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69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不从。”

“回去吧,今日之事不要与他人提及。”

“喏。”王瑾晨起从台上退,“臣告退。”旋即缓缓倒退着离开。

“子玗。”

听到自己字,王瑾晨诧异抬起脑袋顿步,“殿。”

“你一些私事吾不想过问,也不会手。”

皇太后意有所指,王瑾晨躬手谢:“臣明,谢殿恩典,子玗告退。”

从大殿内从容退出后,王瑾晨一把撑在了殿外阶梯栏杆上,瘫着发抖双,手心里全是闷热汗。

“王主簿这是怎么了?”高延福见之连忙上前搀扶,“怎都是汗。”

王瑾晨站直子轻呼了一气,“没什么。”

高延福问:“殿责骂主簿了?”

王瑾晨摇,高延福便又:“主簿是害怕殿吧,甭说是您,就是在朝数十年老臣或是相公,也有不少害怕面见殿,相比圣人,殿威仪更让人生怯。”

“高延福。”殿内传来浑厚喊声。

高延福伸长脖子,旋即手:“殿唤我,王主簿还是要多调养子,往后朝了朝官长跪机会多着呢。”

高延福迈着稳重步子殿,“殿。”

“去大狱传召苏良嗣。”

“喏。”

------------------------------------

王瑾晨在大殿前栏杆前歇息了好一会儿,直到缓过神来准备出宫返回司刑寺。

“王主簿近来在公主家安好?”朔风凛冽,拂起子上披帛。

王瑾晨顺着声音侧望去,眼前人面熟,她便躬:“见过上官才人。”

“才人是高宗时期殿替我摆贱籍所封...”

“官知,上官才人与其他内命不同,乃居紫徽城外并非深宫内命。”

上官婉儿走近着细细打量了王瑾晨一番,冷态度,开门见山:“我不知你投靠长公主是否出自真心,以前不曾见过你,只在婉吟中听闻过,从你中第到出仕只用了短短半月,你能在长公主、武承嗣以及皇太后殿侧周旋,着实让我感到震惊,念在你是婉吟心上人份上,我不会动你,无论你站在李家还是武家,效忠主子究竟是谁,但你若懂了邪念,生了旁心思,我绝不会留。”

“上官才人是什么意思?”

“你若是婉吟中那种人,我便没有什么不放心,但你不是,你心思,远比你表现出要深,你踏洛城所作一切妩,不过是在伪装,或许连婉吟都不了解真正你,公主一直在殿庇佑之中,对于人心掌控与拿尚浅...”

“上官才人为何对太平长公主如此上心?”王瑾晨疑。

“那你又为何对婉吟如此上心?”上官婉儿继续朝前一步,压低声音:“你可知进士贿赂主司是何等之罪?”

王瑾晨突然僵住,旋即冷静笑了笑,“国朝取士,公开名荐,这与贿赂相比,又有何异,且我所送之礼,乃是殿受官之后,我受是天恩,何须再去讨好主司。”

“王主簿好魄力,”上官婉儿睁着一双彻眸子,旋即转注视着宽广殿庭,“天男人都一个样,婉吟在看人这一点上倒是真栽了,王主簿记得自家墙不要砌得太高了,小心后院着火无人施救。”

“后院着火?”王瑾晨楞,原来自己行踪一直被眼前子盯着,“七娘现在在哪儿?”

上官婉儿揣着双手,“我整日都陪在殿侧,如何知婉吟在哪儿。”

“洛遍布眼线,上官才人是殿最亲近之人,能知官与她人之事又怎会不知七娘在哪儿。”

上官婉儿过,旋即勾笑:“天涯海角,洛再大也是有边,你自己慢慢找吧。”

一阵寒风将乌云刮至洛城上空,使得天逐渐变得灰暗,王瑾晨匆匆离开禁中,在出南门时遇到了被人从狱中护送过来凤阁鸾台三品苏良嗣。

牢狱里出来老翁褪去了革带与公服,只穿着一件单薄圆领汗衫,苏良嗣已有八十五岁高龄,虽未有弓背但是发与胡须全,朔风将上盘起华发凌乱不堪。

王瑾晨打了个寒颤,急忙走上前将人拦,“高内侍。”

“王主簿还在禁中呢?”高延福停疑惑问。

“歇息了一会儿正要出宫,高内侍这是?”王瑾晨盯着后。

“殿适才传召温国公。”

王瑾晨将上裘衣解,几个狱卒与宦官将其拦住,高延福发话:“这可是你们司刑寺主簿,退吧。”

“喏。”

“天冷,”王瑾晨将裘衣披到苏良嗣上,“明主知国公蒙冤,国公为国效力数十载,殿自不会听信小人谗言。”

苏良嗣眯着老眼,有气无力:“你是何人?”

“官是今年春闱新及第进士,司刑寺主簿王瑾晨。”

“新科进士?”苏良嗣两眼空,连连摇,“我不记得了。”

“放榜那日官在都堂谒见诸位相公,您不在都堂所以不知。”

发老翁只是一味摇着,王瑾晨不解看向高延福,高延福走近抵在她耳侧小声:“狱后苏公受审,没几天就变成了这幅样子,浑浑噩噩,狱丞说是因为见了那个大狱里刑具而受了惊吓。”

苏良嗣有没有罪不会因为自己更改簿子而变,是生是死,全要看当权者之意,只是王瑾晨有些同如此高龄还要遭受牢狱之苦。

高延福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官场之中最好不要结仇,若有仇家,该狠心之时,绝不能心慈手,否则像这样,后患无穷。”

“内侍提醒,官记了。”

-------------------------------

——司刑寺——

官署内几个青袍合着极长窄袖在文中来来回回走动。

“主簿回来了。”

程仁正赶上前,见人毫发无损回来瞬间松了气,“殿没有责罚你?”

王瑾晨内一眼不发,只是边走边摇。

“那殿和你说了什么?”程仁正紧跟着,“我在司刑寺任职也不少年了,殿召见次数屈指可数,你...”程仁正停顿,心中一阵惊慌,小声嘀咕:“莫不真是如传闻那般,是太后宠臣?”

王瑾晨急匆匆了文,连倒了几杯茶喝肚,今日在大殿里对自己坦言恐惧如今仍在,放茶壶矮桌上放着一章小纸条,发现了藐悠两个字。

王瑾晨拾起后连连问:“这是哪里?”

“这是适才一家酒肆留,在天津坊南洛边上。”

“天涯海角,天涯藐藐,地角悠悠了,谋诡计面无由,但以企。”王瑾晨皱起眉,“程主簿今日可还有事?”

程仁正一改对王瑾晨宫前傲慢语气,“事倒是没什么事。”

“官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些琐事,昨夜未曾归家...”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