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76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山封禅也是夫妻同心,而今高宗龙御上宾久矣,圣人正当盛年,圣人是高宗皇帝之子,亦是太后您亲子,母子连心,殿怎忍心如此对待丈夫与儿子?”

“废后儿子怎么可能当皇帝圣人呢?”皇太后沉着一张略施粉黛脸,“若不是武家势力,吾怎可能安然坐在此,卿忘了上官仪是怎么死吗?”

上官仪起草废后诏书而被门抄斩,一侧上官婉儿听后慌张走上前跪伏,皇太后没有唤其起,依旧冷冰冰盯着发老臣。

范履冰不卑不亢,眼里没有丝毫畏惧,“殿这样可对得起先帝恩宠与知遇之恩?”

“我有什么对不起先帝?”皇太后怒,“内乱之时是谁在坐镇,先帝遇事不明时是谁在提点,我不过了一些你们男人可以事,何至于你们如此。”

“殿这是在篡权,没有先帝,殿今日又何以能够坐在此受世人敬仰与跪拜,若没有先帝,武家何以有今日?”老臣慷慨激昂。

“究竟是我篡权,还是你们没本事阻止,”皇太后起,“子民心是散,而臣子心则带着利益,古往今来顺者昌逆者亡,胜者王败者亦亡,若无能阻止,注定失败,那便乖乖接受事实,而不是拿无辜子民命来成全你们自己忠孝与气节。”

范履冰直杆,“是你武瞾不义,恩将仇报,还要将这脏泼到我大唐臣民上,可笑这天底愚昧之人竟如此之多,太宗皇帝辛苦建立起盛世,尽数遭你这个食子毒人所窃取,良嗣于朝已有一个甲子,为官地方则造福一方,于朝则福于社稷,一生为国,兢兢业业,却也未能逃你毒手。”

皇太后忍住心中怒火,“愚昧还有你,谁告诉你子就该退居内室忍气吞声,这个天难只有男人坐得,我偏不信命,偏不服这命。”

“太宗皇帝是天可汗,印刻在史书上贞观之治与永徽之治会永存,后世人不会记得你功劳,你将是大唐罪人。”老臣放声大骂。

“我不在乎,总有一天会有人明,强者为尊,被政权排斥在外子,也能登上权力之巅成为这个天最为尊贵之人受万邦来朝,臣民敬仰。”

“哼!”老翁极为不屑冷笑一声,“靠抢夺丈夫与儿子来权力,终有一日你会自食恶果,遗臭万年!”

皇太后强忍着气,“吾念范公侍奉高宗皇帝有良相之称,为国家砥柱持数十载,劳苦功高,遂不降罪于你,卸了官袍,回家去吧。”

“始凝既然呈了这归政圣人言事书便没有怕死之理,殿一日不还政,始凝便一日不退!”

“你以为吾当真不敢杀你?”皇太后轻皱眉。

“为人臣,为社稷为君主而死,死了我一个范始凝若能唤醒大唐臣民之心,便是死得其所!”老臣恶狠狠瞪着台上人,“后世之人必记我范始凝忠烈,而你将背负千古骂名。”

皇太后旋即冷笑,“你用不着拿名声吓唬我,因为我本就不在乎,你既然这般想不开,那么吾就成全你忠烈。”

“丘神勣!”

左金吾卫大将军丘神勣从殿外疾步内,“臣在。”

“将此逆贼拿。”

“喏!”

“范始凝生是大唐臣死亦是大唐鬼,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受妖后蒙蔽,终有一日会成为弃子,不但名声败坏,还将祸害子孙,遗臭万年!”

“拿去!”皇太后怒吼。

几个穿山文甲金吾卫殿将咆哮不止紫袍控制住,旋即带离殿中,丘神勣拱手问:“殿,这逆贼要如何置?”

“刑部让周兴...”皇太后凝思了一会儿,又改:“范履冰是宰相,当由三司事,便司刑寺吧。”

“可是徐有功在司刑寺,昔日他在百官之前公然撞殿,恐怕范履冰之罪...”

“让肃政台来俊臣与六部秋官周兴专审

,另外,”皇太后朝丘神勣招手,“让新任司刑主簿一同。”

皇太后吩咐让丘神勣有些错愕,“司刑主簿王瑾晨?”一个刚进士及第新官,便能与齐名几大酷吏同审当朝宰相,见皇太后板着脸,丘神勣收回质疑连忙手,“臣遵旨。”

丘神勣将老臣押往司刑寺,期间叫吼不断,“妖后,你为李家儿媳却篡夺李唐江山囚禁圣人,残忍杀害自己亲子,为母不慈,为不忠,你有和颜面去见九泉先皇帝陛,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押送丘神勣皱着眉抬手示意,旋即朝迎面过来紫袍手,毕恭毕敬:“见过左相。”

“丘将军这是去哪儿?”

丘神勣退开一步,老臣被几个着甲胄禁卫军扣押着,武承嗣见之便故作姿态:“哎呀,这不是同平章事范相公吗?丘将军您这可不厚,范相公乃是国朝元老,怎能被你们如此野蛮绑着呢?”

“左相,范履冰在大殿之上以犯上,不仅如此还大放厥词辱骂皇太后殿,离间殿与圣人。”

武承嗣轻瞟了一眼,“原来是忤逆,不过想来皇太后殿仁德,顾及范相公劳苦功绩,多审讯几句也就放出来了,不过范公您又是何苦呢,这么一大把年纪不在家好好休养,偏想不开要去那天牢里走一遭...”

“呸!”范履冰一唾沫喷去,“昏无之辈,国家有你这样宰相真是臣民不幸与大唐辱。”

丘神勣上前差人将范履冰带走,旋即从盔甲内取出一块帕子,“左相不要在意...”

武承嗣接过丘神勣递来帕子,擦拭着脸颊低笑:“世人都赞范公忠谏敢言,不畏权势,果不其然,”旋即眼变得森,“殿可有说給什么人审?”

“来、周。”

武承嗣笑越发险,“民间不是有言,遇来、周必死,遇徐、杜则生。”

“送到周、来手中是生还是死,不还是左相您一句话么?”丘神勣拱手,“官先去了。”刚走一步,旋即又停小声:“左相,殿适才还特意嘱咐了要让司刑寺那位新任主簿一同。”

武承嗣旋即笑止,皱眉:“先是太平,现在又是姑母。”

“现在朝中都认定他是将来新贵。”丘神勣。

“姑母为何要他也参与此案?”

“这个,官也不知,不过官猜测,那日殿召见完他便进了他官阶,怕是也有易在里面,君臣能什么易,无非是用甘愿效命换取权力与信任,殿是个多疑之人,此举恐怕是试探。”丘神勣回,“总之他与薛怀义不同,论眼论胆识,薛怀义只是一介庶民,给些甜便能稳住,但是此人...官金吾卫监视了他这么久,也不知他想要是什么,只不过有几个子与他常见。”

“什么子?”

“崇文馆学士宋之问养与秋官尚书李轻舟幼,若左相不放心,官替您除了他?”

“不可!”武承嗣阻止,“眼太平婚事尚未敲定,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池,死一个殿亲任京官你以为是小事吗。”

“那官该如何,还请左相示意。”

武承嗣眯起狡猾双眼,“范履冰一直是保皇派,他与苏良嗣一样都是殿大业路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