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失联,请收藏网址:hongxiu.me

第 183 节

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恶狠狠瞪向门,将自己病化为仇恨全然加到一个人上,“今夜洛城不禁宵夜,你去修文坊赠酒一壶,给凤阁舍人王瑾晨,就说是相府合卺酒,敬谢王舍人。”

“喏。”

--------------------------------

阿嗣领了李元符命令亲自送酒至修文坊,但至门才得知家主人今日赴宴大内之后便一直未归家,阿嗣只好将酒递给府内家僮,又将李元符叮嘱一番告知让其代转。

解除宵禁后洛城夜如昼,其繁华更甚,皇宫南门前灯塔彩棚林列,城中各个街巷里都有从西域来胡商开办各种表演及幻术。

坊内胡人开设酒楼中正有胡姬于台上献舞,楼中陈设与音乐皆充了异域风,最楼靠北向开窗间正对着一座官员府邸,府内张灯结彩,热闹由黄昏一直延续到夜,屋内外灯火通明。

中没有表演胡姬也没有奏乐乐人,只有一个穿褐圆领袍随从拖持着一把西域式样银壶弓将一只银空杯倒,旁侧安坐着一个红袍官员,待酒斟便伸出手端起银杯细细端详着杯中葡萄酒。

“相府人来报说李元符已病膏肓,便是连行走都需要人搀扶,小人已去信让他候在门外代替守夜,以防不测。”

红酒在烛火印着一双有些许润眸子,随着轻轻摇晃,杯中双眼变得格外模糊,而后举杯一饮而尽。

——当——空杯被重重砸在木桌上,“堵上家命却越走越远。”旋即长舒了一气,用食指沾了些许茶在桌案上比划,“再去办一件事,查清这个人后想办法掌控为己用。”

随从见之将酒壶放走到桌前手应:“喏。”

待人走后,红袍撑着膝盖跪坐起,随手拾起桌案上酒壶踉踉跄跄从中迈出至阁外长廊上,一手扶着兰轩一手拿着酒壶仰往中送酒,看着楼前府邸内灯火,眼中闪烁微扑朔离,后悔与怨恨织在一起,就连西域葡萄酒也变得十分苦涩。

清风徐来,一淡淡花香萦绕鼻尖,哒,哒,哒后中突然传来步声,声音轻不似男子,不胜心烦人着额沉了一怒气压在心中:“不是说了我不需要...”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世家子在十四夜灯会皆盛装打扮出来赏灯,内子显然还未来得及将华服更换,旋即迈步上前将红袍手中酒壶卸,“王舍人心伤,便在这儿躲着一个人喝闷酒么?”

王瑾晨回,反复开合了几次眼睛才看清子额间花钿,如上脂,妖艳如火,“宋姑娘怎知我在这儿?”

宋令仪靠近栏杆垂手轻轻搭在杆子上,俯视着眼前整座相府,微风轻轻从楼过,拂起肩背上浅红披帛,“相府旁边唯一一座酒楼,能观全整个坊间,且以奴家在洛人脉,想找到王舍人还不易么?”

王瑾晨遂将转回,皎洁月打在一张毫无神脸上,与宋令仪妆容未卸致截然相反,眼只剩丧气与颓废之态,“又是公主要你传话吗?”

宋令仪没有否认,只淡了一句,“今夜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王瑾晨低冷笑,“这话在你们中说出来当真是轻。”

“因为是你在乎她,而不是我们。”宋令仪回,“你既然没有这个本事去周全就也没有资格去埋怨,她之所以接受公主易便是从你上看不到希望,既是复仇,也是摆家族控制,这是为子无奈。”

王瑾晨渐渐陷沉默,宋令仪便侧提醒了一句,“如若我没有猜错,明日相府便会红事变事。”

“明日?”王瑾晨睁大双眼。

----------------------------------

——相府——

吱~朱漆门被人轻轻开,婢扶着李元符进婚内室随后便被支走,连同司仪一起撤。

李元符强撑着虚弱抬手倚在桌边,虽坐着,却心中很是不安,榻上坐着子没有持扇掩面,更没有一丝想要过来搀扶举动。

萧婉吟冷了许久后才从榻上坐起,李元符见之慌张开:“今日没有来亲迎让你受委屈了...”

学医之人很清楚这声音代表着气虚,旋即走到行礼桌案前将酒倒分作两半葫芦中,“你这子,礼就免了,但大婚之日合卺酒还是要意思一。”说罢,萧婉吟便将盛了些许酒两只瓢拿起端到李元符前,当着他面先将其中一瓢酒饮尽,“你若怕我毒...”

话还未说完,另一瓢酒便被夺了过去当面饮,“你我今日大婚,既是合卺酒,又怎能让你一个人喝呢。”话音刚落,李元符便被这喉烧酒呛到,引来一阵发虚于咳嗽。

然眼前这个已经是名义上妻子见之却无动于衷,不免让其感到一阵心寒,加之自己因病而虚力不从心,心中忽然生有不甘,“七娘可知自幼与你在长安相识一同长大,你心心念之人,究竟是个怎样人吗?”

萧婉吟不语,李元符便为之冷笑一声,“七娘如此为他,可他最后还不是娶了别人,若足够真心,岂会妥协,岂能有妥协,世上办法千万,他没有去想,便可说明其心还不够,既如此,七娘又何必执着,他为亡妻去职守孝,心中从此便多了一往事,如此,七娘又何必委屈自己,而今他回廷见你我婚事竟心生歹念,买通细作安在我府中毒谋害。”

“若是如此,你为何不告官?”萧婉吟并没有因为李元符话有所触动,“你父是宰相,难还对付不了一个五品官员?”

“他背后之人是谁七娘不是不知,”李元符反驳,“若你不信,我手上有他安两个人皆可以作证,以我父今日地位,加上人证,想要对付他又有何难,即便背后有公主,但他不过也只是权贵一颗棋子罢了。”李元符抬起盯着萧婉吟不再眨眼,“我没有这样,七娘可知原因?”

萧婉吟回,心如明镜望着李元符,故意顺着问:“何为?”

李元符撑着旁侧桌子,息了一会儿等气息顺后才:“我知七娘还记挂着他,人证在我手上,如何理,全看你。”

“所以二公子留着人证不发,是用来威胁我,让我妥协?”

“长安谁人不知七娘你师从名将,娄公夫人所举办端午击鞠宴上救我兄长于马,这件事,我兄长至今都未忘呢,兰陵萧家姑娘骑术,便是与男子相比也不差吧。”李元符知趣。

萧婉吟听后不禁失声发笑,旋即走到一旁椅子前坐,冰冷盯着李元符:“二公子心思还真是深沉,只可惜,我为什么要担心她死活呢?”

“你不在意?”李元符楞。

“公子以为自己中毒,是她吗?”

李元符听后顿时心慌,低望着桌上盛合卺酒葫芦,里面酒早已被他饮尽,“你怎知?”旋即变得十分恐慌,“外面只知我是染病,邪气,难不成此事与你有关?”

“我是不担心她死活,因为我绝不会允许,如果有人想要害她,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动了歪念,且了

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火狐浏览器(Firefox),微软Edge,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

如果喜欢本站,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

-->为防失联,点此收藏永久网址<--

  • 阅读主题
  •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