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22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衫倒真有些士人模样。”

“阿弟长得这般清秀,待来日高中进士于长安走马观花,必引那些仕青睐,若能娶得相公家儿过门,咱们也可以跟着沾沾。”

王瑾晨被堵住了去路,便摇叹:“弟弟如今都这样了,诸位阿兄就莫要打趣我了。”

王三从众兄长中走出,伸手揽向王瑾晨,勾搭着肩背小声:“告诉阿兄,你突然改变主意去县衙投牒,是不是在长安遇着心上人了?”

王瑾晨侧,旋即将兄长手开,“阿兄说什么呢,长安传回来言几位哥哥又不是不知,四郎何敢去耽误别家小娘子青春与终生呢。”

王三将手中叠扇间革带内,“三哥知你有难言之隐,莫怕,等今后三哥有了子嗣过继你几个给你养老。”

“...”王瑾晨愣了一会儿,以往子嗣事从未在她脑海中出现,而今却变成了一横在二人越不过去壑,“阿兄好意四郎心领了,这事,等阿兄娶了亲再说吧。”

王三摊摊手,“嗨,娶亲这事,不着急。”

小环穿着新衣裳走到东门,见一堆公子抵在门,便福:“诸位郎君万福,醮礼快要开始了,诸位郎君还请席,小奴要扶公子出去了。”

几个兄长回,低盯着小环涂抹胭脂小脸蛋,纷纷笑:“小环姑娘莫要恼怒,我们不会将你家公子吃了。”

“小奴才不恼怒,只是近日是公子成人礼,郎君们作为兄长前来刁难是作何?”

“哎,”王三跨出门槛,“我们可没有刁难,生冠婚丧,乃人生最大事,难得弟弟今日大礼,我等是高兴才一同过来贺。”

小环却并不买王三账,合起宽大袖子手躬:“郎君们若是有心可待冠礼过后再来贺。”

“好了,咱们也别堵在这儿了,马上要到夏日,城郊那几百亩荷塘也要开花了吧,到时候咱们再邀四郎一同出去喝酒赏玩。”

东变得安静后,王瑾晨大松了一气,小环看着几个王家子弟离开,正安慰:“郎君莫要在意,他们都是瞧着族长与使君看重您,想巴结您等您日后高中呢,平日里都不见问候。”

王瑾晨没有回复,看着青砖地面提步:“走吧。”

“喏。”

跪饮醮酒之后,族长王德作为正宾替族侄取字,前些年族中子弟举行冠礼者不少,但庶出子弟能让王德作为正宾几十年来就只有王瑾晨一人。

王德走上前,看着向南而立族侄,眼里充了期许,“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东方之美者有,医毋闾,之珣玗琪焉,今赐汝字,曰,子玗。”

王瑾晨拜:“子玗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

-----------------------------

垂拱四年夏,王瑾晨以县试第一赴越州州试,由越州功曹主持州试。

几场考试来,王瑾晨困倦靠在马车上,“郎君拿了县试第一,要是再拿个州试第一成为解元...”

“哪有那么多要是,会稽这一代多读书人,解元有那么容易得么?”王瑾晨叹了一气,倍感压力:“可要至长安参加尚书省贡举话必需要考到前三。”

“一个州府内数万人,取得资格者却只有寥寥三人,即便成绩优异破格提那也只是少数,太不公平了,而那长安国子监官学里生徒却人人都可以参考,可哪里又只招收高品官员子弟,真是太不公平了。”小环嘟着连连着不公平。

王瑾晨则是不在意摇,“往后这不公平事多着呢,你呀就将它们咽在肚子里可千万别在外也这样胡乱言语。”

平稳行驶马车突然停,王瑾晨坐稳子后抬手搭着车窗问:“怎么了?”

车夫转朝车内回:“郎君,是使君

公子。”

“哟,”小环,捂着偷笑,“原来郎君在官学读书时候还勾搭上了使君家小娘子。”

王瑾晨抬手拍了婢子脑袋一,“你别胡说,认识而已,我哪里勾搭了?”旋即坐起从车内弓走出,“李姑娘。”

子带着围帽从马车上走,旋即至王瑾晨跟前,“四哥这样叫,未免太过生疏了。”

“...”王瑾晨着通袖内双手,“三娘。”

李氏这才展笑颜,“府试刚过,阿兄考得如何?”

“勉勉强强,乡贡一事还要多谢三娘让令尊出面。”

“阿兄昔日在官学读书时就位居其首,这次府试怎会勉勉强强,”旋即转从婢手中接过食盒,“莲子羹,是今年夏日最新鲜莲子,阿兄考试这么久一定累了吧。”

久不联系人突然主动出现在眼前,且送来羹汤,王瑾晨便后退一步隔了些距离,“李姑娘,你也知瑾晨在长安之事...”

“阿爷都与我说了,我知,我不在意这个。”

“姑娘不在意可是瑾晨在意,李姑娘一片好心瑾晨不能受。”

明明拒绝让李氏紧着食盒提杆,祥和眉目瞬间冷,“名次还未出来,你就不怕自己落榜?”

不怕落榜这几个字王瑾晨说不出,决心要仕人又怎想黜落夭折于半路呢,“瑾晨凭自己真才实学,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关中那边还有言说你与兰陵萧氏长七姑娘...有染?”李氏问很是犹豫,睁着不愿意相信眸子。

王瑾晨低不言语。

“我阿爷说你幼时生于长安,那萧家姑娘幼时也在长安,传言又说你们居住在同一坊内一起长大,私里已经…定了终?”

王瑾晨点又摇,“除了私定终,其他事确如此。”

“那么说,你与她之事不过是以讹传讹?”

“这些与李姑娘没有关系吧,为何要向我打探?”

“你…”李氏转过,“阿爷说他不知萧安介会看上你,且这样早就向你提亲也是他始料未及,四哥在长安发生事阿爷听后又不敢确信,说这是我终大事,不敢轻易托付。”

越州刺史出陇西李氏,虽非嫡出却凭借自己以明经科仕到了上州刺史。

“确,国朝不反对子和离再嫁,然再嫁者终不如初嫁,因此子择良人须得慎之又慎,对不起。”王瑾晨合起长长袖子躬:“瑾晨已有心属之人,因此不想无端误了姑娘终。”

“心属之人?”李氏转过看着王瑾晨质疑:“少时我得了父亲首肯穿着男装进学堂,你在读书时候就一直寡言少语,也从不与人接近,有时候楞楞,我也从未见你与婢及长辈之外其他子接近过...”

李氏突然话止,迟疑问:“难是...长安那位姑娘?”

王瑾晨盯着青砖,夏日黄昏时太依旧毒辣,斜长影子突然抬拱手,“抱歉,这是瑾晨私事,恕瑾晨无可奉告,时候不早了,李姑娘请回吧。”

见人要转离去,李氏向前走了几步,“阿爷说千年世家只有兰陵萧氏长盛不衰,萧安介已嫁之皆为宰相新,阿兄何必执着?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