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31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妹,她婚事我与大人还需细细斟酌,与母亲了商议之后再作答复。”

坐在主座上侧看着萧安介父子越王司马旋即眯起双眼,“听少监与员外郎意思,似乎是不愿意?”

萧安介连忙解释:“司马误会了,只是婚丧嫁娶乃人生大事,七娘先前在长安事想必长史也听闻过,某是怕她辱没了越王家门。”

“三公子说了,那些风言风语什么他都不在乎,愿以三倍聘礼迎娶七姑娘为正妻。”越王司马将茶杯放,“还是说你们这些山东士族看不上我大唐宗室子弟?”

“官绝无此意。”萧安介听后心惊,越王府与琅琊王府来人态度强,越王司马更是仗着后亲王府即便兰陵萧氏家中也依旧跋扈很。

越王府司马起,态度冷,“那么此事就这样定了吧,三公子就在洛,令生辰八字在正式聘前王府会派人过来取,合完八字之后会将婚书送来,这些礼是越王给新子见面礼,不作聘礼,还请萧少监收。”

作者有话要说:

六曹参军其中司法,唐制在府曰法曹参军,在州曰司法参军。

宗族中划分等级特别严重,有些东西不能享,比如权力地位,门萌只在自己一支几代人中,嫡长子继承制,即便是手足兄弟也不能分享,除非没有儿子,这样就保证了继承权。

是谓微明,弱胜刚强,鱼不可於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出自老子《德经第三十六章》

译:这就叫虽然微妙而又显明,弱战胜刚强。鱼生存不可以离池渊,国家刑法政教不可以向人炫耀,不能轻易用来吓唬人。

历史事件不会更改大多(我个人会偏向武则天)但是不会颠倒黑。

第20章信神鬼

“官人,奴是冤枉,奴本每有见过此人。”

人声音从公堂传屋内,小环站在王瑾晨后瞧着公堂上人面恐惧一遍又一遍求饶冤枉,只觉得无趣极了,“郎君一直在看狄巡断案,能学到什么吗?”

“察言观。”

小环低俯视着座椅上少主人,“郎君莫不是被那狄巡一阵忽悠想大理寺了吧?可小奴听阿郎前阵子说大理寺可不是人人都能进去,就连里小吏都要挑细选,能判案子未必就能得了法司,而且那地方又累又比御史台还容易得罪人。”

王瑾晨微微摇,“我并不想,甚至不太想官,馆阁学士易受到君主青睐,而御史台则可伏阙直言天子,这些官员都要时常面见君主,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小奴看那狄巡很是钟意郎君样子哎,呀,”小环抬手捂着,“狄巡年纪和阿郎相差不大,家中应该有待嫁小娘子,莫不是看上郎君您了所以想栽培您?”

王瑾晨转过仰视:“你怎么竟说些胡话?”

“哪有,狄巡可是出了名好官,为人正直,不像萧安介那般眼里只有利益,恰好郎君又中了解元,长得还好看,谁不欢喜,我听说京城公主也好美,府上养了好些个面首…”小环渐渐停顿,着双手福:“小奴知错了,郎君心里只牵挂着七姑娘一人,小奴多。”

王瑾晨叹了一气,“万一明年出了什么子,又或是皇太后不开心将常科停止…总之我现在是倒霉到了极点。”

“所以郎君如今首要之事便是养好子,总不能让七姑娘一直等去吧,郎君是不要紧,国朝男子如几位极负盛名大文豪都是而立之年才娶妻,但是外面那些言蜚语从来都只针对子,朝廷罚钱倒是没什么,可我瞧着七姑娘也是个傲骨之人,这耳边风,当是不得她耳。”

在紫袍逼问,吴氏吓得直哆嗦,在周典招供出吴氏越州刺史派司法参军事前去缉拿时,狄怀英暗中命刺史派不良人去到吴氏家中查探。

周典一认,“罪民没有接触

吴娘子,那是因为都是吴娘子婢代为传话,罪民实在是迫于生计才会见钱眼开,还请官人明察秋毫。”

“一派胡言!”吴氏仍旧不承认,“哪里有什么婢?奴与王公子无冤无仇又何故要害他呢?”

衙役小跑进公堂走到紫袍侧,递了一份记录,“狄巡,吴氏家中没有异常,也没有人离开越州,询问了宅里人,说昨日只有个家生婢被吴氏放归从良,人说这还是县令家中一遭让婢籍,另外,吴氏小儿子今年也参加了州试,为越州乙榜第四,未能破格录取。”

吴氏听后惊吓慌了神,“官人,是奴家鬼了心窍。”连连磕,“将对王哲怨恨转移到了他儿子上,又听信了仙庙里神仙之语,这才一时犯了糊涂。”

紫袍旋即朝衙役招手,吩咐了一阵后衙役屋后便与小环一同将王瑾晨出,“你虽与我无仇,却恨极了我父亲,我不知你们有什么过节,但我父之事又与我何?”

“父债子还,我便是见不得他好。”吴氏眼憎恶看着王瑾晨。

吴氏态度转变极快,且神慌张似乎有些心虚,紫袍看出了端倪,“不对吧,若是仇恨,你为何偏偏要在王瑾晨成年之后动手,又为何偏偏是在他中了解元这一日?”

吴氏听后心中一颤,“奴家就是见不得王哲好,他儿子中了解元日后要当官,奴怕他挟私报复,这才心生了歹念。”

“那你为何要反常放良婢?”

“她父母皆是吴家奴仆,一直忠心侍奉,奴想着她已到待嫁之龄,便念其苦劳将她放良是想让她谋个好人家。”

刺史凑到紫袍耳侧小声:“王哲与吴氏确有过节,吴氏虽然是牙尖利了些,但应该没有胆量出这些事,除非有人教唆。”山县令嫡妻吴氏是出了名跋扈,但也只敢动动皮子。

思来想去,狄怀英只觉得被她放良婢十分可疑,以及在衙役说吴氏小儿子落榜时吴氏眼里有明显慌张,“吴氏,你可以知受人教唆与主犯罪不相等,若是主犯谋害有功名士人,你便要施以黥刑。”

吴氏听后吓得瘫在地,可也只是低一言不发,紫袍便:“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招吗?”

“官人问话,奴家已经答了,事是我为报复王哲而,其他还有什么可招?”

“若解元在州府未名册前出事,诸州培育人才不易,定然会替补一人,吴氏,你可知一旦冠上罪人之子名分,便永远失去了参加贡举机会。”

不懂律法吴氏当即蒙了神,紫袍继而问:“你可要想仔细了。”

吴氏连忙爬上前,哀求:“官人明鉴,奴家是受人教唆才敢行凶,奴家只是给了钱让其办事,但并不知她到底要何,这个人奴家也不认识。”吴氏指着周典。

“所以你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你儿子?”紫袍沉声问。

吴氏哆哆嗦嗦在地上,“请官人开恩,此事与奴家小儿无关,他并不知。”

紫袍着花长须,“令郎州试屈居第四,然上州贡人只录前三,趁着州试名次刚出尚未递名册,你便听信了婢话雇凶伤人,你只考虑了自己儿子前程,却不曾想会落把柄在其手,她再以此要挟你替她改了贱籍,是也不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