消息传到聚仙楼,等暮鼓敲响时你再想办法将消息传给李元符随从,顺便让他们知萧七姑娘也去了利通坊。”

昆仑奴问:“萧姑娘去了利通坊吗?”

王瑾晨摇,“暂时还没有。”随后从怀里出一个金锭扔给他,“这可是你家主人作为幕之宾向东家借来银钱,别乱用了。”

“喏。”

王瑾晨看着店内人还在吃喝便扯着缰绳回又赶到洛北里坊区景行坊至南市最近一条街,寻到适才与他谈西域胡商们。

打杂小厮们将幻术表演具一一搬利通坊,王瑾晨从中找了几个比较机灵人,拿出几个金锭但是没有当即给,指着金子朝他们比划:“你们只要按着我说模样寻到人,且将话转达,明日这个时候再到这个地方来,我会差人将酬劳给你们,只要你们有一个人转述成功就行了,但若一个都没成,那金子也是没有。”

“那我们如何知公子述人一定会来呢,又如何确定是那位姑娘?”

“你蠢吗,不会问?”同伙轻斥着问话之人。

“也是哦...”

“那我们如何知替您了您一定会付钱呢?”

王瑾晨骑在马上,抬手拂了拂上公服,“世胄蹑高位,英俊沉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神气:“诸位觉得,在会是缺这几锭金子人吗?”

几个胡人没有听懂王瑾晨话,便凑在一起小声讨论:“他说是什么意思,什么高位什么僚?”

“不知,但是他穿着官袍,能骑马,应当非富即贵,且试一试吧,反正又没有坏。”

“好,我们答应你。

王瑾晨扯着骏马缰绳来回转了一圈,旋即将一小锭金子扔到胡人手中,“这是定金,我听闻西域胡人眼神最是锐利,希望诸位都能得到全部金子。”说罢便朝适才卖胡饼店中走去。

----------------------------------------

——咚咚咚咚——

“休市时间到!”

闹哄哄南市在短短几刻钟时间内变得尤为安静,不知百姓们没有看到幻术只得扫兴而归,知百姓则纷纷赶着鼓声停止前挤进利通坊。

—哒—哒—哒—小厮踩着木楼梯焦急跑上楼,“公子...”

“萧姑娘来了?”李元符问。

“不是,是今日南市幻术改在了晚上利通坊,小人亲眼见到萧姑娘也进去了。”

李元符拍桌站起,“什么!”宵禁鼓声随之响起,李元符急匆匆跑出间,离开时连声招呼都没有与对坐李锦打。

李元符冲到楼,寻思着骑马比较快,“将这马车给我解了。”

家僮气吁吁跟上前,“公子这是要去哪儿,咱们不回家吗?禁鼓已经敲了,若误了时辰犯夜可是要受责罚。”

“闪开!”李元符开人一把跨上马,“驾!”

从湖边渡桥要绕很长一段路,南市百姓纷纷往家赶,李元符一路横冲直撞与桥对面驶来马车迎面撞上,差点撞了个人仰马。

车夫手疾眼快拉起缰绳,马便撞上了桥上护栏,骑马跟随几个小厮上前开大骂,“没长眼睛吗,知不知这里坐是谁?”

惊吓之余,李元符着缰绳跳马赔礼:“在有急事要借,适才冲撞与冒犯还请阁见谅,只不过在真是有急事,还望阁通融。”李元符从蹀躞袋上取出一个钱袋,“这里几贯铜钱...”

“谁要你臭钱!”

小厮态度极为傲慢,车内主人似乎刻意纵容他们如此,李元符皱起眉直杆:“在是夏官侍郎李昭德之子,若阁不这些赔礼,便留姓名,等我回禀父亲再差人将厚礼送往府上。”

小厮骑马靠近马车,俯小声:“主人,这个人说他是李昭德儿子。”

车内坐着一个绿袍官员,撑着脑袋一副慵懒之姿,“谁?”

“夏官侍郎李昭德。”

官员听后脸大变,牙切齿:“李昭德?就是那个上书弹劾本官说本官不识字,害得本官差点没能坐上御史之位李昭德?”

“回主人,是。”

睚眦必报侯思止掀开车帘朝小厮招手,小厮骑在马上俯凑近车窗,听得主人在耳侧一阵嘀咕之后便驱马上前,趾高气昂坐在马上蔑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难李公子犯了错还要仗着父亲威名胡作非为不成?”

“我已经歉了,也未曾说过不给赔礼,是你们得理不饶人。”李元符脸焦急力争,旋即拉着缰绳跨上马,“我还有事。”

“主人,他好像有急事,不过咱们不是也要去傅御史家中么,王主簿说...”

“傅游艺就留着明日再找吧,李家人敢惹我不快…”侯思止便从车内起走出,右手着脑袋,好像刚刚被撞过一般,盯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