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90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续替皇帝着肩膀,没过多久后高延福转再次进殿,神急切,“禀圣人,求官侍郎王瑾晨求见。”

----------------------------------------

半个时辰前

——牢——

“侍郎小心!”狱吏在惊慌之箭步上前将王瑾晨往后拉扯,作为看守牢狱吏,若高官在牢中遭人行刺或是绑架,他们必然是要受到罚。

然青袍拾起金簪后并未向前来审讯他秋官侍郎动手,而是大喊:“皇嗣乃圣人之子,大周朝储贰,从未生过谋逆之心,官人既不信金藏之言,请剖心以明皇嗣不反。”旋即用金簪划破膛直直刺,青袍应声倒地,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被狱吏拉扯着甩到地上王瑾晨为这一幕所吓住,战场上惨烈与血腥她不是没有见过,但这为主剖心以证其清场面实在过于残忍。

几个狱吏未曾想到这个医工兼乐人低级官吏会如此,慌张之连忙吩咐左右:“快去禀报来中丞。”

“喏。”

又慌张将牢门打开,“去请医者,别让这个人死了。”

去向来俊臣报信之人刚走开,王瑾晨便从地上爬起跟着狱吏了牢,但她却不是在意乐人死活,而是指着是血迹簪子懊恼:“我簪子...”

狱吏攥住王瑾晨手腕,“侍郎,染了血,不净。”

王瑾晨甩开狱吏手,从袖子内拿出一块净手帕将染血金簪包裹住。

簪子样式极为少见,但看得出是子所用之簪,狱吏知王瑾晨娶过妻,妻子刚亡故未久,又随携带,便没有多想,“小人...”

“你们看好他。”王瑾晨包裹好簪子,从牢内离开,“案子尚未查清,皇嗣毕竟是圣人之子,尔等该明,东宫人不能有事,否则你我以及来中丞都要受罚。”

“喏。”

王瑾晨带着沾血渍金簪从狱中离开乘车前往大内。

----------------------------

——武安殿——

高延福通报后太平公主朝殿门瞧去,“秋官侍郎此刻不是与御史中丞一同在审讯东宫属官么?”

皇帝轻轻摩挲着手背,“宣他进来。

“喏。”高延福得其令便从殿中又退出,王瑾晨殿,手中好像还揣着什么,仔细瞧着似乎伴有血迹。

“臣秋官侍郎王瑾晨叩见陛,见过公主。”

“卿手中拿是什么?”皇帝问。

王瑾晨便将袖中揣着金簪拿出,血迹斑斑簪子静静躺在染血帕子上,“太常工人安金藏为证皇嗣清,便以此簪剖心。”

簪子虽染血,但上面雕刻仍旧清晰,太平公主从台上走,“这簪子,好生眼熟,吾似在哪儿见过?且一个为医工乐人又怎会随携带簪子?”

“回公主,此簪是官,多年前就一直携带,从未离,适才审讯之时不慎掉落,便为其拾起当众剖心,臣亲眼所见,五脏皆出。”

“那人如何?”皇帝问。

“回陛,还在牢之中。”王瑾晨朝皇帝回。

“来人。”

“陛。”高延福再次内。

“派车舆将人从牢中接大内,命御医候诊,务必全力救治。”皇帝吩咐。

“喏。”

---------------------------------------

——牢狱——

来俊臣才用严刑逼供几位寺人作伪证没多久狱中另外一侧便传来了太常工人为证皇嗣清而在狱中剖心消息。

“剖心?”侯思止紧跟上来俊臣,“属官那边关押之时官明明命人搜了,何来利器剖心呢?”

来俊臣越走越

快步子突然停顿,使得跟在后侍御史侯思止差点撞上,来俊臣揣着双手眯眼看着森牢内灯烛,若观火。

抵达关押属官牢后,其余关押之人皆躲在角落不敢出声,赶来医者忙碌着替其止血治伤。

狱吏们上前请罪,“中丞,小人办事不利,还请中丞责罚。”

来俊臣未言只是背起双手弓走牢中,跟随其后属侯思止便朝狱吏脑袋挥了两巴掌,“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何用。”

来俊臣瞧了一眼安金藏伤势,并没有恼怒,也没有谩骂,反而笑:“我记得你是皇嗣侧乐工亦是...”来俊臣眯起双眼,“医工,通乐律与医术。”

来俊臣话令安金藏原本煞脸变得僵至极,剖心令五脏皆出而不死,若非医者,又怎能手如此准。

来俊臣扔话后从牢中走出,问狱吏,“秋官侍郎来过?”

“回中丞,侍郎有诏令,小人便带他过来了...”狱吏手躬极为忐忑回。

“他伤又是怎么回事?”

“是侍郎训话时不小心掉了随携带簪子,被那人抢过去用作自尽之器。”

“他一个男人随携带簪子?”侯思止。

“小人观之侍郎在意极了那簪子,好像是亡妻遗物。”狱吏回。

来俊臣再次眯起深邃双眼,“哦,亡妻遗物,那真是巧了。”

“中丞,这个人不能留了呀,万一被圣人知召宫中,皇嗣不就洗清嫌疑了吗?”侯思止凑近来俊臣,抵在耳侧小声:“反正他已剖心,让医者...不会有人察觉。”

来俊臣横了一眼侯思止,背起双手:“圣人已经知了,让医者们停手吧,将人送去大内。”

“圣人知了?”侯思止不明所以。

“落簪之人不在,必已经置大内,圣人只是疑心,而不是弃子。”

“可是皇嗣若洗清嫌疑,那李昭德...”

“住!”来俊臣少有怒呵,“你若还是如此无遮拦,丝毫不知收敛,他日必定死于廷上,神仙也救不了你。”

-----------------------------------------

——太初宫——

安金藏被接宫中,皇帝又令命韦慈藏与张文仲一同救治,人抬进宫时已经陷了昏奄奄一息,韦慈藏与张文仲见之也感到十分棘手。

高延福领着圣令候在尚局内,“圣人有令,请二位御医尽全力救治,圣人还有话要等着问他呢。”

韦慈藏查看伤,深绝疼痛,遂皱起眉:“簪子非利器,以尖锐部分划破...这种疼痛,非常人能忍受。”

“管他能不能受,总之二位御医将人救活就成。”高延福站在一侧提醒,“事涉东宫,二位当知轻重。”

韦慈藏转,朝医官们吩咐:“备热,掌灯烛,去将桑皮线取来。”

“喏。”

一个时辰后,两位医官随高延福从殿中省走出向皇帝汇报伤着况。

“伤虽有些残忍,然金簪划破地方力控制得当,皮划开使得五脏尽显,然又未伤及到五脏,遂不至于当场毙命,臣与张御医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